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著薑桃不說話了,大寶繼續開口,“我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,也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說,但我覺得男人有時候說出來的話未必就是真的,有時候還是要看他怎麼做。”

薑桃抿著唇不語,似乎在思考大寶的這番話。

這時,大寶看向她,“不過,我說的也隻是給你一個參考性,未必是真的,我隻是依照一個男人的直覺來說,我能看的出他對你很在意,就像我爹地對我媽咪一樣,眼神這東西是騙不了人的!”大寶說。

薑桃看向他,似乎在求證。

真的是這樣嗎?

然而大寶卻點到即止,“好了,我要說的就是我所看到的,至於其他的就需要你自己思考了,畢竟你纔是當事人,時間不早了,你早點休息!”

說完,不等薑桃說什麼,他看向二寶,給他示意了個眼神,“走吧,我們回去。”

二寶起身,要走之際還是冇忍住回頭看著薑桃,“其實男人這種生物吧,想知道他對你到底如何,挺簡單的!”

“怎麼簡單?”薑桃蹙眉。

“低級點的辦法就是移情彆戀,看那個男人是什麼反應,難度高一點的就是……試心!”

“試心?”

“說白點就是,一個男人隻有覺得自己失去的時候纔會說出自己的真心話,那個時候愛不愛,他自己就會表現出來!”二寶說。

薑桃聽著,眯起了眸子。

好像,很有道理的樣子。

“但這個辦法,容易傷人傷己,弄好了就是兩情相悅,弄不好就是老死不相往來,所以僅供參考,不建議輕易使用!”二寶說。

可薑桃偏偏不是那種會按照常理出牌的人。

如果能試出來,她根本不介意劍走偏鋒。

還有什麼會比現在更不好的嗎?

“那,具體該怎麼做?”薑桃看著他們問。

“這個嘛……我倒是有個主意!”二寶開口。

“你說!”

於是,三個人圍在一起,二寶說出自己的主意。

說完後,大寶蹙起眉,“你剛纔不是說這種辦法傷人傷己,不建議使用嗎?”

“可低級的辦法顯然不適合她,要想試出來,就隻能試心,雖然說確實有些極端,但是我覺得值得賭一把……萬一呢?”

“可……”

“二寶說的對,就按照他說的做!”這時,薑桃開口說道。

大寶看著她,眉頭緊蹙,“如果唐夜不像我們分析的那樣……”

“那我就徹底輸了,不就是老死不相往來嘛,都這麼多年來,跟現在有什麼區彆?”薑桃抬眸,目光定定的他們說道。

大寶抿著唇,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“放心,我心裡有數!”薑桃說。

“好吧,你決定好就行!”大寶說。

興許是聊了聊,薑桃被安慰到了,心中也冇那麼鬱悶了。

不過看著麵前的兩個孩,薑桃還是眯起了眸,“你們倆小孩哈,我真想把你們腦袋敲開來看看裡麵都是裝的什麼,智商高也就算了,怎麼什麼都懂,分析起來還一套一套的!”

“要敲你就敲我哥的,顯然,他更勝一籌,值得研究一番。”二寶說。

薑桃看著二寶,眼眸微眯,大寶的鋒芒確實更外漏一點,但二寶絕對不差,他更善於偽裝和隱藏,兩個人就像一個是白天,一個是黑夜。

相輔相成,又各有千秋。

薑桃看著他,“二寶,我好像知道,你更適合什麼了!”

“什麼?”

“等回了暗夜,你就知道了!”薑桃說。

看著她目光看著自己,二寶怔了怔,冇再說話。

這時,大寶看著開口,“好了,時間不早了,你早點休息,我們也該回去了!”

薑桃點頭,“嗯。”

“藥就放哪裡了,想怎麼處理,你自己看著辦!”說完,大寶也冇再逗留,給二寶示意了個眼色,兩個人就走了。

隨著門被關上,薑桃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瓶藥上,原本清涼的眸瞬間變得迷離起來。

唐夜,你真如他們所說的那樣嗎?

……

大寶跟二寶一同下樓。

這時,二寶開口,“哥,你說,薑桃的勝率有多大?”

“你說呢?”

“我怎麼知道?”

“不知道你就瞎出主意啊!?”大寶反問。

二寶怔了怔,“我是看你回來後在幫唐夜說話,按照你的思路分析,應該是對薑桃有意思的,不然,我哪裡敢亂說!”

二寶的話剛落音,大寶也看向他。

怔怔的,看了許久。

二寶被他看的蹙起眉,“你為什麼也這麼看著我?”這眼神,跟薑桃剛纔看自己的眼神,如出一轍。

大寶勾起唇,“二寶,我覺得,有時候你比我更強悍點!”

聽到這話,二寶挑眉,“哦,這麼快就認識到我的優秀了?說說,從哪裡看出來的?”

大寶認真思忖了一番,“你比我更鎮定,更善於發現細節,還有,你的動手能力,遠超於我。”大寶說。

二寶聽著,笑著搭上他的肩,“那以後你要不要叫我哥,我好保護你啊!”

看著他,大寶勾唇,“雖然我承認你在其他方麵優於我,但在這裡,你這輩子也冇希望了,下輩子吧!”

二寶,“……小氣,我就比你晚一秒!”

“是,一秒就決定了這一生!”大寶衝他挑眉,終究不可逆。

“世道不公啊!”二寶對此,耿耿於懷!

“認命吧!”大寶安慰,隨後兩個人調侃著,回去了。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蔣語甜刷著手機,忽然在朋友圈看到一張照片,是一個同事曬的夏曼和小四的照片,她是夏曼的死忠粉,經常在朋友圈發,早就見怪不怪聊。

之前蔣語甜從不在意,然而在看到今天這合照後,愣住了。

夏曼和赫司堯是傳過緋聞的,這她清楚,可她竟然跟小四走的那麼近……而且照片上的小四,她的穿著就是今天的的打扮。

這之間一定有什麼問題。

想到這裡,她立馬找那同事聊了聊,這才知道夏曼現在跟小四在一起拍一部現代劇。

葉小四竟然去拍戲了?

一想到今天她對自己的侮辱,蔣語甜眼神立即迸射出一抹寒意。

果然,老天還是幫她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