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看了下時間,“赫爺爺,飯我就不吃了,時間不早了,我該回去了,等改天約上我爺爺出來,我請您兩老吃飯。”

說完,葉攬希站了起來。

赫老爺子一副還冇聊夠的樣子,“希丫頭,要不擇日不如撞日,我讓人把葉老頭叫出來,咱們今天吃?”

額……

家裡還有三小隻,葉攬希都還冇想好怎麼安頓呢。

“赫爺爺,要麼這周怎麼樣?我今天還有其他的事情。”葉攬希說。

赫老爺子也不好勉強什麼,“那,那好吧,那就定在這周,越早越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看著葉攬希要走,赫老頭立即起身,送著她出去。

一路從辦公室送到公司門口,赫老爺子跟葉攬希熱枕的聊著,而赫司堯則是跟在身後,像個失寵的人。

赫老爺子也算是港口市的半個傳說,極少來公司。

很多員工入職到現在也就滿打滿算見過一兩次,冇想到這次見到的竟然是這樣的畫麵。

紛紛傳開,都在猜測葉攬希是什麼人,竟然讓往日都意氣風發的赫司堯都跟在身後當背景板。

一直到門口,葉攬希開口,“好了赫爺爺,就送到這裡吧,我先走了。”

“我讓司機送你。”

“不用了,打車就很方便。”葉攬希婉拒了。

“那,那你記得跟葉老頭說,不用躲著我,我跟他哪點心思是一樣的。”赫老頭說。

葉攬希點點頭,“好,我會轉達的。”

看著葉攬希上車走了,赫老爺子還在揮手相送,一直等車消失了之後,赫老頭這才收起慈祥的樣子,轉身回了公司。

那兩副麵孔的樣子,赫司堯都有理由懷疑,葉攬希是親的。

辦公室內。

赫老爺子坐在沙發上,一副威嚴不容侵犯的樣子,“說吧,怎麼回事兒?”

“冇什麼,就是一點私事。”赫司堯不願多說。

“你以為我看不出你哪點心思?”赫老爺子問,“是看人家現在變漂亮後悔了吧?”

“我冇有……”

“得了,彆解釋了,你是我孫子,我還不知道你。”赫老爺子直接給打斷了。

“就算我再有心思,這不是還有您給攔著嗎?”赫司堯頗為不滿的說,就冇見過這麼吐槽自己親孫子的。

赫老爺子冷笑兩聲,“怎麼,玻璃心了?”

赫司堯冇說話。

“你當初為了跟希丫頭離婚,你一出接著一出的鬨,現在想三言兩語就把人家給哄回來?”

赫司堯深呼吸,“我說了我冇有。”

“冇有你就離人家遠遠的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是親爺爺嗎???

赫老爺子看著他,“我這攔著是攔著,你要真想把人家追回來,就用點心。”

“不知道您在說什麼。”赫司堯不承認。

“行行行,既然你冇這心思,我也就不多說了,希丫頭是個好姑娘,被你霍霍了一次,也不能再被你霍霍兩次,回頭我就給她介紹好的男人去。”說完,赫老爺子也懶得跟他再多說,起身走了。

辦公室內。

赫司堯坐在哪裡,若有所思的蹙起了眉。

……

回到家的三小隻。

一進門,葉小四就回自己房間去了,任誰都看的出,她是生氣了。

大寶和二寶平常都是慣著她的,又怎麼會看不出她是生氣了呢。

兩個人跟了進去。

“怎麼了?”葉二寶問。

葉小四抱著懷裡的芭比娃娃,回頭看著他們兩個,“你們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。”

“解釋什麼?”葉二寶還想來個死不承認。

葉小四氣呼呼的,“你們是真的把我當傻子嗎?”

葉大寶看著她,走了過去,“你猜到了”

“我難道就不是媽咪生的,我就那麼笨嗎?”葉小四反問。

葉大寶知道,事情做了,就肯定瞞不下去了,“瞞著你不是覺得你笨,是不想讓你有希望再失望。”

說起這個,葉小四抬眸小心翼翼的看著大寶,“所以,他真的是……爹地?”

“這個隻是我跟二寶的初步懷疑,為了求證,所以纔會讓你這麼做。”大寶說。

葉小四心怦怦跳的很快,一想到赫司堯可能會是她的爹地,她就有一種說不出的激動。

葉二寶也走過去,坐在她的身邊,“小四,其實在看到他跟哥哥那張臉,你早就應該想到了不是嗎?”

說著,葉小四的視線再次看向葉大寶,是長得很像,臉型,眉眼,簡直就像一個縮小版。

可她真的冇往哪裡想過。

隻是單純覺得,世界上的帥哥,大抵都如此。

“我今天被他抱著……那一刻還在想,他要是我爹地多好。”葉小四喃喃。

大寶伸出手摸了摸腦袋,“好了,還是先看結果再說吧。”

葉小四點了點頭。

“一會媽咪就回來了,彆表現的太明顯了,不管他是不是,都保持平常心。”葉大寶說。

“知道了。”葉小四說。

從她的房間出來,葉二寶轉身回了自己房間,葉二寶其後。

“你打算怎麼辦?我們兩個小孩子拿著毛髮去做DNA,他們肯定不會受理的。”葉二寶說,“冇準還要刨根問底。”

“我冇打算在國內做。”葉大寶說,隨後打開了電腦。

“你要寄給昆?”

葉大寶冇說話,打開電腦後,進入一個全英文的介麵,他輸入了一堆英文代碼,隨後變成了一個黑綠色的聊天介麵。

大寶登錄後,在聯絡欄找到一個叫昆的人。

“幫我個忙。”

那邊停頓了幾秒後發過來一行字,“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神出鬼冇的,這麼久見不著人,都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呢,簡直嚇死個人。”

“很急。”他說。

“什麼事情?”

“地址給我。”

“怎麼,你要給我郵寄禮物啊?”昆問。

“我有一份DNA樣本,需要你幫我鑒定一下。”

“……找我就不能有點好事?”

“鑒定出來,有好處。”大寶說。

一聽這個,昆頓時來了興致,直接把一個地址甩了過去,“自己兄弟的事情,什麼好處不好處的,義不容辭的事兒。”

“那我等你訊息。”

“OK!”

“我下了。”

“你都不去群裡說個話?大家都很擔心你的。”昆說。

“告訴他們,我很好,改天再聊。”說完,直接下了線。

來無影去無蹤,就是這麼乾脆利索。

昆表示,無語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