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剛一攀上去,就看到了小四在洞口手裡拿著棍子,一幅搖搖欲墜的樣子。

“小四!”赫司堯又驚又喜,喚了一聲,立馬藉助最後一把力氣攀了上去。

在下麵緊跟著的葉攬希,聽到赫司堯喚了小四的名字,就知道小四在上麵,也加快了速度往上攀。

而小四,坐靠在石頭上,原本快閉上的眼睛,在聽到赫司堯的聲音後,又慢慢睜開了。

還以為是幻覺,她告訴自己不能睡,不能睡……

手裡拿著棍子,她繼續搖晃……

“小四!”赫司堯上去後,直奔小四跑去,看著她狼狽又無助的樣子,都快心疼死了。

這時,小四看著麵前的人,還覺得有些不真實,“爹地……不,是幻覺,我不能睡,絕對不能睡……”小四繼續呢喃道。

一句爹地,讓赫司堯的心都快碎了。

赫司堯直接抱住她,輕拍著她的臉,“小四,不是幻覺,我是爹地,我來救你了……小四,保持清醒!”

許是赫司堯的話起了作用,小四漸漸清醒了許多。

在看到麵前的人後,她眯了眯眼,“爹地……你真的是爹地!?”

赫司堯點頭,“是我,是爹地來晚了,對不起!”他摸著小四的頭髮,心疼不已。

這時,小四的眼眸瞬間蓄滿了淚水,她伸出手一把抱住了赫司堯,“爹地,你終於來了,我等了你好久好久……”

正在這時,葉攬希也攀了上來。

一上來就看到小四抱著赫司堯在哭。

“對不起,對不起!”赫司堯抱著小四,一個勁兒的道歉說抱歉。

“爹地……我真的好害怕,好冷好餓好睏,你再不來我就真的堅持不下去了……”小四哭著說,看的出她對赫司堯的依賴有多麼的重。

葉攬希在身後看著,那雙清冷的眸漸漸暈上一層說不出的色彩。

不是嫉妒,不是吃醋,更多的是一種欣慰。

“爹地,我好累,我想睡覺……”說著,小四的聲音愈發的無力起來。

“小四,小四!”赫司堯喊著她,這時,小四雙眼閉上,直接暈倒了過去。

葉攬希見狀,立即走了上去,“小四!”

然而手在觸摸到小四的時候,葉攬希眉頭蹙了起來,“小四發燒了!”

這時,赫司堯眼眸猩紅,看著懷裡的人,直接將她抱起,“先送小四去醫院!”

……

山穀下,大寶跟二寶看著赫司堯抱著小四下來。

剛一下去,兩個人立即圍了上去。

“小四,小四!”

“小四怎麼樣了?”大寶看著小四,擔心的問道。

二寶也在一旁看著,眼睛都急紅了。

“她發燒了,現在必須要去醫院!”說著,赫司堯直接用對講機聯絡了直升機,這是去醫院最好也是最快的辦法!

這時,直升機下來,找了個平穩的地方停下,赫司堯直接抱著小四上去了。

看著下麵的大寶跟二寶,赫司堯蹙眉,“走啊!”

“你們先送小四去醫院吧,我跟二寶隨後,薑桃已經在來的路上了,這裡總是要有人善後的!”大寶說。

聽到這話,赫司堯點了點頭。

這時,赫司堯直接看著駕駛直升機的人,做了個手勢,直升機直接飛走了。

隨後又下來一輛直升機,將他們帶到了平麵上。

他們剛回到地麵上,這時薑桃也駕車來了。

“怎麼樣了?”薑桃直接問。

“已經找了,現在送去醫院了!”

“嚴重嗎?”

大寶搖頭,“不知道!”

“小四怎麼好端端的會出現在後山?”薑桃問。

這時,大寶眼眸眯了起來,“這就是接下來要調查的事情了!”

他絕對不相信小四是因為貪玩去了後山,絕對冇有這一可能性!

所以,一定是人為的。

大寶一定要找出哪個人!

正在三個人商量之際,一旁的群演開口,“哪個,我的酬勞……怎麼結算啊?”

這時,大寶跟二寶看向他,“什麼酬勞?”

“這你妹妹可能在後山的訊息是我提供的,也是我帶你爹地去找的,是他說的,隻要我帶他去找,不管人找到找不到,都會酬勞的!”群演說。

這時,大寶準確的捕捉到了他話裡的話,“你怎麼知道我妹妹可能在後山的?”

“我都跟你爹地說了,我那天趕著上戲,看到一個男的跟你妹妹在哪個路口,所以這才推測到可能在後山!”群演說。

這時,大寶跟二寶,以及薑桃對視了一眼,隨後把目光放在了群演身上。

“你說,你見過哪個男人?”大寶問。

群演點頭。

“你想要報酬對吧?”二寶也問。

群演繼續點頭,“這是你們答應我的,因為這事兒,我可大半天都冇上戲呢……”

“我給你雙倍的報酬,但需要你幫一個忙!”薑桃說。

看著他們一個個的,群演蹙起了眉,“什麼,什麼意思?”

於是,下一秒,群演被按在了電腦跟前。

看著電腦的介麵,監控裡一個個出現的身影,群演看的眼睛都呆滯了。

大寶跟二寶還有薑桃一直一旁看著。

“還是冇有嗎?”大寶問。

群演搖頭。

“冇事兒,不著急,慢慢看!”二寶看著群演說道。

那群演點了點頭,繼續揉揉眼睛繼續看。

這時,大寶看了看時間,“也不知道小四在醫院怎麼樣了?”

“冇訊息,就是最好的訊息!”二寶說。

看著二寶,大寶點了點頭,不過看著他身上的傷,大寶蹙起了眉,“你怎麼樣,傷疼不疼?”

“冇事兒,就一點小傷而已!”二寶無所謂的說,儘管此刻,他的額頭不斷的出虛汗,嘴唇也有些發白。

大寶看著他,正想說什麼時,這時那群演激動的開口,“有了有了!”

聞聲,大寶跟二寶立即湊了過去。

薑桃也湊了過去。

這時,那群演指著電腦上的人說道,“就是這個人,我記得他穿的這件衣服!”

這時,他們都把目光集中在電腦上,在小四失蹤後的一個小時,一個男人從監控下走過,那人看起來有些鬼祟。

“這,看不到正臉啊!”二寶說。

“我當時也冇看到正臉,那人一直背對著,但我記著他的這件衣服,這絕對錯不了!”群演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