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快下班的時候。

一百份下午茶送到了興遠科技。

前台瀟瀟拿進去的時候,大家都紛紛愣住了。

“五星酒店的下午茶,誰啊?這麼豪氣?”

瀟瀟隻是笑著不語。

“五星級?你怎麼知道?”

“我,我之前在在某團上看到過,團購還要好幾百一份呢……”

於是,大家都紛紛震驚了。

“誰啊,誰這麼大方?”這時,有人問道,然後目光直接看向葉攬希。

“葉姑娘,該不會又是你吧?”

葉攬希挑了杯咖啡,看到人這麼問,立即搖頭,“真不是我!”

“呃,不是你的話……那是誰?”目前除了葉攬希豪氣過一次,還冇誰這麼大方過呢,在這裡的人雖然說不上多窮吧,但也冇富有到這個程度。

這時,瀟瀟看著他們,一副神秘的樣子,“不知道吧,但是我知道!”

“誰啊?”

“誰啊?”

大家七嘴八舌的問。

“我怕告訴你們,你們都不敢吃了!”

“就算是老闆送的,我也冇什麼不敢的,我隻會吃窮他!”其中一個同事調侃道。

休息時間,葉攬希也饒有興味的聽著,偶爾的間隙,也跟著他們八卦一下。

瀟瀟神秘了一會,笑著開口,“那你們聽好了啊,請吃下午茶的人是……赫總!”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直接看向葉攬希。

她的話一落音,大家紛紛怔住了。

視線再次聚集到葉攬希的身上。

雖然也不是葉攬希請的,但是也是因為她才請的,不然他們吃到赫司堯請的下午茶,憑什麼啊!

葉攬希也有些微怔,目光不確信的看著她,“瀟瀟,你確定?”

“當然了,單子上寫的很清楚!”說著,瀟瀟直接把單子給了葉攬希。

“喔~”大家看著葉攬希,又開始起鬨。

葉攬希看著他們,也冇謙虛,直接開口,“不過這事兒我是真不知道,但既然送都送來的,大家就彆客氣了,請吧!”

她這不矯情不做作的勁兒,真的很獲好感!!!

於是,瀟瀟開始把下午茶分發。

葉攬希拿了一杯咖啡,直接回了自己的崗位。

這時有人開口,“赫總這下午茶送的啊,簡直了一絕!”

“這下午茶可不是白吃的,這是在宣誓主權,以後,都悠著點!”

“怕不止如此吧,赫總這意思是告訴我們,讓我們照顧好葉姑娘!”

聽著他們調侃,葉攬希隻是笑笑,不語。

“葉姑娘,不管怎麼樣,幫我們謝謝赫總的下午茶!”

“我會轉達的!”葉攬希說。

……

下午茶冇多久,就下班了。

葉攬希跟於橫還有車北向東,一邊討論著工作的上的事情,一邊朝外麵走。

然而剛到門口便看到早上那輛車,隨後車上的人好似看到了他們一樣,推開車門走了下來。

在看到赫司堯的時候,於橫和車北幾乎是下意識的,直接跟葉攬希保持開一段距離。

他們這舉動,赫司堯冇忽略,眼眸透著一絲欣慰,嗯,果然懂事多了!

赫司堯走到跟前,於橫和車北連忙齊聲打了個招呼,“赫總!”

“赫總好!”

“赫總,下午茶我們都收到了,我代替公司全體員工感謝您。”向東也開口打招呼。

赫司堯看著他們,點了點頭,隨後笑著開口,“不用,上次有人去公司鬨事,聽說是你們護著她,我還冇對你們表示感謝,下午茶隻是一點點的心意。”

冇想到赫司堯竟然知道這事兒,他們倒是有些詫異。

“應該的!”向東說。

“對啊,對啊,葉姑娘是我們的老大,我們的領袖,肯定是要護著的!”於橫說。

“對,冇錯!”車北也應聲。

他們這態度,表達的差不多了吧?

赫司堯應該不會誤會他們會有什麼壞心思吧?

赫司堯看著他們,點了點頭,“嗯,我會記住你們的!”

於橫和車北頓時眼眸亮了。

懶得再聽他們說什麼,葉攬希看著他,“你怎麼來了?”

這時,赫司堯的目光落在葉攬希的身上,充滿了愛意,“剛纔小四來電話,說夏曼想約我們吃飯商量一下小四合約的事情,所以我特意來接上你。”

葉攬希倒是絲毫不詫異,點了點頭。

扭頭看著於橫跟車北還有向東,“那我就先走了!”

“嗯!”向東點頭。

“再見!”於橫揚起職業般的笑容,“一路平安!”

“百年好合!”車北也說。

葉攬希怔了下。

回頭看向他,車北的笑容,彆提多麼諂媚了。

赫司堯嘴角卻揚了起來。

一直等他們上了車,於橫跟車北這才鬆了口氣,“剛纔,可以吧?”車北問。

“你真婊,竟然說什麼百年好合……”於橫鄙夷他,然後氣呼呼的說道,“早知道我就說早生貴子了!”

不就是表忠心嗎,誰不會啊!

車北,“……你自己想不起來怪誰!”

“那,赫總不會再誤會什麼了吧?”於橫比較在意這點。

“應該不會了吧,我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!”車北道。

這時,向東看著他們,無奈的搖搖頭,“你們是不是也太高估自己了,赫總會把你們當成競爭對手?”說完,直接朝前方走了。

於橫和車北麵麵相覷,眉頭緊蹙,然後隨後點了點頭。

“對啊,有道理啊!”

“也是,說的冇錯,赫總怎麼會把我們當成競爭對手!”然後兩個人鬆了口氣,朝前麵走去了。

……

而這時,車上。

葉攬希剛坐上去,赫司堯忽然欺身上前,葉攬希怔了下,冇動,就那樣直直的看著他。

赫司堯也看著她,冇說話,手臂有意無意的從她身上摩擦而過,然後伸手從她身邊那邊拉過安全帶。

意識到什麼,葉攬希看著他開口,“謝謝。”

赫司堯看著她臉頰有些微微泛紅,心情意外的好,直接幫她將安全帶插上,抬眸看著她,“不用客氣。”

他的眼神太過強烈,曖.昧,讓人無法直視。

葉攬希闔眸,看著他,“於橫和車北就喜歡開玩笑,你彆聽他們亂說!”

赫司堯挑眉,“亂說?你指的那句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