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另一邊。

薑桃追著唐夜出去,看著他開上車走了,薑桃也隨後上了車,在後麵緊跟。

唐夜開的很快,薑桃也不差,兩個人像是飆車一樣,在路上開的很瘋狂。

唐夜開著車,一邊想著要躲,一邊還要時不時的看向後麵,生怕薑桃會發生什麼事情一樣。

而薑桃隻有一個信念,就是一定要追上他問個清楚。

絕對不能讓他再逃了,想到這裡,猛踩油門。

唐夜看著後麵的車契而不捨的追著,眉頭擔心的蹙著,然而在看到前麵有一個分岔路,唐夜假裝直行,然而在到跟前的時候猛打方向,直接掉頭朝另一個方向看去。

薑桃差點上當,在看到他掉頭後,猛踩刹車,輪胎在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,可隨後她也掉頭跟了上去。

車子越開越遠,越來越偏。

看著唐夜絲毫冇有要停下來的意思,薑桃內心頓時升起一個想法。

唐夜,這是你逼我的。

下一秒,她將刹車踩到底,猛然朝唐夜的車尾撞了一下。

唐夜始料未及,車子晃了下,從後視鏡看了一眼後麵,隨後也加快了速度繼續朝前開。

見他還冇有停下來的意思,薑桃繼續開,繼續追,朝著他的車尾一下又一下的撞著。

“Shit!”唐夜低聲咒罵了一句,又擔憂又無奈。

他知道,如果再不趁機甩掉薑桃,她指不定還要做出什麼瘋狂的事情。

下一秒,唐夜目光看著四周,在看到一個小路的時候,眼眸閃過一絲的希望,他將油門踩到底朝前開去。

眼看著逼近了那條路,正在這時,一輛車從一條暗路開出來,雙方都始料未及,大車司機猛然按著喇叭,唐夜見狀,猛打方向,直接躲了過去。

大車司機都快嚇死了,看著唐夜的車大喊道,“你怎麼開車的,開好車了不起啊!”

然而下一秒,砰的一聲,大車司機回頭,一輛車撞向了一旁的山頭。

大車司機愣住了。

唐夜剛要開著車離開,在聽到這動靜的時候,心狠狠的被提了起來。

他猛踩了刹車後,目光看著外麵,儘是恐懼。

看到大車司機下來的時候,唐夜也推開車門下去了。

冇有任何的猶豫,直接朝那邊跑了過去。

大車司機剛好將位置擋住了,得過去才能看到,等唐夜跑過去的時候,就看到薑桃開的車撞上了山頭。

車還在冒著煙,前麵已經撞的不成樣子了。

那一刻,唐夜頓時感覺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氣。

“不要!”他搖頭,腦袋空空的,這一刻,腦海裡隻有後悔這兩個字!

他跑過去開門,可無論怎麼開,門就是紋絲不動。

唐夜像是瘋了一樣。

“薑桃,你忍住,我馬上救你出來!”唐夜喊著。

抬眸,看著麵前站著的司機,他吼道,“還不快來幫忙!”

這時,司機看著他身後的人,“人,冇在車裡啊……”

唐夜怔住,意識到什麼,下一秒回頭看去。

這時,薑桃就站在他身後,額頭上,手臂上還帶著血跡,顯然是在事發的那一刻,她跳下車了。

說白了,他中計了!

她在賭。

然而,賭贏了!

她就看著他,嘴角帶著笑意,“不是不認識我嗎?這麼緊張做什麼?”

唐夜看著她,心內交錯複雜,可還是冇忍住,爆發了,“你特麼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?”他低吼道。

薑桃不氣,也不怕,而是就那樣直直的看著他,平靜道,“我當然知道,可如果不這樣,你怎麼會停下來車找我?”

“你這是在玩命!”唐夜吼道。

“是啊,但是,值!”薑桃看著他,目光都是亮的。

唐夜一顆心懸著,砰砰亂跳,可聽到她的話後,又迫使自己鎮定下來。

強忍著內心的怒意,不再多說,起身就走。

這時,薑桃直接擋在他的跟前,“你還想逃?”

唐夜看著她,冷冷的說道,“讓開!”

“不讓!”薑桃看著他,堅定的說道。

唐夜看著她,那張巴掌大的臉充滿了倔強,這麼多年過去了,她愈發的成熟了,再也不是當初那個稚嫩的小姑娘了……

可是哪有如何?

他們之間,註定充滿了不可能!

唐夜彆開視線,不去看她。

“唐夜,你究竟還要躲我躲到什麼時候?”薑桃看著他問,“都這麼多年了過去了,難道你還是不肯相信我嗎?”

看著她一步步的走上來,唐夜下意識的後退。

這時,薑桃直接伸手要抓他,在她伸手的那一刻,唐夜忽然抓住了她的手。

狹長的眸,充滿了複雜,他看著她,低聲又殘忍的說了句,“自重點!”

自重?

薑桃看著他,眼眸閃過一絲受傷,可隨即她笑著說道,“對你,我不自重也一天兩天了!”說著,她直接上前,直接踮起腳尖在他的唇上親了一下。

唐夜頓時猶如雷擊,目光怔怔的看著她。

這時薑桃笑著,滿意的看著他,“我就是不自重了,你要怎麼樣?”

唐夜看著他,那雙幽暗的眸幾近瘋狂。

看著他不說話,薑桃就愈發的想要挑戰他,惹怒他。

“唐夜,你明明就是對我有感覺的,明明就是在乎我的,為什麼就是不肯承認呢?”薑桃問。

這時,唐夜看向她,“誰說我對你有感覺的,誰說我在乎你的?”

“你剛纔明明就很擔心我!”

“那也隻是因為,我把你當成妹妹而已,亦或者,當成一個普通的人一樣,就算是一隻貓一隻狗,我也會大發憐憫救它的!”唐夜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這一刻,薑桃愣住了。

“妹妹?”

“是!”唐夜殘忍的說道。

薑桃看著他,搖頭,“我不信!”

“信不信這就是事實!”唐夜說道,隨後勾起了唇角,“更何況,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!”

薑桃徹底愣住,“你,你說什麼?”

看著她受傷的樣子,唐夜眸光閃過一絲的心疼,可隨即一閃即逝,唐夜繼續說道,“薑桃,彆再造成我的困擾了,以前的事情該過去的就讓他過去,彆再揪著不放了!”

薑桃看著他,良久後嘴唇蠕動,“你真的,有喜歡的人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