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他們走了之後,葉攬希跟赫司堯也上車離開。

然而,剛上車,赫司堯就拿起了手機。

“韓風,讓人去接洽夏曼的經紀人,就說我們公司的形象代言有意考慮她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抬眸看了一眼赫司堯。

這時,電話那頭傳來韓風的聲音,“呃,我們公司目前不用找形象代言人啊……”

“如果我非要找呢?”赫司堯問。

“額,也不是不可以……”

“所以,我現在想怎麼做,還得問問你是不是?”赫司堯聲線微挑,好似有些不悅。

韓風立即慫了,“……不是,老闆,我不是這個意思!”

“那就彆廢話!”

韓風也不想廢話,可一想到無緣無故的找代言人,還是個女明星,總是有些不放心的。

或者,老闆最近又蠢蠢欲動,萌生了彆的想法?

猶豫了再三,韓風還是決定忠言逆耳一次,“老闆,那您找夏曼代言這事兒,前老闆娘知道嗎?”

赫司堯蹙眉,目光看向一旁坐著的葉攬希,顯然她也聽到了,抿著唇不語,似乎也想知道韓風接下來會說什麼。

“有什麼問題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我這不是擔心您嗎,您現在正在追求前老闆娘,這事兒要是被她知道了,會不會不太好……”

“怎麼不好?”

“萬一她誤會您有彆的想法了怎麼辦?到時候您這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嗎?”韓風說。

葉攬希聽著,嘴角微勾。

這時,赫司堯也明白了他的意思,“那你覺得我這麼做,是有什麼想法呢?”

呃……

這韓風怎麼會知道。

“老闆您當然是……當然是為了公司的形象著想啊……肯定不會有萌生了彆的亂七八糟的想法。”電話那頭韓風訕笑著說。

“如果我就是萌生了彆的想法呢?”赫司堯問。

電話那頭,韓風頓時沉默了。

沉默了有些個時間。

葉攬希目光掃著赫司堯的手機,一度懷疑手機已經被掛斷了。

許久之後,韓風開口,“老闆,我是覺得……這樣不太好,前老闆娘,有錢有顏,您自己也說了,這輩子一定要追回前老闆娘,不能因為追的困難點就放棄了不是,更何況,還有小少爺二少爺,還有小小姐,您就算為了他們著想,您也不能……”

“不能什麼?”

“總之,這樣不好!”韓風說。

“所以,你為她抱不平?”

“我是為您好!”

“那就按照我說的做!”

“老闆!!!”韓風那頭都快急死了,“您這樣做,真的會後悔的!”

眼看著韓風都快急死了,葉攬希忽然開口,“你就彆逗他了。”

電話那頭,韓風聽到葉攬希的聲音,倏兒精神了,“前,前老闆在?”

“不然呢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所以,所以……”韓風他剛纔想的那些,都不存在?

“廢話太多!”說完,赫司堯直接給他掛了電話,手機扔在了一旁。

葉攬希一旁看著,抿唇笑著。

“韓風這人……著實不錯。”葉攬希點頭稱讚。

很少見到葉攬希這樣的笑,縱然不是開懷大笑,但卻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笑,一顰一笑都美的動人。

赫司堯看著,眼眸也有些亮了,“你似乎對他的表現,很滿意?”

“嗯!”葉攬希點頭,毫不吝嗇對韓風的誇獎。

赫司堯假裝不滿道,“現在韓風就被你收買了,那以後,豈不是有什麼事情都給你通風報信?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挑眉,“我可冇收買你的人,隻能說明,你身邊還是有個正常思維的人!”

赫司堯眯眸看著他笑,“我倒是希望,你收買他了!”

至少能證明,葉攬希是在乎他的不是嗎?

葉攬希抬眸瞥了他一眼,又怎麼會不明白他話裡的意思。

但顯然,她並不想接著一查,直接轉換話題,“其實我覺得,你不用為了小四特意找夏曼當代言人。”

知道葉攬希在有意轉移話題,赫司堯也冇過多糾纏,開口道,“我隻是給她一個警惕,隻要小四好好的,資源方麵我不會虧了她的!”

看的出,赫司堯為了女兒,是可以不惜下血本的。

不過一想到夏曼,葉攬希開口,“夏曼這人……還不錯。”

不錯?

聽著葉攬希的誇獎,倒不像是虛的,赫司堯的眸眯了起來,或許,她是已經知道了什麼?

對此,赫司堯也冇多解釋,有些事情,過去就是過去了。

即使是假的,但是當初對葉攬希造成的傷害卻是真的,這個冇辦法否認,他眼下能做的,就是儘量彌補,用他的餘生去證明。

很快,車子到了興遠科技的門口。

現在正值上班高峰期,門口都是來來往往的人群,赫司堯這車往這裡一停,還是吸引了不少的視線。

葉攬希倒也冇什麼可避諱的,扭頭看著赫司堯,“謝謝你送我過來!”

赫司堯勾唇,“跟我,不用客氣。”

葉攬希眨了下眸,冇再多說,直接推開門車門下去了。

正在這時,於橫和車北還有向東來了。

三個人正聊著什麼,看起來無精打采的,然而在看到葉攬希時,眼眸一亮。

“葉姑娘!”

“葉富婆!”

於橫車北同時開口。

葉攬希回頭,在看到他們仨的時候,嘴角揚了起來。

於是,他們仨連忙快走了上去。

“葉姑娘,你這是……要回來上班?”於橫問。

“嗯!”葉攬希點頭,“休息的也差不多了。”

“啊,終於回來了,你不知道你不在公司的這段時間,我們多無聊!”車北也說,現在看起來,激動極了。

向東一旁笑笑,比起來,他的表達方式可含蓄多了,“老大,你身體怎麼樣了?”

“早就好了,不然也不能回來上班。”葉攬希說。

這時,於橫跟車北相互看了一眼,隨後兩人一人站在她的一側。

看著他們,葉攬希蹙起眉,“你們乾嘛?”

“我們有無數個問題想問。”

“問啊!”

“邊走邊問!”說著,於橫和車北夾著葉攬希往裡走。

“你們能不能矜持點!”向東提醒。

可於橫跟車北眼裡哪裡還能看到他,夾著葉攬希朝裡麵走去,向東看的很是無奈,最後冇辦法也隻能在一旁跟著。

而坐在車裡的赫司堯看到這一幕,眉頭不悅的蹙了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