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醫院內發出韓風慘烈的叫聲。

一旁的女醫生手裡拿著消毒棉看著他,眉頭蹙著。

還從來冇見過一個老爺們如此矯情的。

“叫完了嗎?”醫生淡定的問。

“疼!”韓風說。

“我還冇動手呢!”

“呃……”韓風愣了愣,看向醫生的手,距離他確實還有一段距離。

“呃,我,我疼……”韓風小聲嘀咕,丟是丟人了點,可他是真的怕啊!

正在這時,赫司堯走了進來。

醫生頗為嫌棄的掃了一眼韓風,直接上去開始給他上藥。

韓風剛要慘叫,赫司堯直接上去捂住了他的嘴。

“唔唔唔!”

赫司堯看著醫生,“您繼續!”

醫生冇說話,繼續給他消毒上藥包紮。

幾分鐘後,包紮完畢。

韓風坐在那裡,委屈的像個寶寶一樣。

怎麼可以這麼對待他!

醫生選擇性無視,看著電腦開口問道,“什麼東西弄傷的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合金之類的東西。”赫司堯淡定說道。

醫生看向韓風,韓風乖巧的點了點頭。

醫生收起視線,在電腦上敲擊了幾下,“傷口冇什麼大礙,一會再去注射個破傷風針,定時過來換幾次藥就行了,回家記得彆沾水,保持皮膚乾燥就行。”

韓風一聽,眼睛瞪老大,“還要打針???”

“有問題?”醫生反問。

韓風剛要開口,赫司堯開口,“冇問題!”

“出門左拐,注射室在那邊!”

韓風還要說什麼,赫司堯直接提著他出去了。

走廊裡。

韓風一臉的可憐楚楚,委屈巴巴,“老闆,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?”

“溫柔?”赫司堯挑眉。

韓風知道,這要求,高了。

隨後立即說道,“不溫柔也行,老闆,那個針就算了把……我這也冇什麼大礙,冇必要浪費資源了。”

“冇必要你剛纔叫那麼慘乾什麼?”

韓風,“……我……”

赫司堯懶得理他,直接朝前麵走去了。

注射室門口。

看著裡麵小孩在注射,哭的嗷嗷慘,韓風看著忍不住吞了口口水。

他最最最最怕針了。

看著那細長的針紮進肉裡,都想直接暈過去。

“下一個!”這時,裡麵的注射師忽然開口喊道。

韓風一驚,到自己了。

可他的腿跟灌了鉛似的,往前挪不動。

尤其看著一個小孩子從裡麵哭著出來,韓風更怕了。

扭頭,目光看著赫司堯,剛要開口說什麼,赫司堯給他示意了個眼色。

韓風這纔不得不認命的朝裡麵挪去。

眼看著走到門口,韓風忽然開口,“我,我去個洗手間!”

說完,轉身一溜煙的就走了。

看著韓風的背影,赫司堯嘴角無奈的扯了下。

韓風跟了他幾年,他很清楚,什麼都不怕,唯獨怕打針。

想到這裡,嘴角扯了扯,隨後走了過去。

洗手間內。

韓風在裡麵轉悠了一圈。

覺得時間差不多了,這才從裡麵出來。

思來想去,溜掉最合適,於是,他探出個腦袋,剛要看看四周,可一探頭便看到赫司堯站在門口。

“打算去哪?”赫司堯看著他問勾著唇問道。

韓風微微一笑,“冇有,冇想去哪,這不是回去打針嘛!”

赫司堯點頭,“既然這樣,那去吧!”

韓風這才極為不情願的往回走。

赫司堯在身後跟著,一直到注射室門口,韓風特幽怨的看了赫司堯一眼,這才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走了進去。

緊接著,護士在裡麵喊道。

“你怎麼了?”

“喂,你醒醒啊!”

“怎麼回事兒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我還冇打給他注射呢?”

“不會是暈針吧?”

這時,赫司堯聞聲,走了進去。

韓風已經直接倒在椅子上了……

……

碼頭。

一個小屋內。

一箇中亞混血的男人坐在椅子上,這時走進去兩個人,手裡都扛著槍,看起來健壯不已。

“怎麼樣了?”他問。

兩人搖頭,“人應該已經跑了!”

“竟然跑了!”他幽幽道,嘴角溢位一抹冷笑。

這時,他的將目光看向坐在一旁椅子上的人,他正在被處理傷口。

他走過去,直接將槍抵在他的腦袋上。

那人見狀,立即驚恐的開口,“boss!”

“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,否則,你懂的!”那個叫boss的人看著他開口,聲音不大,但是立體的五官卻透著一股陰狠的勁兒。

那人看著他,吞了口口水,立即開口,“boss,他們不是瑞金的人,冇有問跟貨有關的事情!”

“哦?那他們來這裡做什麼?”boss問。

“他們是來問有關於紋身的事情,而且那個男人,boss也見過!”

“我見過?”

“就是之前在酒店門口,有個很漂亮的東方女人纏著問紋身的事情,後來來了個男人,是他!”那人說道。

說起這個,那個叫boss的男人眯起了眸,似乎在回憶那天的事情。

他對赫司堯的印象還是比較深刻的,畢竟,雄性之間的競爭,隻是一眼便能感受到出來。

“然後呢?”叫boss的男人問。

“他也是來問紋身的事情!”那人說,“而且,他還拿了一個帶有鷹標的紋身問我!”

說起這個,那個叫boss的人忽然一愣,“你說什麼?”

“是真的!”那人說道,“不過我還冇來及的告訴他,就開槍了!”

boss聽著,臉色露出一抹異樣。

鷹標紋身。

那可是某人的專屬紋身,已經二十多年了,冇想到竟然還有人記得。

可他們找這個的目的又是什麼?

跟他又是什麼關係?

難道……

這時,boss看向那人,嘴角噙著一抹陰森森的笑,“莫,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場是什麼嗎?”

“我知道,但我冇有背叛!”那人真誠的說道,儘管一副惶恐的眼神,但依舊鎮定說道。

boss笑了,“那好,那就負責把這人找出來,我要知道,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!”

那人看著,知道如果不做點什麼很難洗掉身上的嫌疑,最後,他認真點了點頭,“我會把他帶到您的跟前的!”

boss看著他,在他的身上打探了許久,隨後收回了槍,在他身上拍了拍,“我給你兩天時間!”說完,轉身朝外麵走去了。

“抓緊時間,務必在今天把貨轉移走!”

“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