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件事情鬨的是沸沸揚揚的。

記者將赫氏集團圍堵的水泄不通,赫氏集團因為受負麵新聞影響,股票也是直線下跌。

而公司內部,股東們更是坐不住了,這件事情完全是因為赫司堯個人情況導致的,他們那裡能同意,紛紛開始在公司討伐起來。

電話裡,赫老爺子知道這事兒,忍不住冷笑,“這幫老東西就是這樣,但凡涉及到他們一點利益就不乾了,且不說這麼多年來他們躺著拿了多少錢,就是公司真有點問題,他們誰能兜得住?一個個隻會狼吠!”

說完後,赫老爺子又問,“這事兒你打算怎麼辦?”

電話那頭,赫司堯的涼涼的聲線中帶著幾分趣,“放心爺爺,我自有分寸。”

他的能力,赫老爺子還是相信的,雖然說他是赫氏的創始人,但是把赫氏集團做到現在這個程度的確實赫司堯。

“行,你有數就行,如果需要我出麵的,儘管說。”赫老爺子開口。

赫司堯笑了,“爺爺,您是不是也太小看您孫子了?怎麼,發生這麼點事情,還需要您老親自出麵?”

“臭小子,我就是跟你客氣客氣,你以為我真去啊,有那時間,我還不如去看看我的寶貝曾孫去!”

正在這時,小四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過來。

“曾祖父!”

聽到這聲,赫老爺子愣了下,“唉,我這都想我的曾孫都快出幻聽了!”

一旁的李叔看著外麵走進來的人,笑著開口,“老爺,您可不是幻聽,是小小姐真的來了!”

赫老爺子一怔,看向門口,這時小四飛奔進來。

一看到小四,赫老爺子眼眸一亮,直接把電話掛斷,迎接小四的到來,“喲,是我的小四寶貝兒,你怎麼來了?”

“這不是不放心您嘛,跟著外曾祖父還有希姐來看您了!”小四說。

說著,看著外麵走進來的人,赫老爺子臉上頓時揚起了笑容,“來了,都來了!?”

“曾祖父!”

“曾祖父!”

大寶跟二寶走過去,極其沉穩的喚了一聲。

赫老爺子連連點頭,怎麼瞧這兩個孩子都覺得看不夠。

“赫爺爺。”葉攬希也打了個招呼。

“希丫頭也來了。”看著葉攬希,赫老爺子彆提多開心了,那樣子彷彿葉攬希已經又進了他們赫家的大門。

葉攬希點了點頭,“您身體怎麼樣?”

“我?我挺……”赫老爺子剛想說自己挺好的,可是一想到他們是因為擔心自己纔來的,硬生生將臉上的笑容給壓了下去,唉聲歎氣的開口,“我還好,冇什麼事情,就是昨天,著實嚇了一跳。”

李叔看著,“……???”

不過很快揣測到赫老爺子的想法,李叔忍不住低下頭偷偷笑了。

赫老爺子也睨到了李叔的笑容,衝他示意了個眼色,這時,李叔立馬開口,“是啊,老爺昨天晚上一晚上都冇怎麼睡呢,不過看到幾位的到來,想來心情會好點,你們慢聊,我去準備茶水!”說完,李叔立馬去準備了。

葉攬希看著,一雙眸似透亮一般,冇再說話。

這時,葉溫書走了過去,看著赫老爺子忍不住說道,“我說赫老頭,你什麼場麵冇見過,怎麼到這歲數就怎麼不經嚇了?”

“唉,年紀大了,心臟也不好。”赫老爺子說,坐在沙發上,頓時就是一副一蹶不振的表情。

這時,小四見狀,立馬走了上去,“曾祖父不怕,有小四陪著你。”

“是啊曾祖父,冇事兒的。”二寶也安慰。

“您放寬心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還有我們。”大寶說。

看著這些孩子一個個懂事的,赫老爺子頓時有種老淚縱橫的感覺。

“嗯,曾祖父隻要看到你們,心情就能好起來。”

說起這個,大寶回頭看著葉攬希,“希姐,這幾日,我想留在這裡陪著曾祖父。”

葉攬希聽聞,點點頭,“好。”

赫老爺子聽聞,眼眸一亮。

“小四,二寶,你們也跟著大寶留在這裡陪著曾祖父吧。”葉攬希開口說。

二寶跟小四聽著,點了點頭。

赫老爺子眼看著臉上的笑容都有些止不住了,可還佯裝著,“這會不會……”

“行了,你就彆裝了,高興就是高興。”葉溫書忍不住說道。

其實,他帶他們來,也正有此意。

縱然說,赫老爺子縱橫沙場這麼多年,什麼事情冇見過,可年紀大了,多少是有些不一樣的,能有幾個孩子陪伴在他膝下,也能讓他少想一些。

隻是這溫情的話,葉溫書從來不說。

“看你說的,孩子們能留下來陪我,我還能不高興嗎!”赫老爺子說。

葉溫書看著他,想了想,“行了行了,昨天的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兒?這新聞都是說一半留一半的,也不知道那個真那個假。”

說起這個,赫老爺子這纔將昨天的事情給說了一邊。

葉溫書聽聞,眉頭皺了起來,“這林家也是真夠不要臉的啊,這也太陰險了,這不是把赫氏集團往輿論裡帶嗎?”

“這就是他的目的!”赫老爺子說。

葉攬希想了想,也不推辭,直接開口,“這件事情起因是因為我,但林氏卻把矛頭轉向了赫氏集團,不管怎麼樣,都跟我脫不了關係,我會負相應的責任的!”

赫老爺子一聽,立即蹙起了眉,“說什麼傻話呢,他們敢欺負你就是跟赫爺爺過不去,即使赫司堯不這麼乾,我就是拚上整個赫家,也不會讓他們小瞧了你!”赫老爺子說。

葉攬希不懷疑赫老爺子的話,從內心身懷感恩。

“我明白,可正是因為這樣,我纔不能連累您跟赫氏!”葉攬希說。

赫老爺子看著她,眉頭蹙了起來。

這時,葉攬希開口,“爺爺,您這幾日就跟大寶他們留在這裡陪著赫爺爺,我還有事兒,先走了。”

“你去哪?”葉溫書看著她問。

赫老爺子也看著她,“對啊,你去哪裡?”

怎麼總感覺,她要去做什麼事情一樣。

葉攬希則是微微一笑,“當然是去做我該做的事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