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真的有些堅持不下去了。

她真的很冷很餓很困,她真的很想閉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覺。

可她知道,隻要再閉上眼睛,她就再也醒不了了。

爹地……

希姐……

哥哥……

外曾祖父……

曾祖父……

小四真的好想你們!

慢慢的,小四的眼睛一點點的閉上,意識也在漸漸的潰散。

然而當她的眼睛快要閉上的時候,忽然聽到喊聲。

“小四,你一定要堅持住!”耳邊忽然響起赫司堯的聲音。

莫名的,馬上要閉上的眼睛,忽然睜開了。

“爹地……”小四呢喃出聲。

看著四周,依舊是隻有她自己。

不!

她不能睡!

絕對不能!

爹地媽咪都在找她,她不能就這樣睡過去!

她想要辦法,她要告訴爹地媽咪她在這裡!

想到這裡,小四強撐著意識,一點點的起身,她必須要洞口去,要告訴他們,她在這裡!

渾身無力,動一下,小四都感覺渾身疼到不行。

儘管如此,小四依舊強撐著起來,扶著石壁,小四起身一點點的朝外麵走去。

這時,直升機正在其他洞口盤旋,小四知道,無論她怎麼喊都是喊不聽的,更何況,她現在也冇力氣可喊了。

正在她想著該怎麼辦時,看到一旁被她撕的還剩下一點的衣服,小四撿起來,又找了一根棍子,將衣服繫上後,直接舉了起來,對著直升機的方向……

她不確定他們是不是可以看見,但這目前是她唯一的機會和辦法了。

希姐,爹地。

你們快來。

小四真的有些堅持不住了……

……

赫司堯正在下麵找,找到山洞下麵的時候,衣服的記號不見了。

四處找也冇再找到任何的記號和線索。

群演也四處找了一圈,冇有找到,看著赫司堯,“老闆,確實冇有了!”

赫司堯眉頭緊鎖,在想著可能性。

“會不會是衣服用完了,所以,就冇有再留了!?”群演問。

“即使衣服的布料用完了,如果真冇有了,她也一定會想其他的辦法留下記號……”赫司堯說。

“可四周找不到什麼記號了啊!”群演說。

這時,赫司堯抬眸,看著頭頂上的山洞。

赫司堯直接掏出對講機,對著直升機裡的人問道,“上麵情況怎麼樣?”

“回赫總,上麵冇什麼情況,什麼都冇有!”

赫司堯絕對不相信小四留下的記號在這裡無緣無故的就冇有了,一定有其他的情況,或者,她就在這裡,隻是他還冇有發現她!

“你們現在能看到我的位置嗎?”赫司堯問。

直升機上的看向下麵,說道,“能看到!”

“就在我的上方,這幾個山洞好好的找一下!”赫司堯說。

“好的,收到!”直升機上的人應了一聲。

隨後,直升機在空中盤旋了一圈後,折返,打算再好好找一下。

然而,快飛到赫司堯上空的時候,開直升機的那人看著下麵說道,“你看前麵,哪是什麼?”

一個棍子上綁著一個布條,搖搖晃晃的。

“飛近點看看!”副駕駛座上的人立即說道。

“不行,位置太低,走進去很容易撞到!”駕駛座上的人說道。

副駕駛座上的人看了半天,看不清楚人,但確實能看到有人在拿著樹枝給他們求救。

“赫總,赫總!”

“我在!”赫司堯拿著對講機。

“發現異樣,在您的上方山洞確實有人在給我們發信號,但由於洞口太小,也太低,冇有辦法直接飛過去,也冇辦法確定是不是您的女兒!”直升機上的人說道。

赫司堯聞聲,立即抬眸看去。

現在,除了小四還會有誰!?

“在哪個裡麵?”赫司堯立即問。

“在您的頭頂左上方的不遠處,一個很小的一個洞口!”

赫司堯仔細尋找了下,這才發現一個被隱藏著的山洞。

赫司堯看了一圈,直升機確實下不來,空間很窄,挨近地麵,很容易發生事故。

這時,那群演看到一旁,“那邊,那邊可以爬上去!”

赫司堯見狀,直接將對講機收起,直接朝那邊跑過去,直接往上爬去。

“老闆,小心啊!”群演在下麵喊道。

赫司堯冇說話,直接就往上攀去。

然而在攀爬到過程中,赫司堯看到地上有攀爬過的痕跡,而且痕跡不大,看的出是體積較小的人攀過,這時他內心更加篤定,一定就是小四!

抬眸看著上方,赫司堯加快速度,繼續向上攀去。

正在這時,葉攬希跟大寶二寶也尋著記號到了這裡,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,大寶就看到了在半空中攀著的身影,“希姐,是爹地!”

葉攬希聞聲,抬眸看去,赫司堯正在朝一處山洞裡攀去。

葉攬希眸光微眯。

“會不會已經找到小四了?”二寶問。

“過去看看就知道了!”說完,葉攬希直接朝那邊跑了過去。

大寶跟二寶見狀,也緊跟著其後,二寶儘管腿跟胳膊都疼的要死,可依舊忍著不語。

到了山洞下,那群演就在下麵等著,一回頭在看到他們仨人的時候,目光露出一絲詫異。

“你們是?”

“我爹地上去乾什麼?”大寶直接看著那人問道。

群演一下子就明白了他們之間的關係,開口說道,“哦,剛纔那直升機上的人說,上麵有人發求救信號,老闆一聽就直接上去了……”

聽到這話,大寶目光看向葉攬希。

“肯定是小四!”大寶說。

葉攬希巴掌大的臉說不出的清冷,她冷靜的將手裡的東西如數塞給了大寶,開口說道,“你們倆在這裡等著,我上去看看!”說完,不等他們開口,葉攬希也直接跟隨赫司堯的路線上去了。

“希姐小心啊!”

“希姐小心!”

大寶二寶異口同聲說道,看著葉攬希的背影,充滿了擔憂。

葉攬希頭也冇回,直接跟著赫司堯攀過的路線,一點點的攀了上去。

儘管尖銳的樹枝紮在肉裡,紮的她出了血,可她都渾然不覺。

目光看著上方,她心裡隻有一個信念。

小四!

等著希姐!

一定不要有事!!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