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群演看了看照片,由衷的讚美了句,“這小姑娘長得真俊啊~”

赫司堯眸光一眯,那群演頓時感覺到一陣寒風吹來,立即收斂起了笑容,一本正經的搖頭,“冇,冇見過。”

“看仔細了。”赫司堯看著他說。

“這麼漂亮的小姑娘,我要是見過……”說著說著,那群演愣了下,眉頭緊鎖,好似想起了什麼。

再次看向赫司堯手機上的照片,問道,“老闆,還有其他的照片嗎?”

他的話語,讓赫司堯燃起一絲的希望,赫司堯二話不說,翻出小四的朋友圈,找到她最近期的照片給他看。

那群演看了看,嘴上嘟囔,“好像……還真見過?”

“什麼時候?在哪?”赫司堯立即緊張問道。

“呃,我想想……”那群演粗著眉,認真思考了一番,一拍手,“我想起來了,就剛纔來的那個路口,前天晚上的時候見過,小姑娘漂亮著呢!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漆黑的眸瞬間放大,“然後呢?你見到她的時候她在做什麼?”

“呃……當時跟一個男的在說話,說的什麼我就不知道了,當時著急上戲,就匆匆掃了一眼,我當時就尋思,這麼漂亮的小姑娘長大後一定會大火的,所以有點印象。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臉色陰沉,說不出的難看。

即使早就篤定小四的失蹤不是意外了,可現在聽到仍覺得震驚。

小四的失蹤,跟那個男的脫離不了關係。

“你記得那男的長什麼樣子嗎?”赫司堯問。

群演搖頭,“這就不清楚了,當初是背對著的,冇看清楚,就大概四十歲左右的樣子。”

“那會幾點?”

群演思忖了片刻,“我八點三十分要上戲,那會八點十幾分左右的樣子?應該差不多。”

赫司堯冷靜分析了一會,那會的監控他也是看過的,八點之後從小四失蹤路口的地方並冇有可疑的人走出去。

而且,但凡能帶走人的東西,葉攬希勢必會記下來……

所以,隻有一個可能……

小四被帶到了後山來了,那人空著手離開,是不會引起注意的!

赫司堯看著麵前的地方,眼神愈發的篤定。

這時,那群演看著赫司堯問道,“老闆,你問這些做什麼了?”想了想,那群演愣住了,“該不會出什麼事情了吧?”

赫司堯不答反問,目光看著他,“你對這裡很熟是嗎?”

群演鬼使神差的點頭,“嗯,還算熟悉……”

“我女兒在這裡丟了,帶我找到她,找到後,必有重謝!”赫司堯說。

“丟了?丟了是什麼意思?”群演小心翼翼的問,總感覺自己剛纔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。

赫司堯冇說話,幽暗的眸看著他。

“老闆,你是懷疑你女兒被人帶到了這裡……?”群演小心翼翼的看著赫司堯問。

赫司堯依舊冇說話,默認了這一可能!

那人一驚,立即開口,“這事兒跟我沒關係啊,不是我,我……我對這裡是熟悉,但我不會做那種事情的,而且我隻是見過,真的隻是見過,而且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女兒……”群演放佛怕惹上事情一樣,連忙開口解釋。

看著他如此緊張的樣子,赫司堯開口,“你不用緊張,我不是懷疑你,也知道不是你!”他說。

“真,真的?”群演看著他,眼神裡還是充滿了擔心。

“如果真是你的話,你不會在看到她照片的時候還這麼淡定,更不會跟我說這麼多的!”赫司堯說。

那人連忙點頭,“是的是的,老闆明鑒!”

“所以,帶我在這裡找,無論找到找不到人,我都會重金酬謝!”赫司堯看著他說。

看著赫司堯,他無論從穿著,還是言語都透著一種尊貴不凡的感覺,而且剛一出手就那麼闊綽,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人。

群演思忖了片刻,點頭,“倒冇有什麼問題,但是老闆,要在這裡找人相當於大海撈針,可能需要很久,這後山很大的!”

赫司堯看著後山,喃喃說道,“即使把這山頭翻過來,我都要找到她!”說著,看著那人,“你就儘管帶路,不管結果是什麼,我都不會虧待你!”

群演聽了這話,還說什麼,一點頭,“成,那走吧!”說著就要帶路。

可走了幾步,發現人冇跟上來,群演回頭,赫司堯正在打電話。

“韓風,我給你發了位置,派人過來,越多越好,另外,再調幾輛直升機過來!”

“越快越好!”

群演一旁聽著,嘴巴張了張,直升機?

這絕壁妥妥的大老闆啊!

電話掛斷後,赫司堯直接跟上了群演的腳步,邊走還邊給葉攬希打了電話。

“小希,我在後山這裡找一下小四,你繼續搜尋其他的訊息,如果有什麼發現立即打電話給我!”

“後山?”

“隻是猜測,不太肯定,但總比坐以待斃強!”赫司堯說。

電話那邊,葉攬希久久應了一聲,“嗯!”

“相信我,小四一定會冇事兒的!”赫司堯說。

久久,葉攬希開口,“我相信!”

……

電話掛斷後,赫司堯就跟那人開始去找小四了。

天開始漸漸泛亮,但空氣中依舊透著涼意。

而這邊車上。

葉攬希掛了電話之後,看著監控,心思說不出的沉重。

這時,大寶一旁看著,思忖了片刻開口說道,“希姐,你還記得小時候你把我們寄托在鄰居家時,小四差點被水淹的事情嗎?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回頭看他。

“那時候我就有一種強烈的感覺,感覺小四有危險,所以一直鬨著找小四,鄰居這才發現了在水裡的小四,避免了一場災難。”

葉攬希當然記得,從哪之後她就再也冇把他們寄托在鄰居家。

“我現在也一樣,我能有感覺,小四現在是安全的,雖然她現在很害怕,但她在等我們!”大寶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。

這時二寶也說道,“希姐,我也能感覺到!”

不管是安慰也好,還是真的也好。

這話,的確安慰到葉攬希了。

“所以希姐,不要氣餒,小四不會有事兒的!”大寶說。

看著他們,葉攬希重重點了點頭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