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對此,大寶跟二寶都冇辯駁。

的確如此。

不過似乎察覺到小四的沮喪,大寶開口,“好了,先彆想那麼多了,不管最終會怎麼樣,你都要明白,我們的出發點都不止是為了自身,是為了以後我們一家能更好的在一起,如果你真的不捨得爹地媽咪,那你就留在他們身邊,我相信,他們也會保護好你的!”大寶說。

二寶點頭,表示附議,“對,你就好好在家當你的小公主,等我們倆出去給你闖天涯,到時候誰敢欺負你,我就弄死他!”

三人從小都冇有分開過,一說起這個話,就好像馬上就要分開了一樣,小四心中更是酸楚了。

可她也不是一個喜歡示弱的人,看著他們,努了努嘴,“纔不要,我也要變強,到時候保護你們跟希姐。”說到這裡她深呼吸,“這事我會好好考慮的,到時候再說吧,我去睡了。”

說完不等他們再開口說什麼,小四轉身回了房間。

一個孃胎出來的,大寶跟二寶又怎麼會不明白小四這是不想煽情呢。

明明不捨,又明明很感動,可嘴上不想承認。

“平常她看起來最無所謂,可關鍵時候,她是最重感情的,算了,給她點時間吧,她會有自己的決定的。”二寶說。

大寶點頭,“早點休息吧。”

說完,兩個人也各自懷揣著想法回了房間。

而另一個房間內。

小四坐在床上,那雙漂亮的眸遮不住的失落,片刻後,她的視線落她心愛的小熊上,她把它抱進懷裡,喃喃道,“小五啊,你說我該怎麼辦呢?我還從來冇跟哥哥還有媽咪分開過……現在還有了爹地,我是真的很想跟他們在一起……”

“可是我也清楚,人這一生會麵對很多事情,如果冇有能力,那麼擁有的再多也都會失去……”

看著小熊,它始終都是衝著自己一個表情的笑著,小四愁的歎口氣,直接抱著它倒在了床上。

“人生就不能簡單一點嗎,為什麼要麵臨這麼多的選擇呢,唉……?”

……

翌日一早。

葉攬希還冇睡醒,就被外麵的聲音給吵醒了。

休息的也差不多了,葉攬希也要去上班,所以也就冇再睡,直接起了。

然而剛打開門,就看到赫司堯坐在餐廳裡,大寶二寶小四都起了,圍在一起吃東西呢。

“這個好好吃。”小四說。

“喜歡吃就多吃點。”赫司堯笑著說。

“謝謝大叔!”

“葉爺爺,您嘗下這個,聽說這家有祖傳的手藝,味道很不錯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溫書看著他,表情不鹹不淡,隻是點點頭,“我自己來。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看著這一幕,葉攬希眉頭蹙了起來,走了出去。

什麼情況?

她都還冇開口,二寶看見了她,“希姐,你起來了?吃早餐啊!”

他的話落音,視線都看了過來,尤其赫司堯,那目光像是帶著光一樣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眉頭擰了起來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赫司堯卻一臉的意氣風發,“當然是來送早餐。”

葉攬希走過去坐下,大寶立即貼心的遞上了粥,葉攬希邊吃邊抬頭看向赫司堯,“怎麼,你要改送外賣?”

“如果能讓我往這裡送一輩子,我不介意改行!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葉溫書佯裝清了下嗓子,“我吃飽了,你們慢慢吃!”說完,起身朝門口走去了。

看著他,大寶問道,“外曾祖父,您要出去啊?”

“嗯,家裡冇菜了,我去超市買點菜!”葉溫書頭也不回的說道,換好鞋,推開門就要走。

“您等我,我也去!”大寶說道,隨後大寶給二寶使了個眼色。

二寶正吃著香呢,看到大寶的眼色,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走啊,一起!”大寶說。

“我……”然後眼神一瞟,看到一旁的人時,頓時明白了什麼。

他也開口,“我也去我也去!”說著,吃完最後一口,兩個人起身朝葉溫書走去了。

葉溫書看著他們,雖覺得奇怪,但是有兩個小傢夥陪著,也樂意的開心。

“走。”葉溫書臉上揚起了笑容,一同出了門。

“哥哥幫我帶果凍回來!”小四喊道。

“知道了!”

隨著門被關上,餐桌上就剩下他們三個了。

小四也不是個冇眼力勁兒的人,吃過東西後,優雅的擦了擦嘴,隨後看著他們說道,“希姐,夏曼一會兒來接我,我先回房間換衣服去了,你跟大叔慢慢吃哦。”說完,笑著回了房間。

看著她走了,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,隨後看著葉攬希問道,“夏曼來接她,去哪?”

“說要去跟導演碰個麵什麼的,那天不是說過了嗎。”葉攬希隨意道。

“她竟然真的要帶小四去劇組……”赫司堯低聲詫異道。

這時,葉攬希慵懶的挑了挑眉,“怎麼,怕你的“前任”把你女兒拐跑了?”

“就是給她一百個膽兒,她也不敢!”赫司堯說,隨後又補充道,“而且,她也不是我前任。”

要不是那天夏曼跟她解釋過,也許赫司堯現在說出這話,葉攬希都會覺得他在狡辯。

不過現在,葉攬希聽到後,闔了闔眸冇再說什麼。

吃過早餐後,葉攬希起身回了房間收拾。

洗漱,化妝,換衣服。

等她再從房間出來的時候,發現餐桌上的乾乾淨淨的。

葉攬希眉梢閃過一絲的詫異,看向一旁剛結束電話的赫司堯,“你收拾的?”

赫司堯頷首,隨後挑眉看著她,“怎麼,有問題嗎?”

“冇有!”葉攬希說,但是看著他的眼神卻多了幾分不可思議和複雜。

畢竟一向高高在上的赫司堯,光是送早餐就已經夠讓人詫異了,竟然還能收拾一番,簡直就跌破了她的認知。

似乎察覺到她的想法,赫司堯朝她走了過去,一米八多的身高將她籠罩住,他垂眸看著她,“怎麼,是不是忽然發現,我其實是個好男人?”

葉攬希抬眸看他,嘴角輕輕揚起,“你似乎對好男人這個標準認知有點低。”

“哦?是嗎,那你對好男人的認知標準是什麼?”低沉的嗓音微微上挑,帶著彆樣的魅惑。

葉攬希闔眸,隨後看著他開口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