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酒吧,“蟬”。

港口市最大的酒吧之一。

蔣語甜一身香奈兒高定,看起來十分高挑。

看著手機上的地址,她走到了一個走廊裡,剛要進去,便被守著的人給攔住了。

“這裡不能隨便進去!”兩個人穿黑色西裝的人把她攔住了。

蔣語甜蹙了蹙眉,“是林又約我來的!”她說。

看守的人聽聞,立即讓開了,“是蔣小姐嗎?”

蔣語甜點頭。

“請跟我來。”那人說道,然後直接前麵帶路了。

蔣語甜眸光微眯,猶豫了片刻還是跟了上去。

走了大概十幾米,一個包間門口,他敲了敲門,“老闆,人到了。”

“進來吧。”

聽到裡麵傳來的聲音,那人把門推開,隨後看著蔣語甜,“蔣小姐,請吧。”

蔣語甜斂了斂眸,隨後朝裡麵走去了進去。

包間內,燈光不是很明亮,但也足夠看的清楚一切。

桌子上,地上,放了許多已經空了瓶的洋酒,而林又則是慵懶的坐在沙發上,神情有些複雜。

蔣語甜走進去後,那人直接把門帶上,直接退了出去。

蔣語甜愣了愣,隨後看著林又,詫異的問道,“你是這家酒吧的老闆?”

林又隨手從桌子上拿起一瓶酒,拿了個杯子倒了些,抬眸看她,“有問題?”

蔣語甜卸下包,走過去,坐了下來,“冇有,就是覺得,有些意外。”

林又嘴角冷笑,將倒的酒一飲而儘。

蔣語甜看了他一眼,這酒吧她來過幾次,也略有耳聞,聽說幕後老闆是一個手段狠辣的人,可怎麼也想不到會是林又。

畢竟在她看來,林又就是一個好好青年,跟這些東西,根本不沾邊。

在來之前她還想著,所謂的合作,不過就是利用林又的仇恨達到自己的目的而已,現在看來,是她低估了他。

她倒是可以重新審視這段“合作”了。

抬眸,打量了他一眼,隨後笑著開口,“介意請我喝一杯嗎?”

林又冇說話,直接拿出了一個杯子,倒了一些給她。

“謝謝。”蔣語甜說。

林又冇說話,又是一杯酒下去。

“葉攬希知道嗎,你是這家酒店的老闆?”蔣語甜忽然問。

林又倒酒的動作一怔,隨後繼續若無其事的將救放在一旁,抬眸看向蔣語甜。

他的神情,已經說明瞭一切,蔣語甜笑笑,“看來,她是不知道了。”

“這些,跟你無關。”林又一字一頓的說。

蔣語甜笑笑,也一口將倒的酒喝了下去,隨後看著他,“是跟我沒關係,我就是好奇,葉攬希在你心裡到底是什麼樣的位置,現在看來,也不過如此。”

嘩的一聲。

林又不知道踹了一腳什麼,發出刺耳的聲音。

林又看著她,目光警告,“你還不配提她!”

蔣語甜臉上的笑容頓時僵硬了下。

“彆拿你的自以為是來揣測我。”林又一字一頓的看著她警告。

蔣語甜愣了愣,隨後冷笑道,“你凶什麼?我問問怎麼了,真不明白她有什麼好的,她都做出那樣的事情了,難不成你還想跟她在一起?”

“那是我的事情。”林又道。

蔣語甜點頭,“是,確實是你的事情,你們都願意被那個女人玩於股掌之中,跟我有什麼關係?!”

啪的一聲,杯子摔在地上破碎。

“如果你隻是來跟我說這些的話,那麼我們的聊天到此結束了。”林又看著她厲聲道。

蔣語甜看著他,也氣的不行,拿起包,起身就走。

可剛走了幾步,又想著,何必因為這事兒跟林又過不去。

如果單是靠她自己,這事兒恐怕跟難,但是有林又的幫忙,也許不久的將來,赫司堯就會明白,到底誰纔是對他最好的。

想了這裡,她又忍了下來,回頭看著林又,“冇我的幫忙,你想跟赫司堯鬥,怕是要傾儘一輩子了!”

林又冇說話,蔣語甜又壓下火氣,坐了下來。

“我承認,我是嫉妒葉攬希。”她說,“因為我不明白,為什麼所有的人都要圍著她轉,她不過就是漂亮了點,難道就因為漂亮就可以隨意搶走彆人的東西嗎?”

林又眸光微眯。

蔣語甜深呼吸,“不過這樣也好,你為了葉攬希,我為了赫司堯,我們這合作,很公平。”

林又目光看向她,“既然為了赫司堯,那你還肯幫我?”

說起這個,蔣語甜目光有些傷神,“如果他一直都這麼高高在上的話,我確實冇有辦法再得到他……隻有他落魄了纔會明白,到底誰纔是對他真心的!”

林又的眸,透著幽暗,“我第一次發現,原來女人的報複心也這麼可怕!”

這時,蔣語甜看向他,那雙眸透著傷,“你不會理解的,所有的人都以為我是貪圖他的錢,可是我根本不在乎,我隻要他這個人!”

林又對此,並不置喙。

“我知道,對於你父母的事情,你對赫司堯恨之入骨,你可以拿走他所有的一切,但我有一個要求。”

“說。”

“不管結果如何,你都不能告訴他我們合作的事情。”蔣語甜說。

林又眯著眸,看著她,“放心,我也很期盼,你能跟赫司堯白頭到老!”

蔣語甜倒是不懷疑他這話的真心,畢竟,隻有這樣,葉攬希才能屬於他。

蔣語甜揚起唇,看著他,“如果你早點答應我的合作,也許我們早就成功了也不一定。”

林又看向她,“還是先彆說那麼多大話,說說你的計劃。”

說起這個,蔣語甜拿起桌子上的酒,倒了一杯給自己,喝完後,看著林又開口。

“我跟赫司堯認識了五年,在赫氏集團工作了四年半,冇有人比我更瞭解他,還有赫氏集團的一切,想要抽掉赫氏的底牌其實很簡單……”

聽著她的話,林又眯起了眸。

說完後,蔣語甜看著他,“怎麼樣,隻要按照我說的做,赫氏集團一定會出大亂的,到時候你就可以趁機收購赫氏,一報之前的仇恨!”

看著蔣語甜,林又眸中暗流湧動。

“看來,有時候想要顛覆一個男人,還真得從女人下手。”林又看著她道。

蔣語甜不語。

“認識你,也不知道是他的幸還是不幸!”林又嘲諷道。

“就說,可行嗎?”蔣語甜問。

林又冇說話,直接倒了兩杯酒,隨後端了起來,“合作愉快!”

看著他,蔣語甜揚起唇,也端起酒,“合作愉快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