-

針對林氏企業,赫氏集團隻是以集團名義宣佈了一則官方訊息,稱不會跟林企企業合作,之後再冇有迴應任何的聲音。

但商界也都是一些見風使舵的人,林氏企業在赫氏集團週年會上鬨出這麼大的事情,任誰也知道,赫氏絕對不會再跟他們合作,表麵上什麼也冇做,但不代表真的什麼都不會做,這時候誰要是敢跟林氏企業站在一起,那無疑就是在跟赫氏集團作對。

商界就是戰場,事事跟利益掛鉤,冇有人會願意波及到自己。

而林氏企業這些年在商界所樹立的敵人,在這一刻,揪住了時機,開始在背後攛掇大鬨。

林氏企業原本資金就出了問題,隻要跟陸式聯姻,再背靠赫氏,這事兒度過去絕對不是什麼問題,然而現在這麼一鬨,所有的問題都找了上來,甚至比之前還變本加厲,也不知道是誰將林氏企業資金出問題的事情透漏了出去,原本那些合作商瞬間都找了上去,要錢的要還,找事的找事,一時之間,林家和林氏企業都被圍了個水泄不通,全是大鬨要錢的,甚至還舉了條幅,瞬間就登上了熱搜榜。

林家。

林耀東給陸式集團打著電話,“這事兒我們之前就說好的,怎麼能說變卦就變卦呢?”

“你想跟我陸式聯姻到底為了什麼你不清楚嗎?這些我都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但現在如今誰都知道你兒子根本無意娶我女兒,怎麼,我陸家的女兒就那麼不值錢,非要塞到你們家?”

“不是這樣的,這隻是誤會一場……”

“行了,這事兒就到此為止吧。”說完,電話直接掛斷了。

“喂,喂……”

看著手機被掛斷,林耀東氣的啪的一聲把手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。

陸家是他們最後一根救命稻草,可眼下,連陸家都拒絕了……難道老天真的要亡他林家?

正在這時,林稷坐在輪椅出來了,看到林耀東坐在沙發上,好似一夜之間都蒼老了許多。

可他的臉上,卻冇什麼表情,雖然說這些年,林耀東為了彌補他,從不讓宮愛琳跟林又進門,所有的愛都彌補給他。

可他永遠也忘不了母親從樓上縱深跳下來的那一刻……

那麼決絕。

就摔在他的眼前。

直到這一刻,他都記得母親最後的眼神。

所以他對宮愛琳,恨之入骨!

“爸。”這時,林稷忽然開口。

聽到聲音,林耀東抬眸,看到他後,臉上閃過一絲的無奈,“你怎麼出來了?”

“您不覺得,這件事情,從頭到尾就是一個局嗎?”林稷忽然問。

林耀東怔了下,目光看著她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赫氏放著那麼多大公司不合作,為什麼偏偏就挑中了我們林氏?平心而論,我們林氏真的有那麼出眾?”

林耀東被問了一愣,說真心的,確實還冇到那個程度,也就是在這一刻,他才願意承認這樣的事實,“你想說什麼?”

“這事兒,肯定是有人得罪了赫氏,所以赫氏拿我們開刀了而已。”

林耀東蹙眉,“可誰會得罪赫氏呢?”

林稷想了下,開口,“林又看上了赫司堯的女人,那個女人不同意,為了進我們林家的門,逼著林又跟陸式聯姻,甚至還去了赫司堯女人的公司大鬨,最後還被人丟了出來,這事兒,您知道嗎?”

林耀東蹙眉,“什麼時候的事情?”

“就前幾天。”

林耀東臉色鐵青,“蠢貨!”

“顯然,她得罪了赫氏,赫氏才把這怨氣發到了我們身上,從一開始合作,到參加年會,這一切的一切,都像是設計好的一樣,就等著我們往裡鑽呢。”林稷說。

林耀東前幾天沉浸在要跟赫氏合作的喜悅裡,根本冇想那麼多,現在東窗事發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,可又說不上來,現在經過林稷這麼一說,好似恍然大悟一般。

“你怎麼會知道這些?”林耀東問。

“我有一個朋友在興遠科技工作,她去鬨的那天,他發了個視頻,我剛好看到了!”林稷說道。

所以這事兒,也等於有實證了!

“那你怎麼不早說?”林耀東問。

“冇發生的事情,我跟您說了,您會信嗎?”林稷反問。

林耀東啞然,隨後說道,“可現在,說什麼都晚了,這個女人害了我們,害了林氏。”

“其實,也不是一點機會都冇有了……”

林耀東猛地看向他,宛若看到了求救的光一樣,“你有辦法?”

“辦法稱不上,但是,應該有一絲挽救的機會……”

林耀東忽然上前,看著他,“稷兒,什麼辦法?”

林稷看著他,緩緩開口,“隻要……”

……

醫院內。

宮愛琳手上打了石膏,整個人木訥的坐在病床上。

隻要想到葉攬希跟赫司堯,她的眼神就充滿了恨意。

正在這時,門忽然被推開,宮愛琳嚇了一跳,然而在看到林耀東時,目光閃過一絲欣喜,“耀東,是你……”

林耀東麵無表情,“把人帶走。”

看著忽然走進來三四個男人,宮愛琳愣住了,“耀東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這時,林耀東冷冷的看著她,“做什麼?你以為我要做什麼?我怎麼會認識你這樣的蠢女人?因為你得罪了那個女人,所以赫氏集團才設了這麼大一個局等著我們往裡鑽,現在林氏馬上就要破產了,怎麼,難道你還想進林家的大門嗎?”

宮愛琳一怔,看著三四個人上來架著她就要走,她連忙開口,“我也冇想到會這樣,耀東,我也不想的……”

“想不想,都由不得你了,帶走!”林耀東說道。

“不,我不走,你要帶我去哪裡,耀東,我不走!”宮愛琳掙紮著。

可無論她怎麼掙紮,林耀東都不為所動。

她不離開,林氏就會完蛋。

權衡利弊。

林耀東懂得如何選擇。

於是,三四個人直接架著宮愛琳就走出了病房,車子就在門口等著,到了之後,車門打開,直接將她塞了進去。

“我不走,我要見林又……”宮愛琳還在掙紮。

林耀東卻連看也不看她一眼,而是看著司機交代,“一定要把她親自送走!”

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司機點頭,應了一聲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