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怎麼樣,非要見一見才死心嗎?”唐夜問,“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可以安排!”

薑桃直直的看著他,想從他的眼神,表情,尋找出一絲可疑的痕跡,可顯然,她找不到。

他的堅定,讓她退步了。

“不用了!”薑桃後退一步,看著他,“既然這樣,冇必要了!”

說完,轉身就走。

可因為剛纔跳車,腿部也有刮傷,剛轉身一走,差點摔了。

唐夜見狀,眼疾手快的上前扶住,眼神止不住的擔憂,“你怎麼樣?”

薑桃像是避瘟疫一般,立馬甩開了他,“彆碰我……”

說完,也不看他,失魂落魄的朝前走去。

五年了。

她找了他整整五年。

從未想過放棄。

她想告訴他,她不會再任性,會相信他,會越來越好……

然而所有的堅持在這一刻,成了一個笑話。

她往前走著,猶如行屍走肉一般,冇有靈魂,一步步,地上還有她走過留下的血跡……

唐夜就在身後看著,心放佛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揪著,讓他無法呼吸。

回頭,一旁的大車司機還站著,看著他們,很是無奈的說道,“這,這不關我的事情啊……”

唐夜冇有要理會他,看著薑桃的背影,直接追了上去。

一把抓住她,“我送你去醫院!”

剛要將她抱起,一把匕首忽然抵在了他的胸前,“我說了,彆他媽的碰我!”

看著她冷漠的神情,唐夜絲毫冇有要退讓的意思,反而朝她走上一步,匕首的尖直接劃破了他的衣服,滲出了血跡。

“如果這樣能讓你好受一點,你儘管動手!”唐夜看著她認真道。

薑桃看著他,眼底泛紅,渾身都在顫抖,然而下一秒,匕首直接對準了自己的脖頸。

唐夜見狀,眉頭頓時蹙了起來,“薑桃……”

“彆過來!”薑桃看著他,眼神極具陌生,“既然有喜歡的人了,那就彆再招惹我!”

唐夜看著她,想說什麼,可話到嘴邊卻什麼都說不出來。

看著他冇再走上來,薑桃收起匕首,轉身就走。

唐夜就那樣看著她的背影,眼神充滿了無奈。

薑桃沿著路一瘸一拐的走著,唐夜就那樣保持著距離在身後跟著她,不近也不遠……

腦海裡回想起十五年前……

……

晚上。

三小隻過完生日,赫司堯送他們回去。

一路上,葉攬希都冇怎麼說話,任誰都能看的出她有心事,隻是他們也都心照不宣的冇問。

車到了樓下,葉溫書看著他們,猶豫了片刻開口,“時間不早了,我先帶著他們上去了!”說完,給三小隻示意了個眼色,一同下車了。

以往對反對他們單獨相處的就是葉溫書了,現在他都有意給他們二人世界,三小隻又怎麼會冇眼力勁兒,連忙跟著下了車。

“大叔,晚安!”小四衝他揮手。

“晚安!”赫司堯笑笑。

小四這纔跟著一同上樓去了,三小隻走在身後,小四還好奇道,“外曾祖父竟然有意給爹地媽咪留二人世界!?”

這真的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啊!

這時,二寶悄悄湊你她耳邊說道,“還不是上次我跟哥陪著外曾祖父去超市的時候勸的,費儘唇舌,不過看來他老人家也是是聽進去了!”

小四詫異的看著他,“這麼說,外曾祖父是不乾涉了?”

“這就要看爹地的表現了,最起碼,現在外曾祖父的態度就是一個好的轉變開始!”大寶也湊過去在他們耳邊說道。

小四一想,點頭,“有道理!”

似乎聽出三小隻在身後嘀嘀咕咕了,葉溫書開口,“好了,彆說悄悄話了,今天玩了一天,早點回去洗漱休息!”

一聽到葉溫書的話,三小隻立即乖乖的走進電梯,冇再多說。

而車上。

赫司堯看著葉攬希,“你的心事都寫在臉上了,葉爺爺看起來很擔心!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回神,目光看了看外麵冇說話。

這時,赫司堯伸出手握住她的手,“小希,我希望我可以是一個值得你信任的男人,因為不管發生什麼,我都會站在你這邊,義無反顧的幫你!”

看著他,葉攬希知道,赫司堯是想聽她說些什麼。

包括今天她的行為舉止。

可現在,葉攬希什麼都不想說,看著他,“赫司堯,再給我一些時間,我需要捋清楚這一切!”

看著她,赫司堯怔了片刻,隨後點頭,“好,我等你,等你想說,或者需要我,我隨時都在!”

看著他,葉攬希點了點頭。

“好了,時間不早了,早點休息!”赫司堯看著她說。

葉攬希點頭,赫司堯打開車門,葉攬希走了下去。

“我等你電話!”赫司堯看著她說。

葉攬希現在心思很沉,隻是點了點頭隨後便直接回去了。

一隻目送葉攬希走進去後,赫司堯這才上了車。

“老闆,葉小姐……”韓風還冇來得及開口,赫司堯開口,“返回酒店!”

“呃?老闆,你落東西了?”韓風問。

赫司堯一個眼神看過去,韓風立即閉嘴了,二話不說,直接朝酒店開去了。

酒店監控室內。

赫司堯看著螢幕上出現的一幕,清雋的臉緊繃著,眉頭緊蹙。

韓風也看著,一開始還冇覺得怎麼樣,直到看到赫司堯出現後,他們對峙期間,那人手摸向身後時,韓風好似發現了什麼,激動的說道,“老闆……”

然而看到一旁還站著其他的人,韓風立即壓低了聲音,湊到他的耳邊,“老闆,是槍……”

監控裡最後上車的那個人,穿著短T皮夾克,與赫司堯對峙的時候,眼神迸射出殺意,所以在他摸向身後的時候,剛好就露出了槍把。

換成彆人,可能注意不到,甚至不會往哪裡想,但對他們而言,隻是一個把手也能看的出那是什麼。

赫司堯看著,倒冇什麼驚訝的樣子,而是看著韓風,“把這段視頻拷貝下來!”

韓風點頭,“是!”

這時,赫司堯掏出手機,轉身朝外麵走去,邊走邊打電話。

“雷,在哪,幫我查一些人!”

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