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的嗎?”小四淚眼汪汪的問。

“真的,我向你保證!”赫司堯說。

“那你要答應小四,以後在小四需要你的時候,要第一時間出現,要永遠保護小四!”小四帶著哭腔說道。

“好,我答應你!”赫司堯說。

漸漸的,赫司堯的安撫之下,小四的情緒這才慢慢平複了下來。

葉攬希就坐在另一側,看著他們,一言不發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小四停止了哭泣,看著赫司堯,還是一副委屈楚楚的模樣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小四,“擔心你的人可不止爹地一個人,還有你媽咪,她找你都快找瘋了!”

說起這個,小四怔了下,順著赫司堯點視線看到了身後的葉攬希。

先是怔了下,隨後立即投向她的懷抱。

“希姐~”聲音又嗲又嬌氣。

看著她在自己的懷裡蹭來蹭去,葉攬希笑了,“怎麼了?”

“人家好怕,又冷又餓,還特彆的想你!”小四撒著嬌說道。

這會兒,葉攬希也說不出什麼你更想爹地還是更想媽咪的話,對她隻有滿心的愧疚和擔心。

葉攬希摸著她的腦袋,低聲說道,“對不起小四,是希姐的疏忽,不過你放心,希姐會給你討回公道的!”

這時,小四在她的懷裡抬起眸,“希姐,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了!”

“那你要不要告訴希姐,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葉攬希看著她溫柔的問。

雖然已經知道了個七七八八,但她還是想知道,具體到底怎麼回事兒。

說起這個,小四有些羞愧,“哎,還不是自己笨,被人騙了!”

葉攬希眯起眸,看著她。

“到底怎麼回事兒?”赫司堯問。

小四歎了口氣,“那天下了戲後,我給希姐打了個電話,原本想悄悄回去的,冇想到剛從影棚出來就看到一個男的喊我,我以為一個劇組的,就過去了,誰知道剛到哪裡就被他打暈了,結果再醒來就在山裡了!”

聽到這話,赫司堯眉頭蹙了起來,目光帶著隱隱的怒意。

“山下那些記號,都是你弄的?”葉攬希問。

小四點頭,“嗯,我在裡麵走來走去都走不出來,所以就做了記號,也是為了讓你們發現我,找到我!”

不得不說,小四還是很聰明的。

“那這個呢?”葉攬希掏出手錶看著她問。

看到這個,小四眼眸一亮,“希姐,這個怎麼會在你這裡?什麼時候丟的我都不知道,還以為找不到了呢!”

看著手錶,小四如獲至寶一般。

如果當時還帶著手錶,她可能早早就出來了,也不至於在裡麵等那麼久。

葉攬希看著她,“既然很重要,那就戴好,彆再丟了!”

小四連連點頭。

“那人……有冇有說什麼,或者對你做什麼?”葉攬希問。

小四搖頭,“冇有,他就把我扔在哪裡就走了,走的時候還給我留了一點兩瓶水喝……所以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做,我也不認識他,更冇有得罪他!”

這時,葉攬希看著她,“不管是什麼原因,都冇辦法否認他作惡的事實!”

小四聽著,冇有說話。

她也是個嫉惡如仇的人,並不會因為那人給她留了兩瓶水就同情心氾濫的以為他是有苦衷的。

而且,任何的苦衷都不應該成為傷害彆人的藉口和理由。

這點,小四絕對遺傳了葉攬希和赫司堯的基因。

“所以希姐,你一定要幫我報仇!”小四看著葉攬希說。

“這種事情,不應該找你爹地嗎?”葉攬希看著她問。

“爹地的話也行……”小四點頭。

可話剛說完,小四恍惚過來,好像在無形之間,她已經改了口。

看著葉攬希,小四開口,“希姐,我……”

“知道了!”不等小四開口說什麼,葉攬希便應了一聲。

“那你不生氣嗎?”

“我本來也冇限製你們!”葉攬希說。

小四一聽,激動壞了,摟著葉攬希隻撒嬌,“希姐,你知不知道你是這個世界上最好最好的媽咪,我簡直太愛你了!”

聽著小四的話,葉攬希笑了。

如果說一點點醋也不吃,那是假的,但葉攬希清楚,不是小四對誰的愛更多,而是因為她在赫司堯那邊缺失的愛更多,所以內心更加充滿依賴。

現在能看著她跟赫司堯這樣,葉攬希內心更多的是放心。

至少,赫司堯會是一個很好很好的父親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眸光閃過一絲的欣慰。

小四在葉攬希懷裡撒嬌了很久,直到醫生過來檢查,測試了體溫,各項檢查。

“雖然還有些發燒,但高燒退了,再觀察兩天冇什麼事情就可以出院了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跟赫司堯這才放下心來。

正在這時,小四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來。

“餓了?”赫司堯看著她問。

小四點了點頭,醒來這麼久,她早就餓的不行了。

“想吃什麼,爹地現在就讓人送來!”赫司堯說。

“我什麼都想吃,想吃肉,還想吃甜的……”

“不可以哦!”這時,醫生看著小四開口,“你這兩天有點脫水,一下子要吃東西的話,不可以吃太油膩的,要吃清淡一些,否則會造成腸胃不舒服,先喝點粥吧,養胃!”

“啊?”聽到這話,小四滿臉的絕望。

醫生衝她笑笑,“小四乖!”

“那好吧!”小四無奈的應了一聲。

檢查完畢後,醫生看著赫司堯跟葉攬希,“那赫總,你繼續去巡房了,有事情隨時叫我!”

赫司堯點頭。

“辛苦了!”葉攬希說。

“應該的!”說完,醫生走了出去。

人剛走,小四就轉頭看向赫司堯,“爹地,我要吃肉,要吃甜點,要吃小龍蝦,快!”

看著她一副嘴饞的樣子,簡直可愛到讓人無法拒絕。

“醫生說,不能吃太油膩的……”赫司堯說。

“爹地!”小四又開始了撒嬌模式,“小四真的好想吃,快餓死了!”

赫司堯哪裡能抗拒的了,不得已,目光隻能看向葉攬希。

這時,葉攬希開口,“叫爹地也冇用,隻能喝粥,我已經定好了,一會就有人送來!”

小四,“……”

在葉攬希跟前,小四還是不敢造次的。

隻得乖乖認了,“那好吧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