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週末,吃飯的時間定在了中午。

從不見蹤影的赫司堯,一早就回了赫家老宅。

赫老爺子正在挑衣服,看到他回來,眼睛斜視了一眼,“喲,我們從不見麵的大少爺,怎麼捨得回家了?”

赫司堯慵懶的坐在沙發上,“就很長時間冇見您了,所以回來看看。”

他的那點心思,雖然冇有明說,但赫老爺子心裡一清二楚。

“平常電話都不接我的,現在忽然關心我了?”赫老爺子邊照鏡子邊諷刺的問。

“冇有不接您的電話,是在開會冇看到。”

“行行行,您是大忙人,您繼續忙您的,不用管我。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這時,赫老爺子穿戴整齊後,對著鏡子看了半天,最後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回頭,看著一副大爺相的赫司堯坐在哪裡,赫老爺子給了他一個白眼,“行了,人你也見到了,時間差不多了,我就先走了。”說完,不等赫司堯說什麼,赫老爺子直接朝外麵走去。

“李叔,我們走吧。”

赫司堯看著,老爺子絕對是故意的。

坐在沙發上,赫司堯不知道在盤算什麼。

正在這時,蔣語甜電話打來,“司堯,在忙嗎?”

“不忙,你說。”

“冇有,就是關於幾個項目的事情,可能需要當麵跟你說一下,如果你不忙的話,不妨我們一起吃個飯,見麵聊?”

赫司堯冇說話。

“哦,我忘記了,你今天有約,那看你什麼時間吃完,我們再見?”蔣語甜問。

“不用了,你不是想去雲齋吃嗎,就在哪裡見吧。”赫司堯說。

蔣語甜怔了下,隨後開心的應下,“那好,那一會見。”

赫司堯掛了電話。

……

雲齋。

蔣語甜到的時候,赫司堯已經到了。

蔣語甜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,想到赫司堯還記著她說要在這裡吃,心裡還是充滿甜蜜的。

看來,赫司堯心裡也不是冇有她。

今天的蔣語甜,不像平時穿的職業,今天穿的格外性感甜美。

兩個人麵對麵坐著,蔣語甜開口,“司堯,你有冇有什麼想吃的?”

“我都可以。”他說這話的時候,目光注視著門口的方向,若有所思。

“那我就看著點了,聽說他們這裡換了新廚師,有幾樣拿手菜,今天一定要嚐嚐。”說著,蔣語甜點了幾樣菜,其中還有赫司堯喜歡吃的。

點好之後,蔣語甜看著他,眼神帶著小女人的嫵媚,“對了,你今天不是有約嗎?怎麼忽然有時間了?”

“臨時變了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那我們是現在聊一下工作的事情,還是吃完之後再聊?”蔣語甜問。

“吃過飯後再說吧。”他現在哪裡有心思談工作的事情。

蔣語甜點頭,“好。”

莫名的,他感覺赫司堯是在體貼她。

蔣語甜還要在說什麼的時候,赫司堯忽然開口,“我去打個電話。”

蔣語甜點頭,“好。”

……

葉攬希和葉溫書路上堵了會車,到的時候晚了些。

走廊裡。

葉攬希看的出葉溫書神情有些不自然。

“爺爺,您見自己的老朋友而已,自然點。”

“我跟老赫認識這麼多年,我什麼心思他一看就明白,我這不是怕自己露餡,萬一知道大寶他們怎麼辦?”葉溫書有些擔心。

葉攬希笑笑,“那是因為赫爺爺瞭解您,不是因為他能看懂您,隻要您隻字不提,冇有人會知道的。”

葉溫書深呼吸,“我知道,我這不是過不去心裡那坎兒嘛。”

說著,一抬頭,就看到麵前站著的人。

好巧不巧,赫司堯就在哪裡站著,兩個人一陣心虛。

赫司堯對著電話那頭說了句“就先這樣”,掛斷電話,朝他們走了過去。

“葉爺爺,好久不見。”赫司堯打招呼,看他平淡的樣子,應該是冇聽到他們的談話。

“嗯。”葉溫書見到他臉就垮了下來,漫不經心的應了聲,對他的不滿,顯而易見。

葉攬希倒冇什麼表情,看著赫司堯,“你怎麼在這裡?”

赫司堯都還冇開口,這時包間的門被打開,赫老爺子出現在門口,看到外麵站著的人,冇想到這臭小子跟了上來。

直接忽略他,赫老爺子開口,“希丫頭來了,來來來,快進來。”

“赫老頭子,這是怎麼回事兒?”葉溫書直接發問了,明知道什麼情況,還能讓赫司堯來?

為了不讓赫老爺子為難,赫司堯開口,“我在這裡談點事情,冇想到會遇見。”

這小子還算是有點眼力勁,赫老爺子立即笑著說,“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回事兒,不用管他,我們吃我們的。”說著,招呼著他們走了進去。

然後毫不客氣的把赫司堯關在了外麵。

赫司堯在門口怔了片刻,這才走了回去。

……

赫司堯回去的時候,菜已經上了。

桌子上還放了一瓶醒好的紅酒,“司堯,聽說這菜配紅酒,很絕,今天我們就小酌一點吧。”

赫司堯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飲而儘。

“你慢一點,酒要配上菜纔好。”

赫司堯的心思完全不在這裡。

……

包間呢。

倒是一片和睦。

赫老爺子很有心的點的菜,都是葉攬希和葉溫書喜歡吃的。

儘管兩個人日常鬥嘴,但是這已經成為他們的相處模式了。

“希丫頭,來來來,我記得這都是你喜歡吃的,也不知道你的口味變了冇有,如果不喜歡的話,看看有什麼想吃的你就再點。”赫老爺子熱情的招呼著。

葉攬希笑著,“謝謝赫爺爺,我很喜歡。”

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赫老爺子說,然後看著葉溫書,眉頭皺了皺,“葉老頭子,彆皺著你那眉了,也點了你喜歡吃的,真是的,每次見麵都跟我欠你錢一樣。”

葉溫書吃著菜,還是一副不太高興的樣子。

“你這老頭子真是,不願意吃彆吃。”說完,直接轉了桌子。

葉溫書脾氣上來了,“你說不讓我吃我就不吃?我就吃,我吃窮你。”說完,再次轉回來,大口大口的吃著。

看著他們日常鬥嘴,葉攬希隻笑不語,彷彿一下子回到了以前一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