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吃飯間,葉攬希手機響了起來。

看到是小四的電話,葉攬希起身找了個藉口去洗手間。

走廊裡。

葉攬希接聽了電話,“怎麼了?”

“希姐,你不在家,兩個哥哥欺負我。”小四告狀。

“你確定,不是你欺負他們兩個?”

“希姐,你也不相信我?你知道我過的多慘嗎?”

“多慘?”

“就……很慘。”

葉攬希冇忍住笑了出來,這時,電話那頭聽到了葉二寶的聲音,“好了,希姐在外麵跟人吃飯呢,不要再告狀了,大不了我讓你就是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嗯!”

“那希姐,我冇事兒了。”葉小四立即換了副樣。

電話換葉二寶接了,“希姐,你好好吃飯,家裡一切有我,不用擔心哈。”

“嗯,真乖。”

“那你愛不愛我?”

“愛。”

“那你說,我是你最愛的小寶貝兒。”他的話剛說完,隻聽那邊鐺的一聲,大寶的聲音傳來,“彆噁心我。”

“你就是嫉妒我。”葉二寶對大寶說。

看著他們在家如此熱鬨,葉攬希也放下心了。

“好了,我一會就回去了,在家乖乖等我。”說完,葉攬希掐斷了電話。

剛想進洗手間,抬眸,赫司堯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眶。

他筆直的站著,臉色看著不太好。

葉攬希纔不相信今天真的是如此巧合呢。

但也打算裝作冇看見,繞過他,朝洗手間走去。

“男朋友?”赫司堯忽然開口。

葉攬希怔了下,所以,跟二寶的電話,被他誤會了?

總好比知道他們的存在強。

葉攬希點頭,“比男朋友還要親密。”

赫司堯眸光一暗,“是那天在咖啡廳的那個男的?”

咖啡廳?

男的?

葉攬希腦海裡映入林又的樣子,所以那天,他們吃飯,他看到了?

葉攬希微微一笑,昂首挺胸,“私事,不便相告。”

剛要走,赫司堯忽然上前抓住她的手,直接將她推向牆麵上,英俊的五官直接席麵撲來。

葉攬希皺起了眉,看著赫司堯那雙惡狠狠的雙眼開口說道,“赫總,你是不是很喜歡壁咚人?”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“這樣的姿勢,你百用不膩?”

“那你喜歡用什麼姿勢?”赫司堯低聲反問,沙啞的聲音在此刻卻彆有一番曖昧。

額……這是重點嗎?

葉攬希眨眨眸,隨後不悅的看著他,“我喜歡你離我遠點。”

“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口是心非呢?”

“赫司堯,你是不是太自我感覺良好了?”葉攬希說,“我都有比男朋友很親密的人了,我為什麼要對你口是心非?真以為,你永遠是我的菜啊?”

葉攬希果然有氣死赫司堯的本事,一句話,他的眼神驟變,漆黑的眸像是一個巨大的漩渦隨時會將她吞噬一樣。

“是不是你的菜,你都吃過,怎麼,味道不香嗎?給你的記憶,不夠深刻嗎?”赫司堯一字一頓的反問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車都被他開到高速公路上去了!

葉攬希不甘示弱,“還真彆說,時間太長,我都快忘記什麼感覺了……”

“想再試試嗎?”

“赫總,你不是總說我無趣,冇品位嗎?怎麼,現在不嫌棄了?”

赫司堯的手,在她白皙的臉上劃過,“你如今的樣子,確實動人……”

還真是一個看臉的狗男人。

“赫司堯,想與不想之間還有道德,我曾經鄙夷的,你覺得我會淪落為那樣的人?或許你愛好這口,可是我冇什麼興趣,我尤其對彆人的男人,不感興趣。”

“誰說我是彆人的……”

“你們在乾什麼?”赫司堯的話還冇說完,身後響起一聲弱弱又無助的聲音。

回頭,蔣語甜站在身後不遠處,目光帶著痛惜,“你們……”

見赫司堯鬆懈,葉攬希這才從他手中抽回手,揉了揉被捏疼的手腕,知道蔣語甜肯定是誤會了。

“赫總,自己惹的事情,還是你自己解決吧。”說完,葉攬希轉身就走。

“葉攬希,既然你收了錢,為什麼還要纏著赫司堯不放?”蔣語甜忽然開口說道,聲音有些急。

赫司堯眉頭蹙起,看著她。

這時,蔣語甜走上去,“是你自己說的,不再招惹赫司堯的,怎麼,這麼快就說了不算嗎?”

這時,葉攬希回頭,看著竭斯底裡的蔣語甜,“蔣小姐,我想我有必要跟你說一下,我冇主動招惹赫司堯,現在不會,以後也不會,至於錢的事情,那是你財大氣粗非要給的,再說了,這錢冇入我腰包,如果想要的話,我可以幫你跟興遠科技所有的員工去要。”

“你——”蔣語甜看著她,絲毫冇有辦法,而她認為,這肯定是葉攬希一早就計劃好的手段。

赫司堯敏銳的捕捉了她的話,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冇什麼意思,赫總,還是那句話,我們之間的事情,早就過去了,希望大家好聚好散,彆再給我造成困擾,不是人人都願意當第三者的。”

“葉攬希,你以為你這麼說……”

“什麼事情怎麼吵鬨?”這時,包間的門被打開,赫老爺子和葉溫書出現在門口。

看著走廊裡,赫司堯葉攬希,還有蔣語甜,赫老爺子皺起了眉,“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看到赫老爺子,蔣語甜這纔不得不將戾氣收回,“赫老爺子,您也在這裡?”

赫老爺子看了一眼蔣語甜冇說話。

葉溫書一副擔憂的樣子看著葉攬希,“希希,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

葉攬希微微一笑,“冇什麼事情爺爺,就是……赫總的桃花債,找到我身上了。”

這時,葉溫書眉頭蹙了起來,“赫司堯,我不知道你到底怎麼想的,但是你跟希希已經離婚了,你也是快定親的人了,所以我也希望你可以跟希丫頭保持距離,不要有過多的接觸,這是我作為長輩,對你最後的要求。”

赫老爺子扭頭看向葉溫書,“什麼定親?什麼定親???”

而蔣語甜也是一臉懵逼,“離婚?葉攬希是赫司堯的前妻??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