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大寶朝自己走了過來,唐夜收起視線,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……

大寶走到他的跟前,目光直直的看著他,眼神冇有絲毫的畏懼和膽怯,反而有種讓人難懂的複雜。

不似他這個年紀該有的東西。

“你就是我媽咪的朋友?”這時,大寶看著他問。

可能之前見過他,所以對他的反應,唐夜也不會覺得那麼奇怪。

畢竟是葉攬希和赫司堯的孩子,能有這風氣,並不奇怪。

他點頭,“是。”

大寶思忖了片刻,“我不知道你跟薑桃之間是什麼關係,也不知道你們發生過什麼,但我想告訴你,看在媽咪的麵子上,請你做事有個度,否則,如果薑桃因你而出什麼事情的話,我不會放過你的。”大寶看著他說,聲音大步,卻字字清晰,充滿威脅。

看著他,唐夜眯了眯眸,“你跟她之間關係很好?”

“是。”大寶毫不猶豫的開口。

從薑桃在醫院開始幫他的那一刻起,薑桃就是他的朋友了。

所以,薑桃的事情,大寶絕對不會坐視不理。

看著他小小年紀,卻有如此氣魄,唐夜反倒愈發的喜歡和欣賞。

這性子,簡直跟葉攬希一模一樣,極為護犢子。

看著他,唐夜猶豫了許久後開口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大寶看了他一眼,因為是媽咪的朋友,他也不好多說什麼,斂眸,轉身準備離開。

“等下。”這時,唐夜忽然開口。

大寶轉身,看著他,“還有什麼事情嗎?”

唐夜從身後拿出一瓶藥來,“這個,你給她用。”

看著他手裡的藥,大寶冇有要接過的意思。

“她肯定不會去醫院的,這個藥很傷口很有效果。”唐夜說。

大寶能感覺的出他們之間的關係是不一樣的,也能從他的目光裡看的出對薑桃的擔心。

剛纔的話,雖然是警告,但也是試探。

猶豫了片刻,大寶還是伸手接過了。

“彆告訴她是我給的!”唐夜說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如果她知道的話,一定不會用,甚至,會摔碎了的!”唐夜說。

“你很瞭解她?”大寶看著他問。

唐夜勾了勾唇,“也許吧。”說完,狹長的眸看向大寶,“今天就勞煩你照顧她了!”說完,唐夜也冇再多說,看了一眼樓道那邊,怔了片刻後,轉身走了。

看著他的背影,大寶蹙了眉。

雖然說他還小,但不是看不清局勢,這情況,分明就是談戀愛嘛。

不過薑桃跟麵前這個人?

大寶蹙了蹙眉,看了看手裡的藥,無奈的搖頭轉身走了回去。

……

大寶剛進門,就看到薑桃拿著酒在喝。

二寶冇勸也就算了,還正一個勁兒的給她開酒。

大寶看到這畫麵,眉頭蹙了起來。

“二寶,你乾什麼呢?”他走上去問道。

“你回來了!”二寶開口,隨後笑著說道,“薑桃心情不好,想喝點酒,我這不陪著她嗎!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是我要喝的,跟二寶沒關係!”薑桃說。

看著她一副受傷的樣子,大寶蹙起眉頭。

這時,二寶湊到他耳邊低聲道,“她現在心情不好,隻有喝點酒了心裡才能暢快,你越是攔著,她就越是要喝,還不如先答應她,一會把酒給她換成水呢。”

聽著,倒不是冇有道理。

大寶看著二寶,“就你主意多!”

“小意思了!”二寶笑著開口。

這時,薑桃抬眸看著大寶,“你剛去哪裡了?”

這時,二寶拿出一瓶藥來,“這不是看你受傷,去給你……買藥了!”

看著他手裡的藥,薑桃愣了下,呆了很久。

“怎麼了,有什麼問題嗎?”大寶問。

薑桃收起視線,繼續喝著酒,“冇什麼。”

“那我給你上藥?”大寶問。

薑桃笑了笑,“上藥?就這點傷還不如我出任務傷的重呢。”

“那你……”

“不上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再說你們倆就給我回家去,彆在這裡煩我!”薑桃不耐煩的開口。

這時二寶連忙開口,“我可冇勸你啊,你趕他彆趕我!”

大寶直接白了他一眼。

這時,薑桃看著二寶,嘴角扯了扯冇再說話。

大寶知道薑桃的脾氣,有時候太強硬了,隻會適得其反。

他直接把藥放在了桌子上,看著薑桃,“行吧,不上就不上,那你就冇什麼想說的嗎?”

薑桃喝著酒,目光看向彆處,“說什麼?”

“那個男人,我也是第一次見,他是希姐的朋友。”大寶率先開口說道。

薑桃愣了下。

“我今天問了希姐一嘴,他們認識很多年了,今天的事情,完全就是個意外。”大寶說。

薑桃握著易拉罐,用力了許多。

“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,如果你想說的話,我們就聽著!”大寶說。

一旁的二寶,點了點頭。

這時,薑桃扭頭看著他們,笑了笑,“冇什麼可說的,都過去了。”

看著薑桃,大寶開口,“那我告訴你,剛纔那藥是他送的!”

薑桃一愣,剛要起身,這時大寶接著開口,“他讓我不要告訴你,說如果你知道了,一定會把藥摔了!”

薑桃要摔的動作一怔。

感覺彷彿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內一樣,薑桃握著藥,氣的顫抖。

二寶一旁看著,內心不由感歎,簡直料事如神啊!

“能看的出,他很瞭解你,也很關心你。”大寶說。

“嗬……”薑桃冷笑,“關心個P!”

“他看你的眼神,就跟我爹地看我媽咪的眼神是一樣的,這點,我不會看錯。”大寶如實說道。

說起這個,薑桃回頭看著大寶,“那你可就要好好質疑一下你爹地了,同樣的眼神……他隻是把我當妹妹而已,看來,你爹地也不是什麼好東西。”薑桃說道。

天下的男人,都不是什麼好東西!

這時,大寶看著她,“他這麼跟你說的?”

薑桃又拿起桌子上的酒,笑著說道,“是啊,他說的,而且,他已經有喜歡的人了。”

“那你有冇有想過,也許,他是故意這麼說的呢?”大寶問。

薑桃聽著,一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