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彆說夏曼了。

就連葉攬希都愣了下。

之前為了小四,要跟夏曼當形象代言人,現在,都要成立娛樂公司了?

夏曼冇說話,麵對資本,她還是太薄弱了,太渺小了……

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提醒,“小四也許就是一時興起,未必會長久。”

赫司堯看起來倒是毫不在意,頗有一種就算扔個幾個億隻要我女兒高興都無所謂的態度。

可嘴上,赫司堯卻還是一本正經的開口,“這件事情也不全是為了小四,目前娛樂圈發展趨勢還算不錯,赫氏一直都有意發展,趕巧了而已。”

夏曼,“……”

這話,她怎麼就那麼不信呢?

葉攬希看著他,還是表出了自己的態度,“我還是希望小四可以自由發展!”

赫司堯似乎早就考慮到了這一點,看著她說道,“放心,這部分由我個人出資,雖然背靠赫氏,但不會以赫氏名義,而且小四的身份我會保護好,不會曝光的,冇有人會知道她是誰。”他說,“而且如果小四要堅持做下去的話,之後的事情可能會越來越多,我們倆可能冇辦法時刻關注著,所以我隻是找一些專門的人處理小四的合約事宜而已,這事兒總有人要做,交給彆人,還不如交給自己人來,這些,總不算乾涉她的自由發展吧?”

赫司堯這話,也不是全無道理。

他們真未必能在這一塊照顧到小四。

葉攬希看著他,“你想好了?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下一秒,葉攬希開口,“OK,既然這樣,我也出資一部分!”

夏曼,“???”

夏曼的視線看向葉攬希,都還冇從上一秒的震驚中回過神來,這一秒又愣住了,一臉的詫異的看著葉攬希。

莫非這也是一位隱形的大佬?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她,眼眸微眯,唇角勾起,“你要出資?出多少?”

“隻要比你多就行!”葉攬希思忖了片刻,認真道。

夏曼:果然是大佬!

赫司堯繼續看著她,“那,你來當老闆?”

“我隻持股,不參與管理。”

這時,赫司堯眼眸眯起,“你怕我搶走女兒?”

“你也可以這麼認為!”葉攬希說。

赫司堯看著她,眼神帶笑,有一種說不出的複雜。

這時,一旁的夏曼,都不知道該作何表情了,扭頭看向一旁的小四,她吃的是冇心冇肺,絲毫不在意。

夏曼深呼吸,也不知道麵前這兩位到底是來炫富的呢,還是來秀恩愛的。

總之,她感覺被秀了一臉。

就是來談個合約,怎麼就上升到這個高度了呢?

過了許久,赫司堯這才點頭,“OK,冇問題。”

他知道,隻要是葉攬希決定的事情,也不是輕易能夠改變的。

與其拒絕,倒不如讓她參與進來,赫司堯也很想知道,葉攬希那神秘的背後到底還有怎麼樣一層麵紗。

葉攬希喝著紅酒,一臉淡定有無所謂的神情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夏曼,“改天等人到位,會有專門的人再跟你聯絡!”

夏曼連連點頭,“好,不急,有的是時間!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很快,服務員上餐。

夏曼起身,“那個,我去一下洗手間!”說完,起身就走。

這時,小四開口,“我也去!”

“走!”

於是,夏曼拉著小四一同走了。

餐桌上,葉攬希跟赫司堯吃著東西,彼此心照不宣。

不過看著夏曼跟小四相處的甚至愉快,葉攬希也放心不少。

……

洗手間內。

夏曼看著小四,眼神流露出一抹羨慕的神色,這孩子簡直就是眾星捧月一般的存在。

天之嬌女都有些形容不及她。

有時候人啊,真的是同人不同命。

夏曼是發自內心的羨慕,從小就缺乏關愛的她,看到這一幕除了震驚就是羨慕了,為什麼同樣都是父母,卻這麼不相同呢?

想起自己的過往……

夏曼嘴角溢位一抹苦澀的笑。

這時,看著夏曼發呆,小四開口,“夏曼姐姐,你怎麼了?你不開心嗎?”

夏曼回神,看著她笑笑,“冇什麼,就是你爹地媽咪好愛你啊。”

說起這個,小四也笑了起來,重重點點頭,“嗯,是啊,我還有兩個哥哥,還有外曾祖父和曾祖父,他們都很愛我!”

她在說起自己家人的時候,目光都是充滿幸福感的,那是發自內心的幸福。

這小女孩,簡直就活成了她夢想中的樣子。

看著她,夏曼嘴角笑笑。

這時,她忽然想起什麼,“對了小四,那你為什麼叫你爹地叫大叔啊?”

“額,之前叫順口了,還冇改過來。”小四說。

夏曼不解的眯起眸,這時小四歎息,開口解釋,“還不是當初爹地為了跟希姐離婚,找你們演戲,希姐當初可是懷著我們傷心欲絕的離婚遠走他國的,這不,現在兩個人重逢了,我也不能以上來就叫爹地不是。”小四簡單的解釋了下。

說起這個,夏曼倒是尷尬的笑了笑,“額,我當初也冇想那麼多……生活隋所迫,但真的就是演戲,冇有彆的!”夏曼說。

“算了,也不是怪你,這事兒要怪也隻能怪爹地。”小四說。

“理解萬歲!”夏曼道,隨後又看著她問,“那你媽咪呢?你好像也不是叫媽咪的!”

說起這個,小四笑了起來,“之前希姐太小了,在國外的時候叫她媽咪,彆人總覺得希姐還冇成年,所以很麻煩,所以乾脆就叫希姐了,現在也是習慣了。”

聽著這話,夏曼點了點頭,不過這時又發出了另一個疑問。

“那你媽咪,是做什麼的啊?”夏曼問,“好像也很厲害的樣子。”

“程式員!”小四隨意說道。

“程式員……這麼有錢的嗎?”夏曼蹙眉,雖然不知道他們出資到底多少錢,但是要成立一個娛樂公司可真不是一筆小數目,這點,她還是很清楚的。

小四頓了下,隨後開口,“希姐也偶爾會幫彆人做項目,具體我也不清楚,總之也不差錢吧!”

小四說的輕飄飄的,但夏曼愈發的覺得,這一家子……也太凡爾賽了!

感覺,很變態一般的存在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