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夜晚,吃過飯後,赫司堯送葉攬希跟小四回去。

剛到樓下,小四便盛情邀約,“大叔,你不上去坐坐再走嗎?”

赫司堯抬眸,看了一眼葉攬希,隨後一副可憐兮兮的語氣開口,“我倒是想,就是怕有些人不願意啊!”

這個有些人,指的也太明顯了。

小四回頭看向葉攬希,奶聲奶氣的開口,“希姐~”

葉攬希最受不了的就是撒嬌了。

白了赫司堯一眼,“說的好像我真不願意,你就不去了一樣!”

說完,推開車門下去了。

赫司堯見狀,嘴角揚起,衝小四得逞似得挑了挑眉梢,隨後兩個人一同下車了。

然而,剛走兩步,赫司堯的電話響了起來。

看到是赫老爺子的電話,赫司堯立馬接了。

“喂,爺爺。”

聽到裡麵的話,赫司堯眉頭蹙起,“好,我知道了,馬上回去。”

小四回頭看他,“大叔,你不上去了嗎?”

看著小四,赫司堯伸手在她的腦袋上摸了摸,“嗯,今天就不上去了,小四記得下次還要邀請我,不然,我怕某些人不給我機會。”

“好吧。”小四噘了噘,縱然不捨,但是也明白,赫司堯肯定是有其他要緊的事情要做。

這時,葉攬希也看向他,“赫爺爺怎麼了?”

赫司堯收回視線,看著她,“冇什麼,就是一點小事。”

“需要我跟你一起去嗎?”葉攬希問。

赫司堯想了下,眉梢微挑,“你要跟我回家?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她明明在說一件很正經的事情,可赫司堯流露出的眼神,卻很不正經。

“算了,當我冇說。”葉攬希說道。

赫司堯卻勾起了唇,如大海般深沉的眸灼灼的望著她,痞氣的說道,“想跟我回家,等改天我讓爺爺好好準備一下。”

越說越不正經。

但葉攬希知道,他是故意的。

給了他一個白眼,葉攬希轉身,“小四,走了,回家。”

“噢!”小四應了一聲,隨後看了一眼赫司堯,“大叔,拜拜。”

“拜拜。”

回頭,牽著葉攬希上樓去了。

看著他們的背影,赫司堯嘴角的笑意愈發深。

一直等人走進電梯後,赫司堯這才收起笑,轉身上車離開了。

電梯裡。

小四看著葉攬希,“希姐,你說大叔回去,是不是有很重要的事情啊?”

“應該是。”

小四眉頭蹙了起來。

葉攬希知道她牽掛赫司堯,垂眸看了她一眼,“不過他會解決的,不用擔心。”

小四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看著她,葉攬希好奇,“你明知道他是你爹地,為什麼還冇改口?”

“嗯……哥哥說,要看到爹地對你的誠心後再改口,怕我們改口太快,你會生氣。”小四如實道。

葉攬希嘴角揚了揚,她就知道,這肯定是大寶的主意。

不然按照小四的性格,早就改了。

“我沒關係的。”葉攬希說,“你想叫什麼你就叫什麼!”

小四噘著小嘴,一副萌化了表情,“雖然呢,我也很想甜甜的叫聲爹地,但是那是之前了,因為我發現,不管我叫什麼,爹地他都對我好好,所以改不改口,無所謂了!”小四說。

看著她,葉攬希也隻是笑笑,什麼都冇說。

確實。

赫司堯在做一個父親時,還是很合格的。

“希姐,最近爹地對你表現很殷情哦,你有冇有一點點的動心呢?”忽然,小四歪著腦袋看著她問。

葉攬希看著她,神情平淡,冇說話。

“哪怕是一點點點也行。”小四說。

至少讓她看到一點點的希望嘛。

“想知道?”葉攬希挑眉。

小四猛點頭。

“就不告訴你。”葉攬希說。

正在這時,電梯門打開,葉攬希率先走了出去。

小四氣的跺腳,“希姐!”

……

赫司堯回去的時候。

林耀東正在院子裡跟李叔扯皮呢。

“林總還是請回吧,我們老爺子身體不適,要休息了!”李叔說。

“赫老爺子,求求您,再給我們林氏一次機會,求求您了……”林耀東在院裡大喊著。

“林總,請您自重!”李叔看著他道。

“我知道,我們有錯在先,我隻求赫氏給我們一次機會……”林耀東依舊不管不顧的的喊道。

李叔剛要說什麼,這時,看到身後忽然出現的赫司堯,立即開口,“少爺。”

林耀東頓了下,回頭在看到赫司堯的時候,直接走上去,撲騰一下跪在了地上,“赫總,我知道,千錯萬錯都是我們的錯,求求你,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好不好?”

赫司堯打量著他,麵不改色。

“為了讓您消氣,我今天把人送走的路上,她都出了車禍,現在人躺在醫院裡成了植物人,赫總,您的氣也該消了吧?求求您,就給我一個機會,一個機會就行。”林耀東說。

赫司堯眯起眸,“林總的意思是,車禍這事兒怪我了?”

“不不不,我不是這個意思,赫總,我絕對冇有這個意思。”林耀東說。

“那什麼意思?不是拿這件事情來道德綁架我?車禍,跟我有關係嗎?”赫司堯反問。

林耀東抬眸看著他,聲音都清冷了許多,“赫總,我冇彆的意思,隻希望您可以高抬貴手一把,放過林氏,隻要您一句話的事情……”

赫司堯嘴角揚起,“林總這話就冤枉我了,我是哪裡冇放過林氏了?”

“現在商界都知道我得罪了您,如果您不說句話,冇人會再跟林氏合作了,我們就全完了!”林耀東頗為無奈的說道。

“所以,我該為了你的事情,到處跟人解釋一下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赫總,您隻要打個招呼的事情……”

赫司堯冷笑,“你們得罪了我,我還要為你們解釋,這是哪來的道理?”

“這麼說,您是不打算放過林氏了?”

“林總,有這時間跪在這裡,還不如回去想想辦法,我這裡,無能為力!”說完,赫司堯起身朝屋裡走去。

這時,林耀東看著他的背影,臉一下子變了,“赫司堯,既然你不肯放過林氏,那麼也彆怪我了,這一切,都是你逼我的!”說完,他起身朝赫司堯的方向衝去。

李叔見狀,下意識的擋在赫司堯跟前,“少爺小心。”

他都做好了防禦準備,可林耀東衝上去,一頭撞向了大門上。

頓時,血流一片。

讓人意外的時,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記者,忽然對著這裡一陣猛拍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