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入夜。

江邊的船隻上。

薑桃直接將那人扔在了甲板上。

疼痛襲來,那人這才漸漸清醒,抬眸看著四周,黑乎乎的一片,而四周皆是海。

他想動彈一下,可手腳都被綁著,怎麼也動彈不了。

正在他掙紮著時,薑桃輕挑的聲音自他身後響起,“哎喲,竟然這麼快就醒了?”

那人聞聲,回頭看去,在看到她,還有大寶跟二寶時,眉頭緊皺了起來,“你們是誰?想乾什麼?”

三人看著他,不語。

“你們這是綁架知不知道,我可以報警抓你們的!”那人開口,想恐嚇他們。

聽到這話,大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“綁架?”

他慢悠悠的走了上去,蹲在他的跟前,原本稚嫩的臉在這黑夜裡,頓時變得陰戾起來,“你說,我要把你扔到這海裡兩天兩夜,會有人發現嗎?”

那人一聽,臉色驟然一變。

“或者說等有人發現了,你還會開口說話嗎?”大寶看著他問。

那人麵露驚詫,很難相信這話竟然是從一個小孩子嘴裡說出來的,而且,明明是個才幾歲的孩子,卻給人一種威懾十足的感覺,感覺他不像是在跟他開玩笑。

看著他不語,大寶挑眉,“怎麼樣,要試試嗎?”

那人確實有些怕了,“我,我到底哪裡得罪你們了,你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……”

“你說呢?”大寶問。

那人看著大寶,又看看一旁站著的人,不敢說話。

心裡雖然心虛,可他覺得自己做的夠乾淨,夠隱秘,不會被人發現的。

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那人顫顫巍巍的說道。

“不知道啊……”大寶的尾音拖的長長的,“既然這樣,那就讓你好好的回憶一下!”

說著,回頭看著薑桃,“辛苦你了!”

薑桃嘴角勾起,“小意思!”

於是,她直接走上去,直接將那人提起站在了甲板的邊緣。

那人快嚇死了,“你們這樣是犯法的知不知道,你們這是殺人!”

聽著他的呐喊,薑桃慢悠悠的說道,“我知道啊,冇事兒,我做的很隱秘,發現不了,而且我會做出一種你是跳海自殺的假象,不會有人懷疑到我們的!”

那人,“……”

回頭,薑桃看著大寶,“要麼,先扔進水裡,拖一圈玩一會?還彆說,我還冇殺過這種普通人,有些小興奮,不忍心一下子就給他弄死!”

那人,“……”

什麼叫還冇殺過他這種普通人?

這時,大寶的視線掃過那人鐵青的臉,淡淡開口,“隨你玩!”

“好嘞!”

於是,薑桃直接拿著一個鉤子,直接在那人綁著的繩子身上扣住了,隨後二話不說直接將那人一腳給踹了下去。

噗通一聲。

海麵濺起一個很大的浪花。

那人還冇從驚嚇中回過神來,涼水灌溉襲遍全身,也不知道是一下子清醒了還是懵了。

“不要,不要……”那人連忙開口,看著站在甲板上的薑桃,知道他們不是在跟他開玩笑,真的有些害怕了。

薑桃知道,有些人不死到臨頭,是不會開口的。

嚇唬固然有用,但太過浪費時間。

都冇跟他廢話,看著他微微一笑,“既然什麼都不知道,那就在水裡好好的想一下吧!”說完,看著兩小隻,“你們坐好了,姐很久冇開過了,有些生疏!”

大寶給她做了一個OK的手勢。

於是,薑桃走到遊艇的駕駛位上,直接發動開著走了。

隨後隻聽見海裡的人嗷嗚嗷嗚一聲。

薑桃開的很野,那人在海麵上被拖成一條線。

二寶坐在甲板的岸邊,看著那人,腦海裡全是小四孤獨在山底度過的畫麵,以及她現在躺在醫院裡囈語的樣子。

二寶的眼神裡冇有絲毫的同情。

他從小都捨不得說一句的妹妹,不管他有什麼原因和理由,他都無法原諒。

大寶看著,亦是如此。

眼神冇有同情,尤其當他得知他也是有女兒的人後,大寶內心更是可笑。

一個自己都有孩子的人,怎麼能對彆人家的孩子做出這樣的事情,從根本上來說,這人就是禽獸,不配!

屆時,老遠看去,隻見一輛遊艇在海麵上瘋狂的開來開去,好不儘興。

開了幾圈後,薑桃停了下來,隨後又回到了甲板上。

這時,看著水裡的人,那人已經快臉色發白,快要暈死過去了,薑桃提了提繩子,他漂上來了一些,這才狠狠的劇烈咳嗽了幾聲,又得以呼吸了幾下。

那種瀕臨死亡的感覺,讓他一度差點翻了白眼。

片刻後,薑桃眼神冷漠的看著他,“怎麼樣,腦子清楚一些了嗎?”

這時,那人抬眸,看著薑桃和大寶二寶就開始求饒,“我求求你們放過我好不好,我上有老,下有小要照顧……我求求你們,你們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們!”

聽著他的話,薑桃嘴角冷冷的勾起,“哦,你能給我們什麼?”

“我……”那人看著他們,看穿著,看氣質,他們非富即貴,他也確實冇什麼能給他們的,可想了想,有誰會不喜歡錢呢,即使是有錢人,他開口,“我,我有錢,我可以都給你們,隻要你們肯放過我!”

“錢?”聽到這話,薑桃側眸,看了看大寶跟二寶,眼神交彙了一個資訊。

隨後薑桃看著他,“你,你能有多少錢?”

“我,我有五……五十萬,我可以都給你們!”那人說。

五十萬?

這數字對他們三個而言確實不算什麼錢,但對於一個在影視基地當群演並且上有老下有小的人來說,卻確實也不算一筆小錢。

不過,這會不會是一個新的線索?

正在這時,大寶拿起手機,查閱了片刻後抬眸看著薑桃和二寶,“兩天之前,他的卡上確實多了一筆五十萬,是一下子存進去的!”

這時,二寶開口,“時間線不可能這麼巧合!”

“狗屁巧合,就是拿錢替人辦事兒!”薑桃說。

屆時,目光再次移到水裡的人,薑桃直接開口,“江勇,我不跟你廢話,告訴我,那筆錢的來曆,也許我可以考慮放過你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