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大寶關上電腦,葉二寶在一旁翹著二郎腿,“不用這麼小心翼翼吧,聊會也是可以的,畢竟你都快消失個把月了。”

“還是小心點為好。”大寶說。

“媽咪又冇回來呢。”

大寶看著二寶,“我警告你,在家的時候你最好少登錄,否則被髮現了,我可不管你。”

葉二寶挑了挑眉,冇說話。

兄弟倆雖然是一胎生出來的,但是一個小心謹慎,一個行事大膽,性格差異很大,像極了葉攬希和赫司堯的不同。

“你想過結果冇有?”葉二寶問,歪著腦袋看著他,“你希望結果是YES,還是NO?”

“冇想過。”

“你不要總是一副兵來將擋的樣子,總要表現出點什麼吧?”葉二寶看著他。

“那你呢?”葉大寶看著他問。

葉二寶想了想,我倒是希望結果是,“YES。”

“為什麼?”

“懶得再找下去了唄,反正不管是誰,當年希姐帶著我們遠走肯定是有原因,而且也肯定不是什麼好事情,與其是個什麼也不是的混蛋,還不如是他,最起碼他的長相,我不討厭。”葉二寶分析。

葉大寶聽著,冇說話。

“而且我能看的出,小四也很喜歡他。”葉二寶說出重點。

大寶闔眸,“對我來說,希姐的感受是最重要的。”

不可否認的是,葉大寶雖然是很少表達心意的那個,但是他確實最注重葉攬希感受的人。

葉二寶也不好再說什麼。

正在這時,葉攬希回來了。

聽到動靜,兄弟倆都起身走了出去。

葉溫書和葉攬希一同從外麵回來,葉溫書買了很多的菜。

葉二寶就是個機靈鬼,立即上前,“祖父,我來幫你。”

葉攬希冇說話,換了鞋子去沙發上癱著了。

葉大寶朝葉攬希走了過去,這時,葉小四也從房間悄悄探出一個腦袋,看到兩個哥哥都在外麵,這纔敢出去。

葉小四跟葉大寶一副犯了錯的樣子站在葉攬希的跟前。

葉溫書察覺情況不對,走了過來,“這是怎麼了?”

葉攬希看了一眼葉二寶,後者也立即乖乖的站了過去,三人並站一排。

“道歉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我們錯了,希姐。”三個人異口同聲。

“不是跟我。”葉攬希說。

這時,三人心領神會,看著葉溫書,“祖父我們錯了。”

“怎麼了,怎麼錯了?怎麼回事兒?”葉溫書還是一副啥也不知道的狀況。

“是我騙了祖父,說學校會送我們回來,但其實我們三個溜出去玩了。”葉二寶率先開口。

“是我讓二寶這麼做的。”大寶說。

看著兩個哥哥都在給自己身上攬責任,葉小四立即擠出眼淚,“其實是兩個哥哥覺得我無聊,想帶我出去玩,都是小四的錯。”說著,小四撲進葉溫書的懷裡開始撒嬌。

這下,葉溫書心都融化了,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。”

“祖父,我們不該騙你,對不起。”小四道歉。

“好了好了,祖父不生氣,又不是什麼大事。”葉溫書說,“但是下次不要這樣了,小孩子出去家裡人會擔心的。”

“知道了祖父。”葉小四撒著嬌,然後又示意葉溫書跟葉攬希求情。

於是,葉溫書看向葉攬希,“小孩子貪玩是正常的,希希,你就彆生孩子的氣了。”

葉攬希看著他們,“出去玩,可以,但是,永遠不要騙自己的家人。”這纔是葉攬希最在意的點。

三個人聽著,然後都鄭重的點了點頭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這三個孩子冇彆的,葉攬希隻要說過的話,他們是不會再犯的。

“好了,去幫祖父做飯吧。”葉攬希鬆了口,這事兒就這麼過去了。

三小隻立馬從陰轉晴,笑嘻嘻的去幫忙了。

葉二寶回頭,“希姐,你的意思是,我們以後可以出去玩?”

他永遠都要抓重點,即使在這個剛捱過訓的節骨眼上。

葉小四和葉大寶都看著他,冇人敢說話。

要是葉攬希發脾氣,兩隻絕對開溜。

過了許久,葉攬希開口,“隻要你們祖父同意就行。”

搞定祖父對他們來說還不是輕而易舉?

這簡直就是放水啊。

這時,葉小四一聲歡呼,直接撲到葉攬希的臉上吧唧的親了一口,“希姐最好了。”

對葉小四的撒嬌功底,葉攬希也是知曉的。

嫌棄的擦了擦臉,“我去洗澡了。”說完直接走了。

於是,三小隻都鬆了口氣,彼此交換了個眼神,以後可以隨意出去“玩”了。

隻是看這三小隻,葉溫書怎麼覺得亞曆山大呢?

……

正吃飯的點,葉溫書接到了赫老爺子的電話。

看著桌子上吃飯的人,葉溫書去了陽台接電話。

“葉老頭子,你行啊,我說你最近為什麼老是躲著我,敢情是因為希丫頭回來了,你有本事躲到南極去啊。”

“你知道了?”

“怎麼,我不能知道?”赫老爺子反問,“我告訴你,我不止知道了,我今天還見到希丫頭了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既然知道了,葉溫書也不客氣了,直接回擊,“知道就知道了,見到就見到了,怎麼著,你喊什麼喊,我告訴你,我就是躲著你了,你能拿我怎麼樣?”

“你——你個葉老頭子,你還有理了。”

“比不上你赫家有理。”葉溫書說。

“行行行,我說不過你行不行,希丫頭回來,我也高興,這週末怎麼樣,我們出來吃個飯聚聚。”

“不去。”葉溫書一口拒絕。

“希丫頭都答應了。”赫老爺子說。

葉溫書看了一眼餐廳內吃飯的人,隨後說道,“你這老頭子是不是又打什麼壞主意呢?我告訴你,我們家希丫頭不會再跟你們家有任何瓜葛。”

“咦,你這葉老頭,我是真心把希丫頭當孫女看待的,哪有什麼壞主意?你要是軟硬不吃不出來的話,行,那我就去你家找你。”說著赫老爺子就要掛電話。

葉溫書一想,他要一來,這三小隻可就不保了。

想了下,開口,“行了,我跟希丫頭確定一下再說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。”

“老東西。”說著,葉溫書直接掛斷電話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