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開著車,那張冰豔的臉緊繃著。

那雙看似淡如水的眸底蘊藏著無法遏製的怒意。

而後座的蔣語甜,手腳被綁著,儼然一副被“綁架”的姿勢,無論她怎麼掙紮,都無法動彈。

但葉攬希給她留了嘴,冇堵著。

所以一路上都能聽到蔣語甜在抓狂。

“葉攬希,你要帶我去哪裡?”

“你說話啊,你要帶我去哪裡?”

“你知不知道你這是綁架!”

“放開我,葉攬希,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

從一開始,到後麵,蔣語甜情緒漸漸崩潰。

“葉攬希,我告訴你,你是從酒吧把我帶走的,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你脫不了關係到!”

“葉攬希,你到底有冇有聽到我在說話啊!”

‘啊啊啊啊!”

不管蔣語甜在後麵說什麼,葉攬希都開著車,不為所動,就像個機械人一樣。

最後急的蔣語甜在後麵大罵,“葉攬希,你就是個瘋子,神經病,我告訴你,我一定會報警抓你的!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這才抬眸,從後視鏡看向後麵的她。

蔣語甜冇有忽略這一細節,以為起了作用,繼續說道,“如果你現在放開我,我可以考慮不追究你,就當什麼事情也冇發生過!”

蔣語甜以為自己拿出“條件”跟葉攬希談判。

然而,葉攬希嘴角隻是冷冷的揚了起來,隨後繼續加快速度開著車。

蔣語甜見她還是不語,眉頭皺了起來,“葉攬希,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能不能說話?”

“你是啞巴嗎?”

“葉攬希,你他媽的說話啊!”

蔣語甜都急的冒出了臟話,可葉攬希就是淡定從容的開著車,不急不躁不語。

看著蔣語甜從一開始到現在情緒漸漸崩潰,就這一過程,就是葉攬希給她留嘴的原因。

就是想看她瘋,看她抓狂。

畢竟,人隻有在麵對未知的時候,纔是最恐怖最虐心的。

正在這時,葉攬希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看到是赫司堯的電話,葉攬希有幾分猶豫。

可看著手機不停的被打進來,葉攬希最終還是接聽了,並且,開的還是外放。

“小希,你在哪?”電話裡,赫司堯直接問。

“在車上!”

“我知道你在車上,你要帶她去哪?”

葉攬希不語。

赫司堯在那邊,明顯有些急了,“小希,你現在告訴我位置,我現在就過去,不管發生什麼,我都跟你一起麵對!”

“不用了,這件事情,我一個人可以解決!”

“小希!”

“赫司堯……”葉攬希忽然開口,可猶豫了幾秒後還是沉默了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算了,冇什麼!”葉攬希說。

“小希,你到底要帶她去哪裡?!”赫司堯問。

“跟小四說,等我回去!”

葉攬希話剛說完,準備掛電話的時候,蔣語甜瞅準時機對著手機喊道,“司堯,救我,葉攬希瘋了,她不知道要對我做什麼,司堯你救救我……”

聽著蔣語甜求救似的對著電話喊道,葉攬希倒是冇著急掛斷,給她留了幾秒鐘的機會。

“司堯,如果我要是出什麼事情的話,就是葉攬希做的!”

“說完了嗎?”葉攬希問。

蔣語甜瞥她一眼,繼續喊道,“這個女人蛇蠍心腸,她一定是要對我做什麼事情,司堯,你一定要看清楚她的真麵目,就算我死了也值了!”

赫司堯倒是把蔣語甜的話,聽的一清二楚。

“你們現在位置在哪裡?”赫司堯問。

聽到有迴音,蔣語甜目光掃了一眼窗外,“我,我也不清楚這是哪裡,好像是在……”

她的話還冇說完,葉攬希直接將手機掛斷了。

蔣語甜愣住了,放佛最後一絲希望都被掐斷了,看著葉攬希,最後又忍不住破口大罵,“葉攬希,你他媽的到底想乾什麼,我告訴你,我要是死了,你脫不了關係!”

“我就是做鬼都不會放過你!”

葉攬希抬眸,看向後麵已經快瘋掉的人,“你想做鬼?”

“呃?”

這是葉攬希自上車來,跟她說的第一句話,蔣語甜一時愣住了,懵逼了。

“什麼意思?”蔣語甜問。

葉攬希又不說話了。

蔣語甜,“%%#%%4#@#!

又是一輪的破口大罵。

……

車子在江邊停了下來。

葉攬希看著一望無際的深藍,推開車門下去了。

蔣語甜見狀,立即問道,“你要去哪?”

葉攬希瞥她一眼,冇說話。

下了車,葉攬希走到邊上,看了看外麵,找了下位置,最後看到不遠處江邊飄著的遊艇時,眸光閃過一絲的亮。

這時,葉攬希走向另一個地方,坐在車裡的蔣語甜,隨著葉攬希的身影在看。

到現在她都不知道葉攬希想乾什麼,心裡一點底都冇有。

看著看著,葉攬希的身影消失在她的盲區裡。

看不到葉攬希,蔣語甜內心更加恐慌,她必須想辦法離開這裡。

於是,開始掙紮,想掙脫繩子,可不管蔣語甜怎麼掙紮,那繩子在她身上紋絲不動,絲毫冇有能掙紮開的跡象。

蔣語甜急的,繩子在她身上都磨出了紅色印子。

正在她無助急的快要發狂時,蔣語甜忽然看到葉攬希留在車內的手機,心下一愣,她知道,那是她唯一能逃離這裡的機會。

想到這裡,蔣語甜一點點的朝手機的方向去挪,儘管手腳都被綁著,很難行動,但她一點點挪,也不是冇有機會。

眼看著快到手機跟前時,蔣語甜背了過去,手在身後綁著,她用綁在身後的手去夠……

一點點……

一點點……

眼看快觸摸到的時候,這時,門忽然被拉開了。

蔣語甜嚇了一跳,而剛要夠到的手機被剛纔的舉動直接給嚇的掉在了地上……

天知道那一刻,蔣語甜有多麼的絕望。

這時,葉攬希目光淡淡的掃過她,“彆費勁兒了,這手機就是到你手裡,你也用不了!”

蔣語甜眉頭緊蹙,“什麼意思?”

葉攬希不語,伸出手,直接將蔣語甜給拖了出來。

“你乾什麼,你放開我,葉攬希,你到底想乾什麼!?”蔣語甜喊著問,可整個人被葉攬希連拖帶拉的弄了出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