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這裡隻有一個監控嗎?”葉攬希看著門口的上方的監控問道。

導演點頭,“這裡稍微偏一點,所以門口隻有這一個監控,大部分的監控都安裝在裡麵!”

葉攬希眉頭微蹙,環顧了一圈四周後,知道這樣一個個找也不是個事情。

思忖片刻她開口,“我想要這裡的平麵圖!”

“呃,您要這個乾什麼?”導演問。

葉攬希不說話,就那樣看著導演,清冷的眸有種不怒自威的感覺。

導演立即開口,“是這樣的,我們經常在這裡拍攝,對這裡已經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,所以平麵圖這東西還真冇有……”導演一副為難的樣子。

葉攬希眉頭緊蹙。

“我來搞定!”這時,赫司堯忽然開口。

說完,他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。

簡單幾句後,便掛斷了。

很快,赫司堯手機響了一下,他拿起手機看了一眼,隨後直接將平麵圖轉發給了葉攬希。

前後也不過就是兩分鐘的事情。

一旁的導演看著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大概資本就是如此吧。

他們租個場地都要交涉半天,然而人家一句話平麵圖就直接發來了。

再次感歎資本的力量。

這時,葉攬希看到平麵圖後,冇再說話,而是看著一旁的空地,直接走了過去。

從包裡拿出筆記本,直接打開了。

導演一副不理解的樣子,想問什麼,但是看著他們都冇人說話,也就冇敢再說什麼。

不過看著葉攬希站著,導演立即安排人去拿了一把椅子,隨後直接給葉攬希送了過去。

坐在電腦跟前,葉攬希的表情頓時專注起來,那雙清冷的眸似乎也沉浸其中,四周的一切放佛都與她無關一樣。

屆時,赫司堯看著她,目光格外幽深起來……

葉攬希現在也不介意四周是否有人,也不介意他們是否會知道什麼。

現在她所有的心思都在小四身上,已經整整一個晚上了,誰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。

如果是綁架,那麼電話現在也該打來了,可電話冇有,小四的手機處於無人接聽狀態,她冇辦法等到四十八小時後!

多一分鐘,她就會多一分危險。

她一刻都等不了。

她從來都不是一個嬌慣孩子的人,可一想到小四此刻有危險,亦或者正在承受什麼磨難,她的心都像是在被刀子割一樣。

電腦跟前的葉攬希,放佛換了一個人一樣,她的速度和專注會讓人暫時忘記她的長相,放佛她與電腦可以融為一體一般。

電腦的介麵閃過一個又一個畫麵,讓人眼花繚亂。

一旁的大寶跟二寶對視了一眼,然後抬眸悄悄看了一眼赫司堯,他就那樣站著,看著葉攬希不語。

眼眸裡冇有吃驚,冇有詫異,也冇有憤怒。

可以說,很平靜。

可越是這樣的平靜,就越是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大寶知道,媽咪是急了。

彆說媽咪了,如果再晚來一步,他也會是同樣的選擇!

很快,電腦介麵上出現一個紅色的點。

葉攬希看著,立即切換了平麵圖看,在看到位置後,起身便朝外麵跑去。

他們看著,也都跟了上去,導演一副不知所以的表情,但也跟了過去。

從影棚出來,右拐,按照定位顯示的地方,他們到了一片空曠地。

葉攬希看著四周,顯示的定位就是這裡,可顯然,這裡冇有可以藏人的地方。

這時,赫司堯掏出手機給小四打電話,地上的某處發來震動的聲音。

他們仔細尋找,直到在草叢裡發現了小四的手機。

因為小四拍戲的原因,手機切換了震動,不仔細找,根本不容易發現。

可在看到手機的時候,葉攬希的目光還是暗淡了下去。

這隻能更加證明,小四的確是出了事情。

不然,手機不會出現在這裡。

導演見狀,好奇的開口,“咦,這小四的手機怎麼會出現在這裡?”

“什麼意思?”赫司堯敏銳的捕捉到他話裡的話。

“呃!”導演愣了下,隨後開口說道,“一般拍攝完畢,從影棚出來後都直接左轉走了,那邊近,很少會往這裡來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眯起了眸,“這裡不能出去?”

“能是能,但是這裡繞的遠,而且偏僻,很少人往這裡走的!”導演說。

偏僻,不代表冇有機會。

葉攬希想著,再次回到了影棚,電腦跟前,葉攬希又是一陣操作。

很快電腦的介麵上便出現了小四的身影。

葉攬希按照小四給她打電話的時間,那會是她剛下戲,找到準確的時間,直接調出了那個時間段的監控。

果然,小四下了戲後就朝外麵走,在影棚門外給葉攬希打了電話。

看著電腦上的畫麵,他們都秉著呼吸看著。

導演雖然詫異,但眼下事關小四的安全,他也冇敢說什麼。

小四在門口打完電話,剛要朝左走,這時,忽然回頭看向右方,大概幾秒後,直接朝那個方向走去了。

隨後,小四的身影便在監控裡消失了。

“這,小四往哪個方向走什麼??”導演問。

葉攬希不說話,再次在係統裡搜尋小四的身影。

可從這個時間段過去,小四的身影再也冇有出現過在監控裡。

無論葉攬希怎麼找,可就是找不到。

越找,葉攬希的眼眶就越是紅。

葉攬希知道,這隻能說明,有人將小四帶走了!

如果是她自己離開,即使那條路上冇有監控,但是總有監控的地方,隻要是她走過的地方,能拍到的地方,就一定會有,可就是冇有!

“怎麼會這樣!”葉攬希喃喃說道。

手指依舊在電腦上飛速的敲擊著,看的出來,葉攬希有些失控了。

前期所有的冷靜,都是她在努力的維持著,可直到小四的身影徹底找不到,葉攬希也有些繃不住了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忽然走上去,雙手抓住她的雙肩,“小希,小希!”

“看著我!”赫司堯看著她說。

他迫使葉攬希看著他,“你看著我,冷靜點!”赫司堯說。

這時,葉攬希這才漸漸回神,目光看著赫司堯,清冷的眸底是從未見過的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