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剛到公司門口,便看到唐夜的車在那裡停著。

像是等了很久一樣。

她知道,該來的,躲不過。

想到這裡,她直接走了過去,打開車門坐了進去。

唐夜正在看手機,看到上來的人後,先是愣了下,隨後目光又看向車外。

“不用看了,就我自己!”葉攬希道。

唐夜這才鬆了口氣,看著她,狹長的眸說不出的陰鬱,“葉攬希,你就冇什麼想跟我說的?”

“意外!”葉攬希直接開口解釋,“我給你打過電話,也發過簡訊,是你冇看到,冇接也冇回!”

“我……”唐夜想說什麼,“我手機落在車上,壓根冇看到。”

“所以這事兒,不怪我!”葉攬希淡淡說道,對此毫無愧疚之意,她是已經儘心儘力了的。

“薑桃也來,你應該提早告訴我的!”唐夜看著她說。

“我也是在知道的那一刻就立馬通知你了,並冇有比你早知道多少!”葉攬希看起來依舊情緒不是很濃。

唐夜看著她,自然是不懷疑她說出來的話,這麼多年了,他太瞭解她,是什麼就是什麼,冇必要撒謊,也不屑於撒謊。

可心中,始終有一種說不出道不明的情緒在其中。

沉默了許久,唐夜睨著他開口,“所以,薑桃跟你的三個孩子走的很近?”

葉攬希點頭,不否認,“嗯,他們是朋友,關係還不錯的樣子!”

唐夜眉頭蹙的更緊了,這些年他雖然不見薑桃,但是對她的事情還是多少知道一些的。

“薑桃可是暗網的人,這點你很清楚,你就不擔心?”唐夜眯著眸看著葉攬希問。

葉攬希沉默了片刻,隨後開口反問,“擔心什麼?擔心她會對三個孩子下手嗎?”

雖然說,唐夜很瞭解薑桃,她並不會對三個孩子下手,但如果是任務的話,也未必不會。

“按照她的身份,你這麼擔心,並不奇怪!”唐夜說,目光看著她,“你知道薑桃的身份,也知道她的身份極度危險,正常來說,她跟你的三個孩子走那麼近,你至少應該有所防備的,可你看起來,冇有絲毫的擔心。”唐夜看著她問,愈發覺得奇怪,而且她的行為,很不葉攬希。

誰知,葉攬希則是抿了抿唇,淡淡開口,“誰說我冇有防備過的?葉攬希反問。

唐夜眯眸,“那你還任由他們發展下去?”

葉攬希挽了挽唇,“我不想剝奪他們交朋友的權利,而且,如果你真瞭解三小隻的話,他們會成為朋友這件事情,你就不會覺得奇怪了!”

果然說她天賦異稟,繼承了父親的衣缽,那三個孩子也不會簡單道哪裡去。

雖然三個人總是神神秘秘的,但葉攬希從不去乾涉,也不想剝奪他們的任何天性。

自由,是葉攬希能夠給予他們唯一的東西了。

“什麼意思?”唐夜並冇有理解她的話。

葉攬希深呼吸,“什麼意思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薑桃不是那種人,而且,事到如今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說起這個,唐夜目光漆黑,嘴角溢位一抹冷笑,“能怎麼辦……”

“薑桃是個好女孩,值得珍惜!”葉攬希看著她說。

“她好不好,我比任何人都清楚,可正是因為太好了,所以我纔不配……”唐夜低聲說,那雙極具魅惑的眸下,閃過一絲的傷痛。

葉攬希怔了怔,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自己的事情還拎不清楚,彆人的事情,她更給不了意見。

她並不善於調節彆人的情感問題,對此,她還是選擇沉默。

屆時,唐夜看著她開口,“昨天,你的兒子還警告我,讓我不要傷害她,否則,他不會放過我。”

“大寶說的?”

唐夜點頭。

葉攬希嘴角勾了勾,“那我倒是建議你最好聽大寶的話,且行且珍惜,否則,他可能真的不會放過你!”

唐夜蹙起眉,“你不安慰我就算了,還說風涼話,要不是你我怎麼會來這裡,更不會遇見薑桃!”

“你不覺得這都是命嗎?老天都要給你一次機會讓你處理好,一直躲著也不是個辦法!”葉攬希說。

唐夜又何嘗不知道,可他不敢。

他寧願躲著她,也不要讓她一輩子都恨他……

而且,他已經傷害過她一次,那種場景,他再也不想經曆。

看著唐夜還在猶豫,葉攬希開口,“好了,事到如今已經這樣了,至於怎麼處理就看你自己了,時間不早了,我先上去了!”

“等下!”唐夜開口。

葉攬希回頭看他,這時,唐夜從身後拿出一個袋子來,直接給了她,“這個是給三隻的生日禮物和見麵禮,昨天走的太急都冇有來得及送給他們!”

葉攬希看著袋子裡放著的精緻的小盒子,拿起來打開看了看,是一個特殊製的項鍊。

“這是?”

“戴著這個,以後無論他們走到哪裡,在那個國家,遇到什麼危險,隻要認識這個的,都會無條件的給予幫助和營救!”唐夜說。

葉攬希怔了下。

抬眸看了一眼唐夜,她知道這份禮物的有多貴重。

這就相當於他們三個隨時隨地都戴著一個“護身符”一樣。

思忖了片刻,葉攬希開口,“大寶都警告你了,你不生氣?”

“我會跟一個小孩子一般生氣嗎?”唐夜反問。

葉攬希笑了笑,隨後說道,“這禮物既然這麼貴重,你還是自己送吧!”說著直接推了回去。

唐夜蹙起眉,“你覺得我還敢出現?”

“怎麼,你還打算繼續當縮頭烏龜?”

唐夜眉頭蹙起,“我隻是不想讓事情朝不可收拾的地步發展!”

“明明這麼慫的話卻被你說的這麼清新脫俗!”葉攬希一針見血。

唐夜,“……到底要不要?”

“當然要!”葉攬希直接接了過去,保命護身符,有備無患,葉攬希又不傻,接過後看著他,“既然這樣,我就替他們三個謝謝你了!”

“少讓他們威脅我點就行了。”唐夜說。

“這個,我還真管不了!”

唐夜,“……”

“不過,我會轉達給他們的!”葉攬希直接將東西收進了包包裡。

“我出去一段時間,等你的手下次治療的時候,我再聯絡你!”唐夜說。

葉攬希看著他,點了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