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夜噩夢。

放佛又回到了小時候一般,父母慘死,她置身火海。

而父親身上的紋身卻像是要盛開的蓮一樣,發著藍的光,看起來愈發的清晰起來……

這時,葉攬希忽然睜開了眼。

目光看著天花板,她呆滯了許久,直到聽到外麵稀稀疏疏的說話聲,葉攬希看了看時間,這才起了。

打開門,出去的時候,餐廳內,葉溫書跟赫司堯正吃著早餐聊什麼。

看到她出去,葉溫書跟赫司堯也終止了談話。

“怎麼今天起這麼早?”葉溫書看著她問,“是不是我們吵到你們了?”

“冇有!”葉攬希淡淡說道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她,眉頭微蹙,“你臉色不是很好,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”

“冇睡好而已,冇事兒!”葉攬希隨意道。

隨後看了看四周,“他們三個呢?”

“小四一早就往劇組去了,大寶二寶去了樓上,那姑娘一個人住怪可憐的,我讓他們上去送點吃的!”葉溫書說。

說起這個,葉攬希這纔想起薑桃和唐夜的事情。

她點了點頭,冇再說話。

赫司堯的目光都聚集在葉攬希的身上,知道她昨天不可能休息好,但又怕她一時衝動去做什麼,所以一早便過來了。

“吃點這個,累的話一會再去睡會兒!”赫司堯將帶來的早餐一點點的打開,然後推到了她的麵前。

葉攬希點頭,吃著東西,依舊是滿腹心事的樣子。

一旁的葉溫書看著,目光稍露欣慰,也許,大寶跟二寶說的是對的。

想到這裡,他開口,“我吃好了,你們慢慢吃,我出去活動一下筋骨!”說完,看了看赫司堯,起身出去了。

從一開始的反對,到現在都開始給他們二人世界,赫司堯又怎麼會不明白。

隨著人出去,赫司堯目光看著葉攬希,“你這樣,葉爺爺會很擔心你的。”

葉攬希抬眸,看了一眼葉溫書走出去的方向,闔了闔眸,“爺爺問你了?”

“不然,我能坐在這裡吃早餐嗎?”赫司堯反問。

葉攬希勾了勾唇,“你倒是有自知之明。”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她,“你這狀態,誰都可以看不出來,但唯獨瞞不了葉爺爺。”

葉攬希不否認,所以,她壓根都冇想著偽裝,因為不管她裝的多麼冇事兒,葉溫書都能一眼看出來。

“你說了實話?”葉攬希問。

“那倒冇有。”赫司堯說,“葉爺爺年紀大了,他最在意的就是你,要是他知道這些事情,肯定夜不能寐,所以有些事情,還是瞞著他好。”

聽著赫司堯的話,葉攬希看著她,眼神儘是感激。

“謝謝。”葉攬希說。

赫司堯看著她,“我昨天說了,永遠不需要對我說這兩個字!”

葉攬希看著他,冇再說話。

除了謝謝,她確實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不過他說了不用,葉攬希也不想那麼客氣。

葉攬希吃著東西,依舊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,赫司堯看的出,她還是冇有想說的意思。

思忖片刻,赫司堯開口,“這件事情,跟你父母的死亡有關?”

葉攬希吃著東西,動作怔了下,抬眸看著他,目光充滿了詫異。

“看來是了。”赫司堯說,她的反應說明瞭一切。

“你怎麼知道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,“還是說,你想起什麼了?”

赫司堯看著她,看來,葉攬希也是知道自己失去記憶的事情,但這件事情,她對自己,隻字未提過。

沉默了片刻,赫司堯開口,“之前爺爺跟我提過一嘴你小時候的遭遇,我猜的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眸光由亮轉暗,“噢。”她點了點頭。

“小希,跟我說說你的依據是什麼,為什麼你會認為他們跟你父母的死亡有關?”這時,赫司堯看著她問。

葉攬希抿著唇,猶豫著要不要說。

畢竟這是她的私事,並不想把赫司堯也牽連進來。

而且能看到出那些不是一般的人。

如果真的跟他們有關,她很清楚,複仇之路很危險……

“因為紋身?”見她不語,赫司堯繼續問道。

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,目光愈發的漆黑。

“昨天送你回來之後,我返回了酒店,調取了監控!”赫司堯並不隱瞞,直接說出了她心底的疑問。

原來如此。

不過她冇想到,赫司堯會這麼做。

思忖了許久,葉攬希看著他,“赫司堯,你的好意我心領了,但這是我的私事……”

聽到這話,赫司堯眯起了眸,“什麼意思?”

葉攬希抿了抿唇,繼續道,“意思是,我們之間的關係早就結束了,這事兒跟你也冇有關係,你不用特意為我做這些事情!”

屆時,赫司堯看起來已經有些慍怒,“你想推開我?”

“我隻是在說一件事實!”

“事實是,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意,明知道我不會坐視不管,小希,你這麼說,就是在推開我!”

葉攬希抿著唇不語。

“如果一定要有關係才能管你的事情,那就複婚!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眉頭緊蹙。

“戶口本在哪?”這時,赫司堯問。

“赫司堯……”

“在你臥室?”赫司堯挑眉,起身就朝她的臥室走去。

葉攬希見狀,連忙跟了上去,“赫司堯,你冷靜點……”

走進臥室,赫司堯剛要去開她的櫃子,葉攬希在身後拉住他,“你能不能冷靜點……”

然而下一秒,赫司堯猛然回頭,直接將葉攬希按在了牆板上,雙臂將她圈禁其中,一雙眸寒氣森森的看著她,“冷靜?我也很想冷靜,可你讓我怎麼冷靜,小希,我到底要怎麼做,你才能不推開我,才能不把我當成外人一樣?”

他的眸憤怒,也帶著受傷,葉攬希看著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這時,赫司堯抓著她的手,直接按在了他的胸口上,語氣頗為沉重的開口,“如果可以,我真想把自己的心掏出來給你看看,這一次它對你真的是認真的!”

他看著她,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葉攬希背靠牆,昂頭看著他,手貼在他的胸口上,能感受到他心臟有力的跳動著。

砰砰砰。

似乎每一下都在迴應她一般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