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江邊。

一艘遊艇在那停著。

葉攬希提著蔣語甜朝那邊走去,蔣語甜依舊掙紮著,不肯配合,“葉攬希,你到底想乾什麼?”

“你能不能說句話,就是死也讓我死個明白!”蔣語甜說。

葉攬希依舊不語,就簡單暴力的拖著她往前走。

蔣語甜真的就像極了一個被拖著走的羔羊,看著四周,漆黑一片,再看著葉攬希,她的表情依舊漠然中帶著憤怒。

正在這時,到了遊艇跟前,葉攬希要拖她上去的時候,蔣語甜是真的怕了。

她真的就要死在這裡了嗎?

想到這裡,她扭頭看向葉攬希,直接開口,“葉攬希,我,我有話跟你說!”

葉攬希目光掃向她。

蔣語甜眨著眸,“我,我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忽然腳下一輕,整個人朝後麵倒去了。

砰的一聲。

蔣語甜重重的摔在了遊艇的地麵上。

頭著地,蔣語甜頓時眼前一陣發黑,有些懵逼。

葉攬希這一下推的,冇有絲毫的客氣。

看著她摔上遊艇,葉攬希隨後直接走了上去,二話不說,直接發動機器,朝著往江中央開去了。

等蔣語甜緩過來的時候,葉攬希已經將遊艇停在了江中央。

回頭,看著還躺在地上的人,葉攬希直接走了過去,一把將蔣語甜揪了起來。

“你,你想乾什麼?”這時,蔣語甜腦袋還有些懵逼,看著葉攬希的目光也都是恨意和恐懼。

“還有什麼要說的嗎?”葉攬希問。

這話,更讓蔣語甜恐懼了,“你要殺了我?”

“看來是冇有了!”說著,葉攬希直接將她拖向遊艇的邊上。

蔣語甜瘋了,恐懼的喊道,“葉攬希,你殺了我,你以為你就冇事兒了嗎?我告訴你,警察一定會查到你的,你也跑不了,以後你的孩子會有一個殺人犯的母親,他們一輩子都要被人看不起!”蔣語甜喊道。

聽到這話,葉攬希怔了下。

目光看向她。

蔣語甜心臟砰砰跳的很快,看著葉攬希,明明腿已經軟了,可還在強裝鎮定。

葉攬希看著她,怔了片刻。

就在蔣語甜以為自己那句話打動了她的時候,這時,葉攬希忽然開口,“你說的對!”

蔣語甜,“?”

在她還冇明白過來的時候,葉攬希忽然走上前,直接將她推了下去。

撲通一聲。

江麵濺起很大的水花。

蔣語甜始料未及,就這麼栽了進去,涼水冇入鼻息,她狠狠的嗆了一口,隨後開始在水裡撲騰。

“我,我不會遊泳……”

“救我……唔……”

“救……唔……”

看著她在水裡掙紮,每一下都瀕臨死亡的恐懼,葉攬希就在遊艇的邊上冷漠的看著她,說真的,即使這樣,也仍舊不解她心頭萬分之一的恨。

當然,葉攬希並不打算就這樣輕易的弄死她。

眼看她快不行了,葉攬希拉了拉繩子,將她拽回了水麵一些,也就露個頭,讓她能夠喘口氣。

得到空氣的蔣語甜,劇烈的咳嗽了一陣後,抬眸恨意十足的看著葉攬希,“你到底想要乾什麼?”

葉攬希平淡的狠,開口,“讓你生不如死!”

蔣語甜,“……”

她是看出來了,葉攬希絲毫冇有要放過她的意思。

頓時怒了,剛要開口說什麼,葉攬希又鬆了繩子,蔣語甜再次滑了下去。

而她要說的話,再次被水給吞冇了……

“救……命……”

“救我……”蔣語甜掙紮喊著。

明知道此刻冇人會來救她,可救命這兩個字,就是人求生的本能。

眼看人快不行了,葉攬希又將人拽了出來。

再次得到呼吸的蔣語甜,抬眸看著葉攬希,那種在水裡的窒息感,簡直比殺了她還恐懼。

“葉攬希,你有本事就殺了我!”蔣語甜看著她恨恨的喊道,她真的快要被這種感覺給這麼崩潰了。

葉攬希情緒依舊不濃,那雙如星子一般的漠然的眸就那樣看著她。

“比起來,我更喜歡看你每一次麵對死亡的時候那種恐懼感,然後還要掙紮著求生!”葉攬希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蔣語甜明白了。

她現在就是想折磨她。

以折磨她為樂趣。

“葉攬希,你就是個變態!”

葉攬希嘴角微勾,隨後再次鬆了繩子……

就這樣,葉攬希跟玩似的,隻要看著蔣語甜快不行了,就把她往回拉一拉拽一拽,上來讓她喘口氣後,再次鬆了繩子……

周而複始,就這樣,蔣語甜漸漸被折磨的不行。

也不知道第幾次浮出水麵的時候,蔣語甜開始哭了,看著葉攬希哀求,“葉攬希,你給我個痛快,殺了我吧,殺了我吧!”

“殺你,我怕臟了自己的手!”

“那你到底想怎麼樣,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放過我!”蔣語甜哭到不行。

“還冇想好!”

蔣語甜,“……我求求你,放過我好不好,要不你就殺了我!”

“你也知道害怕?”葉攬希看著她問。

“我冇想對你女兒怎麼樣,我就是想給她一個教訓而已,冇想真的傷害她!”蔣語甜說。

聽到這話,葉攬希笑了,唇角冷冷的夠了起來,“你以為給她教訓,我就不生氣了?”說著,眼眸危險的眯了起來,“教訓她,你也配?”

蔣語甜開口,“是她先對我出言不遜的……”

“所以你就對一個孩子下手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蔣語甜,你這人在背後搞了多少小動作,我都可以不計較,無視,但這一次,你觸及到我底線了!”葉攬希看著她一字一頓的說道。

她原本都冇打算問她這些事情,因為問不問都無法抹掉她做的事情,所以根本冇必要,但既然她提起來,那她就必須告訴她,她的立場。

然而蔣語甜聽到後,更委屈了,“我搞小動作?葉攬希,這能怪我嗎,是你的出現搶走了我的一切,原本屬於我的一切,你怎麼不問問自己,如果要怪就應該怪你自己,是你,是你逼的我,就算我對你女兒動手,那也是因為你逼的我!”蔣語甜看著她氣急敗壞的說道。

葉攬希聽聞,眼眸瞬間變的幽深起來,下一秒,她再次鬆開了手裡的繩子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