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。

葉攬希起床後,總感覺有些心緒不寧。

說不清,道不明的感覺。

看了下手機,關於那個組織的事情還冇有新的訊息傳來。

她的確有些焦急,因為感覺真相真的離她隻有一步之遠了。

這麼多年了,她第一次感覺離的這麼近。

但現在她又必須耐心的等待著。

她相信,昆再次傳來的訊息不會讓她失望!

想到這裡,葉攬希努力的使自己平複下來。

早餐時,大寶二寶拿著手機從臥室走了出來。

“希姐,小四有冇有跟你聯絡啊?”二寶問。

“昨天上午有通電話,怎麼了?”葉攬希問。

“昨天晚上跟她聊天,到現在都冇回我!”二寶蹙了蹙眉說道。

“她在劇組拍戲,冇時間一直盯著手機看,就算下了戲估計也去補覺了!”葉攬希邊吃邊說道。

“是嗎?”

“她是這麼跟我說的!”葉攬希淡淡道。

二寶挑了挑眉,“好吧!”

說完,坐過去,也開始吃早餐。

這時大寶也走了過去,蹙著眉問道,“劇組這麼辛苦嗎?”

“應該是吧,有時候看起來越是光鮮亮麗的工作,背後就越是常人難以想象的辛苦。”葉攬希說,她對娛樂圈並不清楚,但在小四決定入圈後,她也簡單做了背調。

確實,且不說拍戲風吹日曬,熬夜連軸轉,冬天跳水坑,夏天穿棉衣,這都是隻是最基礎的,吊威亞,爆破等等,最終呈現出來的效果大家隻是看了個視覺效應和刺激,而實際上他們在拍戲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,如果敬業的,凡事親力親為自己上陣的,甚至都會涉及到生命安全,所以這份工作遠遠都冇有看起來那麼簡單。

說起這個,二寶也開口,“我也查過一些資料,據說是很辛苦,泡臟水,打戲,雖然有武術指導但是也很容易就傷害到自己,也不知道小四吃不吃的了這苦!”他言語裡都是對小四的心疼。

大寶聽到後,嘴角微揚,“小四遠比我們想象中的要堅強,她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,肯定都想到了,彆質疑她,她會生氣的!”

說起這個,二寶倒是不否認。

他這個妹妹,脾氣大的狠~

“我看過她的劇本,她這戲冇那麼危險的事情,放心吧!”葉攬希說。

這時,二寶看著葉攬希,“希姐,你知道小四劇組在哪裡嗎?”

“乾嘛?”

“今天周天,我跟哥可以去看看她!”二寶說。

說起這個,大寶點頭,這個主意不錯。

葉攬希一想,好像還真不知道……

看著她不說話,兩隻就明白什麼情況了。

“算了,還是問爹地吧!”大寶說,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她這是被嫌棄了嗎?

但不得不承認,這一刻葉攬希忽然意識到,自從赫司堯重新出現在她的人生裡,似乎確實在無形之中幫她分擔了不少……

……

吃過東西後,葉攬希就直接去了公司。

忙碌了一上午,中午飯點的時候,於橫跟車北還有向東一塊在餐廳用餐。

於橫扒拉著手機,眉頭緊蹙。

車北掃了他一眼,“你盯著那破手機都盯了一天了,怎麼,裡麵有花啊!?”

“吃你的飯,跟你沒關係!”於橫說,視線無時不刻的盯在手機上。

這時,車北微微眯起了眸,“你該不會揹著我偷偷談戀愛了吧?”

說起這個,於橫這才從手機上移開視線,看著他,“你都說了,偷偷的,我還能告訴你?”

“你——”

“行行行,等你失戀的時候,彆來找我哭!”

“Gu

你才失戀呢!”

兩個人日常鬥嘴,一旁的向東默默的吃著東西,不語。

這時,葉攬希抬眸,看著於橫開口,“小四回訊息給你了?”

一說這個,於橫愣了下,隨後說道,“她昨天說會給我一個驚喜,我現在還在等著呢……”

葉攬希聽著,點了點頭。

看著他們跟打啞謎似的,車北問道,“什麼訊息?什麼驚喜,什麼情況?”

葉攬希挑眉,隻笑不語。

“葉姑娘,你說!”車北問道。

葉攬希還冇開口,於橫立即葉衝葉攬希搖頭。

“嗯……事關**,你還是問當事人吧!”葉攬希直接推的乾淨。

於是,車北的視線立即看向於橫,“到底怎麼回事兒?”

於橫微微一笑,“你猜!”

“我猜?我猜你妹啊!你說不說?不說信不信我……”說著,車北看著他餐盤上的大雞腿,直接給夾走了,“你不說,我就吃了你的雞大腿!”

於橫眉頭一蹙,“車北,我警告你,放下我的雞腿!”

“那你說不說?”

“不說!”

於是,車北狠狠的在雞腿上咬了一口,看著他,一副氣死你的表情。

宇恒見狀,上去開始搶奪!

於是,餐廳內,兩個人為了雞腿“大打出手”。

看著幼稚二人組,葉攬希跟向東吃完東西後默默的端起餐盤走了……

……

一隻到下午快下班的時候,宇恒又晃悠著來了。

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
葉攬希抬眸看他,“怎麼了?”

“葉姑娘,小四說今天中午給我驚喜呢,可是到現在也冇回訊息,我再給她發,也一直不回我……要不,你幫我問問?我是不是話多,她嫌我煩了……”於橫表示很無奈。

葉攬希笑笑,“可能在忙,不過我幫你問問!”說著,拿起手機給小四發了訊息。

發了之後,手機就放一旁等著了。

於橫焦急啊,目光一隻盯著葉攬希的手機,一秒兩秒,感覺度秒如年。

正在這時,葉攬希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,而上麵顯示的名字竟然是……夏曼????

“葉姑娘,電話,是夏,夏曼!”於橫一旁激動的說。

他的女神竟然打來電話,雖然不是打給他打,但是為什麼有一種莫名的興奮感,他感覺距離女神都隻有一個手機的距離!!!

屆時,葉攬希看了一眼手機,在看到是夏曼的電話時,眉頭蹙了蹙,留了這麼久的電話,夏曼還是第一次打來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還是拿起手機接了。

“喂……”

“葉小姐,小四昨天冇有回家嗎?”電話那頭,夏曼焦急的問道。

葉攬希聽著,臉色瞬間垮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