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叔回頭看向赫司堯,一向沉著冷靜的眸也略顯一絲的慌亂。

“少爺。”

赫司堯看起來卻極為鎮定,眼神薄涼的看著躺在地上的人,隨後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李叔叫救護車,順便,報警!”

看著赫司堯,李叔也快速鎮定下來,點頭,立馬去辦了。

這時,外麵聚光燈閃爍,大批的記者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,對著赫家就是一陣拍,雖進不了院子,但是就在院牆外,也足夠他們看到這一畫麵了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外麵,又看著躺在地上的林耀東,“林總,好手段啊!”

林耀東倒在地上,一片血跡,看著奄奄一息的模樣,可隨後還是看著他,“赫司堯,這是你逼我的,你要是不肯放過林氏,那麼,你們赫氏集團也彆想好過!”

赫司堯嘴角揚起,好似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一樣。

“我倒是好奇,你還能做出什麼事情來。”赫司堯說。

林耀東看著他,眼神又懼又怕。

“赫總,如果你要是肯放過林氏,我現在就可以對外界說,剛纔的一切都是誤會……”

赫司堯冷眼掃過,“不必。”

林耀東怔住。

很快,救護車來了。

看著急救人員開始搶救,拿著擔架下來將林耀東抬了上去。

要走的時候,赫司堯看著他,“對了林總,忘記告訴你,原本我還冇打算對林氏怎麼樣,但現在……我改變主意了,林總,你成功的把林氏企業作死了。”

林耀東一怔,一把抓住他的衣角,“赫司堯,你想乾什麼?”

赫司堯隻笑不語。

“赫司堯,你還是不是人?”

赫司堯依舊不說話。

“赫司堯,做人留一線,你要是把我逼死了,我就是做鬼都不會放過你!”

於是,搶救人員直接將他抬走了。

屆時,警察趕到,鐘叔一身警服,看著很是正氣。

在看到赫司堯的時候眉頭蹙了起來,“又是你小子!”

“鐘叔!”赫司堯淡淡的打招呼,“這麼晚,又麻煩您了。”

“到底怎麼回事兒?”

赫司堯抬眸,“監控能說明一切,您自己看不就明白了。”

鐘叔抬頭看了看監控的方向,隨後對身後的人說,“把監控拷貝回去。”

說完,扭頭看著赫司堯,“老爺子呢?”

“在裡麵。”

“你啊,什麼時候能少給老爺子找點事情!”說完朝裡麵走去了進去。

……

這訊息。

很快就傳邊全網。

翌日。

各種新聞都是林耀東跪在赫家院子裡,以及血淋淋躺在地上的視頻和照片。

還有人把宮愛琳出車禍成為植物人的事情也一併發了上去,各種說法都指向赫司堯,說資本家不把人命當命。

反正,各種風向,都指向了赫司堯。

而一早赫氏集團門口就聚集了大批的記者,將正門圍了個水泄不通。

三小隻一早就看到了新聞,圍在一起討論。

小四看著,眉頭不禁擔心的蹙了起來,“我就知道爹地昨天走的時候,一定是有什麼事情。”

二寶看著,認真點頭,“這事兒吧,很明顯就是有人故意搞針對。”

大寶看著新聞,冇說話。

“哥哥!”小四目光看向大寶。

看著他不說話,小四蹙了蹙眉,“我要去把這些新聞都給黑掉。”

大寶直接攔住她,“媽咪還在家,你瘋了?”

“可是……這些人都在罵爹地啊!”小四看著,可不願意了。

“你是覺得,赫氏集團冇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嗎?”大寶反問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赫氏集團什麼地位,不管是拿錢也好,用勢力也好,難道這些新聞壓不下去嗎?”大寶反問。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爹地是故意的?”小四問。

“我不確定,但是我知道,他一定有辦法。”大寶對赫司堯的能力還是深信不疑的。

畢竟,能有他們這三個人的基因,也不可能全是葉攬希一個人的功勞。

除了長相之外,大寶覺得,他跟赫司堯某些地方還是很相像的。

小四聽著,眉頭擔憂的蹙著,“說來說去,都是不確定,那現在該怎麼辦啊?”小四問,“如果不是爹地故意的,那就讓這些人欺負爹地嗎?”

大寶想了下,示意了一下葉攬希的房間。

“什麼意思?”小四問。

“這些事兒,我們不好出手,但是有人看到了應該不會坐視不理!”大寶說笑著說。

二寶點頭,“同意。”

小四愣了下,頓時恍然大悟。

“我明白了!”說著,臉上揚起笑容,直接拿著手機朝葉攬希屋裡跑去了。

葉攬希睡的昏天暗地的。

“希姐,希姐!”這時,小四推開門,直接跳上她的床。

葉攬希聽到聲音,直接拿著被子蒙上頭繼續睡。

“希姐,出事兒了!”小四說。

“讓我再睡會兒!”

“希姐,不要睡了,你看!”小四直接把手機放到葉攬希的跟前。

床簾還冇拉開,房間還處於一種暗暗的狀態,螢幕忽然刺眼,葉攬希眯起了眼睛。

“昨天爹地走了之後,有人去老宅鬨了,差點出了人命!”小四說。

聽到這話,葉攬希頓了下,這才伸出手,從她手裡接過了手機。

看著手機上的新聞,葉攬希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昨天爹地走的時候,肯定是覺得麻煩所以纔沒讓我們一起去。”小四說,“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今天一早上,這些新聞都被髮了出來,現在所有的人都在罵爹地!”小四撅著小嘴告狀。

心裡多期盼媽咪能出麵幫爹地把這些罵人的網友給黑了啊!

誰知,葉攬希掃了幾眼後,起身朝外麵走去了出去。

小四見狀,緊跟其後。

客廳裡,葉溫書顯然也剛打完電話,看到葉攬希走出來,問道,“都知道了?”

葉攬希點頭,“赫爺爺怎麼樣?”

“剛打了電話,冇什麼事情。”葉溫書說。

葉攬希這才鬆了口氣。

“不過我還是不太放心,想過去看看,你……要不要跟我一起去!?”葉溫書問。

雖不想葉攬希跟赫家還有什麼牽扯,但事急從權,而且赫老爺子對葉攬希什麼樣子,葉溫書很清楚,這時候,還是要帶上她的。

葉攬希果斷點頭,“我洗個臉就走。”

說完,轉身進浴室洗漱去了。

幾分鐘後,一家幾口去了赫家老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