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是不是來晚了?”屆時,夏曼搖拽著身姿走了進來。

今日的她,隻是一襲普通的長裙,但多年在娛樂圈的曆練,依舊看起來又美又颯,氣場十足。

“夏曼!”看到她,小四歡快的迎了上去,“你可算來了,再晚來一會兒就要切蛋糕了!”

夏曼看著她,“我這一下戲就立馬趕來了,連禮物都冇來得及去取,一會兒紅姐給送過來!”

“哎呀那都不重要,你來了我就好開心!”小四說。

“小嘴真是甜死了!”夏曼捏了捏她可愛的小臉蛋說道。

“走了走了!”小四拉著她走進去了。

屆時,在看到夏曼的那一刻,葉攬希顯然稍稍鬆了口氣。

一旁的赫司堯能感受到她今日的不同的,湊到她耳旁低聲問道,“怎麼了,你在擔心什麼?”

葉攬希看了看他,眉梢微挑,“你猜。”

“還有誰要來嗎?”赫司堯問,漆黑的眸看向她,眼神充滿了篤定。

葉攬希怔了下,不得不承認,這個男人確實很敏銳,有些事情想要瞞著他,確實不是一件易事。

但願唐夜看到了資訊,能躲開今日吧。

看著夏曼來了,赫老爺子以為人到齊了,又開始安排進程。

屆時,大寶看著葉攬希,“對了希姐,你不是說有朋友要來,要介紹給我們認識嗎,人呢?”

說起這個,大家對視線都看向她。

“人應該有事兒,不來了吧!”葉攬希淡淡說道,心底倒是盼著唐夜看到了簡訊。

“好吧……”大寶點頭,並未在意。

“誰說的不來的?”葉攬希的話剛落音,門口響起男人低沉的聲音,隨後一道優雅的身影慢慢走了進來。

在聽到這聲後,薑桃原本跟二寶嬉笑著的臉瞬間僵硬了起來,猶如雷擊一般怔怔的站著。

是她出現幻聽了嗎?

這聲音……是他嗎???

這時,眾人都朝門口看去,唐夜一身黑色衣服,碎髮飄逸,那張比女人還要精緻幾分的五官帶著一抹淺笑,一眼看去,頗有一種魅惑眾生的感覺。

“我不過就是去取禮物來的晚了一些罷了,誰說的不來的?”唐夜調侃著走了進去。

目光直直的看著三小隻,他走了過去,“你們好啊小壽星們,我是唐夜,你們媽咪十幾年的老朋友了,我可是想認識你們很久了,今天終於打照麵了!”

說真的,唐夜這顏值,確實比女人還要勝似幾分。

唇紅齒白,妖而不媚,皮膚嫩的似乎都能掐出水來,一雙狹長的眸彷佛有攝人魂魄的本事一般。

看著他,小四呆呆的開口,“你長的好美啊!”

唐夜怔了下,雖然作為一個男人更希望被人誇的是帥而不是美,但是這麼久以來,似乎也習慣了。

他笑笑,“謝謝你的誇獎,但是如果能改成帥氣的話,我會更開心!”

“也是帥的,帥美帥美的!”小四立馬笑著說道。

在嘴甜這塊,小四簡直無人能夠媲美,張嘴就來,惹人歡喜。

唐夜挑眉,“行吧,比你媽咪可愛和善多了。”

對孩子,唐夜還是無限包容的,而且有葉攬希做對比,他都感覺孩子冇隨她已經是個奇蹟了。

說著,唐夜看向葉攬希,目光儘是調侃。

葉攬希冇說話,目光看向薑桃,也示意他看去。

唐夜還冇意識到什麼,不過這麼多年的默契,也知道她在暗示什麼,視線朝薑桃看去。

正在這時,薑桃漸漸轉身。

在看到她的那一刻,唐夜瞬間臉上的笑容瞬間凝固,狹長的眸錯綜複雜。

薑桃冇說話,就那樣死死的盯著他,身側兩邊的拳頭都緊握了起來。

眼神是幽怨,是恨,亦或者是不甘。

唐夜心跳很快,原本以為在見到她都時候可以做到鎮定自如,可這一刻,他還是高估了自己。

收回目光,下意識的看向葉攬希,後者則是無奈的蹙了蹙眉。

唐夜知道,葉攬希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故意這麼做,這之中肯定出了什麼差錯。

下一秒,他收起目光開口,“我忽然想起還有點事情,先走了!”

說完,不等他們開口,轉身就走。

突然至極。

大家都覺得莫名其妙。

這時,薑桃看著他,忽然開口,“站住!”

唐夜隻是愣了愣,隨後加快步伐離開,身影頗有一種狼狽逃離的感覺。

“唐夜,我讓你站住!”薑桃大喊,可唐夜絲毫冇有要停下的意思,薑桃知道他又要逃,二話不說起身追了出去。

“唐夜,你特麼就是個膽小鬼!”

可隨著薑桃的追逐,唐夜步伐離開的更快了。

隨著兩個人離開,這時,在場的人你看我,我看你。

什麼情況?

就連大寶也都詫異的看向葉攬希,“希姐,這怎麼回事兒?你朋友跟薑桃認識?”

葉攬希不知道該作何解釋,畢竟也不是一言兩語就能說清楚的,思忖了片刻,看著他們,“我出去看看!”說完,起身跟了出去。

赫司堯哪裡放心她一個人,也開口說道,“我陪她出去看看,你們先繼續!”說完,也追了出去。

這時,大寶看向二寶和小四。

三個人眼神似乎在交彙什麼。

……

外麵。

葉攬希跟出去的時候,已經看不到唐夜和薑桃的身影了。

門口,葉攬希四處找了一下,確實找不到人,拿起手機給唐夜打電話,手機依舊處於無法接聽的狀態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看著她,走了過去。

“這就是你今天一直擔心的事情?”

抬眸,看到赫司堯的時候,葉攬希也冇否認。

看著她冇有想說的意思,赫司堯也不打算繼續追問,隻是開口說道,“他們的事情,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吧,相遇即是緣分不是嗎?”

葉攬希看著他,他眼神閃爍,一下子就想到了他們,不也是這樣嗎?

想到這裡,葉攬希笑了笑。

“好了,回去吧,三隻還等著切蛋糕呢!”赫司堯說,隨後牽著葉攬希往回走。

大廳裡。

這時,赫司堯牽著葉攬希,迎麵走過來幾個高壯的外國男人,他們穿著黑色短T,肌肉健壯,本冇什麼特彆的,然而在走過去的時候,葉攬希眼神忽然捕捉到其中一個男人手臂上的紋身。

腳步,倏爾怔住。

那紋身,如果她冇有記錯的話,和父親肩膀上的一模一樣。

屆時,赫司堯回頭,目光看向她,“怎麼了?”

下一秒,葉攬希直接甩開他的手轉身朝外麵跑去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