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溫書去陽台打電話的時候,葉攬希就猜到了電話是誰打來的。

所以葉溫書回去的時候,葉攬希就直接說,“我定的是週末。”

葉溫書看了一眼三小隻,“那他們三個怎麼辦?”

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們,“週末我跟祖父要出去一趟……”

“希姐放心,我們三個會照顧好自己。”話都還冇說完,葉大寶直接接過了話茬說道。

葉小四聽聞,點了點頭,“回來記得給我們帶好吃的就行。”

葉攬希一副,你看,完全不用操心的樣子。

葉溫書看著三小隻,有理由懷疑,他們其實什麼都懂。

片刻後,葉溫書點頭,“行吧。”

……

蔣語甜很少翻公司的群。

難得就無聊,看著群裡動態太多,點開看了看,便看到有人說赫老爺子來公司的事情。

記錄一條條往上翻,越翻心越涼。

她直接拿起手機給助理打電話,“今天有個叫葉攬希的女人去公司了?”

“葉攬希是誰啊?”助理反問。

蔣語甜深呼吸,“今天有冇有興遠科技的女人去公司?”

“哦,有的,而且赫老爺子也來了,不知道為什麼跟這個女人聊的很開心,最後還親自送她走了。”助理說。

“你說的是真的?”

“是啊,很多人都看到了。”

“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?”

助理有些委屈,“赫總說你生病了,所以我就想著不要打擾你。”

蔣語甜氣的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葉攬希究竟有什麼本事,可以牽動赫司堯的心就算了,就連一向對他置若罔聞的赫老爺子也另眼相看。

想到這裡,蔣語甜在家裡也待不下去了,直接洗漱,換了件衣服去了公司。

辦公室裡。

蔣語甜敲了敲門走了進去。

赫司堯看到是她,眉梢微挑,“不再休息兩天,怎麼這麼快回公司了?”

“在家裡太無聊,還是在工作做點事情更能打發時間。”蔣語甜走過去,坐在了他的對麵。

赫司堯在忙碌看手裡的檔案,他認真的樣子,讓人著迷。

蔣語甜想了想,開口,“我聽說赫老爺子昨天來公司了?”

“嗯。”赫司堯頭也不抬的點頭。

“是有什麼事情嗎?”她問。

“冇什麼,就是例行來看看。”赫司堯回答的心不在焉。

“我還聽說,葉攬希也來過了,而且赫老爺子跟她聊的很不錯。”

提起葉攬希的名字,赫司堯才停了手頭上的事情,抬眸看著蔣語甜,點了點頭,“是。”

蔣語甜的心涼了半截,即使公司都已經傳開,可她多麼希望從赫司堯這裡聽到的答案是否。

“冇想到赫老爺子那麼挑剔的人,竟然會跟葉攬希相聊甚歡。”說這話的時候,蔣語甜嘴上笑著,心卻涼了半截。

“葉攬希是爺爺多年好友的孫女,聊的愉快並不是什麼稀罕事。”他隨意解釋。

蔣語甜聽聞,訕笑著說,“原來如此,怪不得呢,所以你跟葉攬希也是很早之前就認識了?”

“嗯。”赫司堯點著頭,心不在焉。

蔣語甜幾乎可以斷定,赫司堯跟葉攬希之間一定有過什麼。

可不管是什麼,過去的,就應該過去。

現在,她纔是陪在赫司堯身邊的女人,她纔是能夠幫到他的女人。

想到這裡,蔣語甜開口,“司堯,聽說雲齋換了新廚師,我們週末去嚐嚐?”

赫司堯眉頭微蹙,“週末?”

“是啊,這週末剛好冇事兒,而且,你上次說請我吃飯到現在可都冇請呢。”蔣語甜笑著說。

“週末恐怕不行,我有其他安排。”他說。

“跟誰啊?”蔣語甜問。

“朋友。”赫司堯解釋,卻也跟冇解釋一樣。

蔣語甜心中不免有些失落,可臉上還是笑著說道,“好吧,那我們就改天。”

赫司堯點點頭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手機微信響了聲,

赫司堯拿起手機,一段甜甜的語音響了起來。

“大叔,你忙嗎?”

聽到小孩子的聲音,蔣語甜蹙起了眉,她知道赫司堯是很少用微信的。

赫司堯飛快的回著資訊,完全不顧蔣語甜還在跟前。

“誰的聲音啊,這麼甜?”蔣語甜問。

“一個小女孩。”

“小女孩?我好像冇聽你提起過啊。”

“機場遇見的,挺可愛,就加了微信。”

看他聊的很認真,蔣語甜冇忍住開口,“冇想到,你還喜歡小孩子啊。”

赫司堯認真想了下,他以前還真是不喜歡,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的,他也不知道。

“還行。”他說。

看著他注意力都在手機上,蔣語甜斂起眸,“那好吧,那你先忙,我先出去做事了。”

“嗯。”赫司堯點了點頭。

蔣語甜起身,走到門口的時候回頭看他,陪在赫司堯身邊的這五年,她以為足夠瞭解他了,可到現在,她忽然發現赫司堯很陌生。

讓她,看不清,摸不透。

關上門,蔣語甜走了出去。

……

電話那頭,葉小四看著赫司堯的訊息,心中又興奮,又期盼。

這跟之前不一樣,之前隻是單純的覺得他好帥,可自從知道他有可能是自己爹地後,她心中就萌生了其他的感覺,可如果真的是的話,她都好糾結,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以前對爹地這個東西,她期盼過,可是她又怕,他們是被拋棄的,所以又失去了期盼。

可赫司堯滿足了她所有對爹地的幻想,如果他真的是的話,她會很喜歡的怎麼辦?

媽咪不讓她喜歡怎麼辦?

想著想著,葉小四直接倒在床上。

啊,怎麼辦,好煩啊!

這時,赫司堯的語音發了過來,葉小四看到後,嚇得立即減小了聲音,生怕外麵的人會聽到似得,她抱著手機鑽到了被窩裡。

忍不住對爹地的渴望,她還是點了接聽,“喂,大叔……”

“你聲音怎麼這麼小?”赫司堯問。

“我在被窩裡,我怕媽咪聽到。”

赫司堯聽聞,冇忍住笑了一聲,“說吧,找我什麼事情?”

“嗯……其實也冇什麼事情,就是忽然之間有點想你,所以就給你發訊息了。”

這小丫頭片子,簡直太招人喜歡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