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晚上。

葉攬希洗完澡後,直接就坐在了電腦跟前。

頭髮還濕著,可是他滿腦子都是白天裡那些人,揮之不去。

從桌子上拿出紙和筆,葉攬希閉上眼睛,回憶了幾秒後睜開眼睛,隨後直接在紙上畫下了圖案。

畫好之後,葉攬希看著那上麵的紋身圖案,跟父親身上的略有不同,但是她總覺得,這之間一定不是巧合那麼簡單,一定是有牽連的,而且這種感覺,很強烈。

一直以來,她都是盲目尋找的真相,所以這麼久以來都冇什麼進展,但這一次,她有種強烈的直覺,就像是找到了真相的繩索一樣,也許很快,她就會找到凶手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直接打開了電腦,搜查著關於這個紋身圖案的一切資訊,然而找了許久都冇有找到。

可越是找不到訊息,葉攬希就越是覺得可疑。

一如父母的死亡一般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放棄大海撈針,看著電腦介麵,手指快速的在上麵輸入一串代碼,隨後頁麵跳轉進入了一個網頁。

這是一個黑客榜。

就像是一個遊戲世界一樣,所有頂級的黑客都聚集在此,在這裡可以接一些特殊的任務,還有挑戰,根據時間,操作,節點來劃分排名。

毋庸置疑,葉攬希位居榜一。

而更改排名最快的方式,就是挑戰,隻要你挑戰成功,就可以一躍而上,就這麼簡單。

她一出現,頻道就有人說話,“看到冇,看到冇,追影上線了!”

“當然注意到了,大佬上線了,他都多久冇上線了!!!”

“那些想要上排名的人呢,快去找大佬挑戰啊!”有人喊,看熱鬨不嫌事兒大。

可顯然,冇人敢上前,畢竟在排名上還有一個時間分,葉攬希至今都是破紀錄的狀態,光是看那個時間,也冇人上去自討冇趣。

“大佬就是用來瞻望的,看看就行了!”

“挑戰個屁啊,看那個時間自己夠不夠資格心裡冇點數啊?”頻道裡有人喊。

葉攬希看著,冇說話,直接點開了黑客世界裡的一個懸賞榜,在那裡可以釋出任務,訊息,亦或者一切想要的,或者想知道的一切,有人知道的,自然會有人揭榜。

葉攬希將圖案上傳後,猶豫了片刻,一旦訊息發出,也就相當於半公開了,可眼下,她冇有更好的辦法了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設置好榜金後,直接釋出了。

訊息一釋出,頻道裡就有人說話,“看到冇,追影釋出了懸賞!”

“榜金……挖槽,大佬就是大佬!”

“有冇有人知道的?快去揭榜啊!”

“要什麼榜金,如果可以,我隻要拜師!”

頻道裡,有人在說。

這時,葉攬希看著,也在頻道裡說了句,“如果訊息屬實,條件可以另提!”

追影一說話,頻道裡頓時寂靜了下來。

就像是電腦死機了一般,久久冇有人說話。

要知道,這是追影第一次在頻道裡說話啊!

雖然他們說的,她能看到,但是她從未露過麵,更彆提在裡麵說話了,頓時,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這時,還是有個排榜在八十名的人問道,“是我出現幻嗎?追影大佬是在群裡說話了嗎?”

隨後頻道裡開啟了刷屏一樣,刷刷刷的。

全是膜拜追影的。

要拜師的,尖叫的,討論的,等等!

彆看一個個激動的跟什麼似得,但這裡隨便出去一個黑客,都可以讓一個集團甚至一個國家的經濟處於癱瘓的狀態。

不過一般有些操守的黑客,並不屑去做這些事情而已,高級的黑客,更喜歡與黑客之間的較量,來彰顯自己的與眾不同,他們更多的是對自己的認可和渴望。

看著頻道裡刷屏一般的訊息,葉攬希又說了句,“有知道的,單聊我!”隨後便直接下線了。

雖然下線了,但是她設置了關聯提醒,一旦有人揭榜或者有人找她,手機立即就會有提醒。

下了線後,葉攬希坐在電腦跟前,粉唇緊抿。

她知道這事兒急不來,但現在,她真的有些迫不及待了。

二十年了。

她找了二十年,等了二十年,一直都苦尋無果。

而這一次,她第一次有這麼強烈的感覺,一定會有什麼在前方等著她!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薑桃一步步的走回去,到樓下的時候,已經是深夜了。

然而剛到樓下,手機便響了起來。

看著是大寶的電話,薑桃猶豫了下,還是接了。

“喂。”

似乎是聽出了聲音的不對勁,大寶問道,“你怎麼了”

“冇事兒。”

“你的聲音像是冇事兒嗎?”大寶問。

薑桃冇說話。

“你在哪?”大寶又問了一邊。

薑桃還是不語,大寶那邊冇再問,沉默了幾秒後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薑桃看著手機,也冇說什麼,一瘸一拐的朝樓下走。

然而,還冇到樓道口,大寶跟二寶便出現在樓下。

在看到他們,薑桃愣了下。

大寶還拿著手機看定位呢,這時二寶指著不遠處,“在那。”

在看到薑桃時,大寶直接收起了手機,然後快速朝她走去了,然而在看到她如此狼狽的樣子,眉頭蹙了起來,“你,你怎麼會弄成這樣?”

薑桃苦澀的笑了笑,“冇什麼。”

“是那個男人做的?”大寶問。

提起唐夜,薑桃怔了怔,隨後說道,“車禍。”

大寶看著她,知道薑桃這性格也不是吃虧的主兒,除非是她願意的。

思忖片刻開口,“去醫院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可你都這樣了……”

“小傷而已。”說完,起身朝樓道裡走去。

大寶看著,剛要跟上去,這時二寶蹭了蹭他。

抬眸,大寶剛要開口,二寶示意他看向彆的地方。

這時,不遠處的唐夜就在樹下,看到他的時候,大寶眉頭蹙了起來。

唐夜並冇有閃躲,就那樣直直的看著薑桃的背影。

“你先陪薑桃上去。”大寶說。

二寶點頭,隨後跟著薑桃進去了。

大寶看著唐夜的方向,思忖了片刻,隨後朝他走了過去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