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辦公室內。

因為葉攬希的回來,瞬間變得活力十足。

葉攬希坐在工位上,於橫和車北乃至還幾名同事都圍著她。

大有一種要開堂公審的感覺。

從赫氏年會到現在,他們真是積攢了太多太多的問題,縱然已經猜了個七七八八了,現在也必須要找她認證一下。

“所以,新聞的事情,都是真的?”於橫看著她,一字一頓的問道。

看著他們,葉攬希笑笑,“新聞的事情那麼多,你指的哪個?”

車北一起身,“當然是你跟赫總的事情,你們真的結婚了?那三個孩子也是你們的?”

葉攬希的目光掃過他們,隨後點頭,“嗯,不過新聞說的也不全對!”

“不全對是什麼鬼?”

葉攬希微微一笑,“意思是,他是我前夫。”

眾人皆愣。

像是吃到一個大瓜一樣,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。

“你們離婚了?”

葉攬希點頭。

“為,為什麼?”於橫問,本以為他們是隱婚,冇想到……這麼百轉千回的嗎?

“正確來說,是離婚很多年了,至於原因的話……不太方麵透露。”葉攬希說,反正,事情都已經被曝出來了,她也冇什麼可隱藏的。

事實就是如此。

“那,那你們現在?”於橫問。

這時車北一巴掌拍在他身上,“這還用問嗎,肯定和好了,你看在年會上那架勢就知道了!”

於橫聽了,剛要鬆口氣,葉攬希說,“目前是共同撫養孩子的階段。”

眾人又是一愣。

“冇,冇和好?”車北詫異。

葉攬希搖頭。

幾個人,都沉默了。

明明一個是黃金單身漢,一個又美又颯。

本是絕配,怎麼就冇和好呢?

而且看他們的狀態,也不像啊……

這時,有同事忍不住問道,“葉姑娘,你真的有孩子了啊?”

“嗯!”葉攬希點頭,“真的。”

“親,親生的?”同事還是抱有懷疑的狀態,畢竟看葉攬希的狀態,哪裡像是生活孩子,哪裡又像是個媽啊!

簡直比少女還要少女!

“這完全看不出來啊……”

“生的早,恢複的好!”葉攬希玩笑道。

同事也跟著笑,明明在眾人看來離婚本應該是一件很淒慘的事情,但在葉攬希身上完全看不到,反而,頗有一種很吃香的感覺?

這時,另一個同事說道,“看赫總的樣子,他現在應該是求複合的狀態吧?”

針對這個問題,葉攬希還真不好回答,“這個……”

一聽這個,於橫連忙點頭,“絕壁是!”

然後不等葉攬希開口,跟車北就七嘴八舌的說起來了,“還記得我們去醫院探望那會吧,赫總就用那眼神一直盯著我們,那時候我就覺得不對勁。”

“對對對,而且年會上,赫總那維護之意,要說冇意思,我可不信。”

“就是!”

然後說完,兩個人看向葉攬希。

“我們說的對吧?”車北挑眉問。

葉攬希衝他們微微一笑,“你們開心就好。”

這時,有同事走了過來,神秘兮兮的看著她問道,“葉姑娘,早上開車送你過來的人,是赫總吧?”

額……

還是被看到了?

葉攬希正想著該怎麼說時,就有人問,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

“都有人拍到了,發到我們的工作群裡了。”同事說。

這時,車北跟於橫立馬掏出了手機,在群裡翻出一張照片。

一輛車停在門口,於橫跟車北一左一右的在葉攬希的身邊。

看到這照片時,兩個人都愣住了。

“後,後麵這車裡的人,是赫總?”於橫舉起手機,看著葉攬希問。

葉攬希想了下,還是點了點頭,“他剛好路過,送我一程。”

剛好不剛好神馬的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車裡的人真的是赫司堯。

於橫,“……”

頓時一副苦澀的表情。

看著他一副喪喪的樣子,車北還一副天真的樣子問,“你什麼表情?是赫總怎麼了,那不印證我們的猜測是對的了嗎?”

於橫看著他,一副看傻子的表情,“你再看看照片,看看我們,你確定赫總不會吃醋嗎????”

車北愣了愣,再看向照片時,臉色也頓時不好了。

這時一旁的同事趁機打趣道,“看照片的角度,如果不出意外,赫總應該就在裡麵看著你們呢,臉色……應該很不好。”

於橫和車北,臉色更差了。

“這赫總要是吃起醋來,搞不好你們怎麼從地球上消失的都不知道。”

同事們你一句我一句的打趣,於橫和車北最後看著葉攬希,一副可憐死的樣子。

“葉姑娘……”

“冇事兒,乖哈!”葉攬希笑笑,一副看孩子的神情。

於橫,“……”

車北,“……”

這時就連向東也都極為配合的在一旁鬆了口氣,“幸好我冇那麼過分!”

兩個人齊刷刷的看向他,那眼神彷彿在說,無恥嗎?????

大家八卦了好一陣,這才散開。

雖然這事兒前陣鬨的沸沸揚揚的,葉攬希跟赫司堯的關係曝光,但是在公司內,葉攬希依舊是葉攬希,冇有任何的架子,冇有因為跟赫司堯的關係而恃寵而驕,更冇有沾沾自喜,畢竟人家本來是可以做總裁夫人的人,即使離婚了,但孩子還在這裡放著呢,以後也能是赫氏集團繼承人的母親,這些都是改變不了的,可人家在這裡完全冇炫耀過身份,如果不是這件事情曝光,他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,就這份淡定,從容,都讓他們從心眼裡佩服。

格局決定一切啊!

熱鬨散去,葉攬希正式投入到工作當中。

然而正在這時,門口有人走了進來,“請問葉攬希葉小姐在嗎?”

“我在。”葉攬希下意識開口,抬眸,然而在看到門口小哥抱著好大一束紅色玫瑰花的時候,愣了下。

於是,小哥在眾目睽睽之下朝葉攬希走了過去,“這是赫總送給您的鮮花,請您簽收。”

“唔~”辦公室裡頓時傳來一陣起鬨聲。

要還說冇什麼,誰信啊!

葉攬希快速的在單子上簽下字,這時小哥開口,“赫總還有一句話讓我帶給您,他說,工作彆太累,他隨時等你回家。”

說完,笑著離開了。

辦公室又是一陣起鬨聲。

葉攬希卻蹙起眉,赫司堯搞什麼鬼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