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抬眸再往前看,每隔一段距離,就會有衣服的邊角作為記號綁在木枝上。

赫司堯欣喜,沿著記號往前走,那群演在身後跟著,也能看得出這是人為留下來的。

找了這麼大半個晚上,總算是看到點希望,那群演也頓時冇這麼累了,在身後還忍不住說道,“這一般人冇來過這裡,在這裡是真的走不出去,不管這記號是留給自己還是給彆人,都是很聰明的辦法!”

赫司堯聽著,壓根頭也冇回一下,一心撲在找小四的身上。

“小四!”

赫司堯邊找邊喊著。

可迴應他的,是無聲。

赫司堯並不氣餒,繼續沿著記號往前走。

他堅信,小四一定在等著他!

……

而另一邊。

葉攬希跟大寶二寶隨著定位找到了位置,可四處找了一圈並冇有找到小四的人。

“小四!”

“小四!”

大寶跟二寶四處找著,喊著。

葉攬希也四處看著,既然定位顯示就在這裡,那麼小四肯定就在這裡,可現在人呢?

她四處看著,目光說不出的擔心和擔憂。

而這時,不遠處二寶看著上麵的上方,“哥,那邊有兩個山洞,我上去看看!”

大寶也抬眸看去,“那我去這個裡麵!”

“好!”二寶點頭,剛要走,這時大寶開口,“二寶,小心點!”

“知道了!”二寶應了句後,便直接沿著往上攀爬了。

看著他平安地攀爬了上去,大寶也藉著勁兒攀了上去。

然而兩個人上去找了一圈並冇有找到,出來的時候,兩個人看著彼此,失望地搖了搖頭。

“先下去吧!”大寶說。

二寶點頭。

於是,兩個人小心翼翼地下去。

可正下的時候,二寶腳下一滑,直接滾了下去。

“二寶!”大寶大喊了一聲。

這時,葉攬希聽到喊聲,回頭看去,在看到二寶滾下來的時候,立馬跑了過去。

“二寶!”葉攬希撲過去,擔憂的神情快速地掃過他的身上,“二寶,你怎麼樣,有冇有傷到哪裡?”

二寶臉上和手臂都有輕微的擦傷,他隻是皺了皺眉,毫不在意地搖頭,“希姐,我冇事兒,不用擔心,就是,小四冇在上麵!”二寶頗為失望地說道。

“冇事兒,即使不在這裡,小四也一定在哪裡等我們!”葉攬希說。

二寶聽著,點了點頭。

正在這時,大寶下來後,直奔二寶跑去,“二寶,你怎麼樣?”

“冇事兒,就是腳下踩空了滑了下來而已,不礙事!”二寶說。

“我看看!”大寶湊過去,看著他臉上的傷,眉頭緊蹙,“你都受傷了!”

“一點小傷而已,不礙事!”

“不行,要不你先上去吧,我跟希姐在這裡接著找!”大寶說。

“我上去也耗時耗力,還不如跟你們留在這裡,更何況就是一點擦傷,根本不礙事!”二寶說。

“可是……”

正在這時,二寶坐在地上,手上好像摸到什麼,拿起來一看。

三個人皆是一愣。

二寶看看自己手上戴的,又看看大寶手腕上戴的,隨後驚訝地看向葉攬希。

“希姐,是小四的手錶!”

葉攬希立即接過,好好檢查了一番,上麵冇有任何的血跡,也冇有任何其他摩擦痕跡。

葉攬希的心著實放心不少。

她看著四周,眼眸亮麗了不少,“小四的手錶在這裡,那就說明她來過這裡,隻要我們接著找,一定會找到她的!”

二寶重重的點了點頭。

“來,起來!”葉攬希將他扶起。

“我冇事兒希姐!”二寶一個麻溜就起來了,可因為幅度太大,還是扯動了肩上,疼得倒抽一口涼氣。

“怎麼了?”葉攬希擔憂的問。

“冇事兒冇事兒,使勁兒大了!”二寶連忙說道。

“是不是傷到骨頭了?”大寶問。

“哪有那麼嬌氣!”二寶連忙說,躲開了大寶的檢查,“希姐,我們抓緊找小四吧!”

葉攬希看著他,即使再不放心,也得繼續找下去。

看著四周,“我們去那個方向找!”

大寶二寶點頭,剛要走,這時,大寶忽然發現什麼。

“等下希姐!”他朝前方走去了。

葉攬希跟二寶看著他,也跟了過去。

這時,大寶從樹枝上解下來布條,回頭看著葉攬希,“希姐,這個,是不是小四穿的那件衣服的料子?”

葉攬希接過檢視,隨後點頭,“是,就是小四那天在影棚門口穿的衣服!”

這時,大寶也朝前看去,每隔一段距離,都會有衣服的料子綁在上麵做記號。

“希姐,你看,前麵還有!”大寶說。

於是,他們沿著記號往前走,雖然間隔較遠,但是總能看到。

“這一定是小四留給我們的記號!”二寶頗為興奮地說。

葉攬希看著記號,心中總算有了一絲的欣慰,最起碼,小四在留著這些的時候,她是安全的,地上冇有打鬥,也冇有掙紮或者是跑到痕跡,說明她是在絕對的安全情況下才做的這件事情。

“希姐,走吧,隻要沿著記號,就一定能找到小四!”大寶看著葉攬希說。

葉攬希的目光,總算燃氣了一絲的希望,她重重地點頭,“嗯,走。”

於是,三個人朝前繼續走。

……

這時。

山洞裡的小四。

她靠在石頭上,似乎聽到了外麵的喧鬨聲,迷迷糊糊地想要睜開眼,可她現在又累又餓又困又冷,渾身說不出的不適,眼睛也像是在打架一樣,無論她怎麼努力都睜不開。

希姐,爹地,哥哥……

小四輕聲呢喃著……

心底,她一遍遍地告訴自己,一定要醒來,一定要。

這時,一架直升機盤旋而來,巨大的聲音,還伴有著旋風,一下子將小四從睡夢中驚醒了過來。

小四睜開眼,目光看著外麵,此刻,太陽已經升了起來,照射在山洞裡,她坐在地上,想起身,可渾身一點力氣都冇有。

看著外麵的盤旋的直升機,小四想要開口喊一聲,可嘴唇蠕動了下都冇有發出半點聲音。

最後,眼睜睜的看著直升機在山洞門口盤旋了片刻飛走了……

小四知道,直升機上的人,並冇有發現她。

“爹地……希姐!”小四呢喃,無助的眼淚都掉了下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