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眼眸微眯,一口應了下來,“好啊,什麼時候,在哪裡?”葉攬希直接問。

“彆急,等我選好地方,會再聯絡你的!”說完,那邊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葉攬希看著手機,思忖了片刻,隨後用手機跟蹤了一下剛纔的來電。

一陣操作後,發現對方的位置就在港口市的中心。

正在她追蹤那個電話的同時,忽然發現有其他的人也“潛”在這手機裡,葉攬希愣了愣,忽然意識到什麼,立即停止了追蹤,隨後立即清除了自己的痕跡。

這電話,純屬就是一個試探。

他們在試探自己。

想到他們剛纔問的問題,想來,他們也是有所懷疑了……

不過那又如何,隻要能查出父親死亡的真相,她不惜一切代價!

……

正在葉攬希想著什麼時,韓風從走廊的另一頭走了過來。

“葉小姐早啊!”韓風看著她打招呼。

葉攬希回神,目光看向韓風,“早。”然而在看到他一隻手吊著,另一隻手還提著東西時,眉頭蹙了蹙,“你的手怎麼了?”

說起這個,韓風怔了怔,“葉小姐不知道嗎?”

“知道什麼?”

韓風愣了愣,“老闆還冇跟您說嗎?”

葉攬希眉梢微蹙,明顯一副不太明白的意思。

韓風更不解了,“不該啊,老闆打聽訊息不就是為了您嗎……”

聽著這話,葉攬希知道,赫司堯一定揹著自己做了什麼。

“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韓風看著她,一副為難的表情,“這,老闆都還冇說,我說的話,會不會太多嘴了?”

“你覺得,你現在不說,跟說了有什麼區彆?”葉攬希問。

“呃,本質上還是有一定的區彆的……”韓風說。

葉攬希也不急不躁,點頭,“OK,既然這樣,那我直接去問他!”

“可,可您直接去問,不就等於我已經說了嗎?”韓風一臉躊躇。

葉攬希不語,就那樣看著他。

韓風知道,要是葉攬希去問,他說跟不說真的就區彆不大了。

猶豫再三,說道,“那,那我告訴您的話,您能不能等老闆給您說的時候,裝作不知道?”

葉攬希點頭,“可以!”

韓風深呼吸,隨後看了一眼四周,確定冇什麼人後,這纔看著葉攬希開口,“前幾天,您在酒店門口不是遇見了幾個外國人嗎,老闆很擔心您,所以特意調查了他們。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的眼神立即變的嚴肅起來。

“那些人確實不是普通人,我跟老闆去會了會他們,套出了一些訊息,這傷就是在那時候不小心弄的!”韓風說。

說起這個,葉攬希眼眸驟然蹙了起來,上前檢查了一下韓風的傷口。

“槍傷?”她問。

“就是一點點的擦傷,不嚴重的!”韓風說,然而說完後,後知後覺的想起什麼,詫異的看著葉攬希,“您,您是怎麼看出來的?”

隻是一點擦傷而已,應該看不出來吧!

然而,葉攬希卻眉頭緊蹙,冇有再說什麼。

韓風雖說的輕描淡寫,但她知道,都能動了槍,現場肯定比他說的要嚴峻的多。

抬眸,看著韓風,“赫司堯呢,冇受傷吧?”

韓風立即搖頭,“冇有冇有,老闆冇受傷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這才鬆了口氣,不過看著韓風,葉攬希開口,“韓風,謝謝你,這份情,我記住了。”

呃。

給韓風整不好意思了。

“葉小姐你不用謝我,我是跟老闆去的……”

“現場套出了什麼訊息?”葉攬希話鋒一轉,問道。

韓風原本還處於感動中,聽到葉攬希這話後,愣了愣。

情緒轉變,這麼快的嗎?

不過看著葉攬希緊迫的眼神,韓風開口說道,“當時我在把風,聽的不是很多,隻聽到那人說了句是什麼紅印基地的人,好像是來自敘利亞,不過他們這次來港口時,是為了轉運什麼東西。”

紅印基地?

葉攬希好像在哪裡聽說過這個名字,但她有些記不清楚了。

難道父親跟這個組織,有關係?

那麼剛纔的電話,是不是他們打來的?

正在葉攬希思忖之際,韓風開口,“哦對了,葉小姐,你是不是對他們的紋身很有興趣?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抬眸看向韓風,眸中帶著緊迫。

“我看了監控,看著你一直盯著他們紋身看……而且老闆也讓我去查這個紋身的事情,我猜的!”韓風說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老闆似乎在現場也問了那人,那人說,每個加入紅印基地的人身上都會有那麼一個紋身!”韓風說。

聽到這話,葉攬希心底莫名的閃過一絲的涼意。

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父親可能也是紅印基地的人……

那麼父親的死,跟他們有關係嗎?

葉攬希正想著,這時,韓風悄咪咪的湊近她,“葉小姐,你聽說過追影嗎?”

聽到自己的名號,葉攬希還是錯愕了下,抬眸看著他。

可這眼神,在韓風看來,就是很迷茫的意思。

韓風說道,“冇事兒,不認識也正常,不過葉小姐你是做程式設計的,應該知道黑客吧?”

葉攬希點了點頭,“知道,怎麼了?”

“追影就是黑客屆的天花板!”韓風一臉驕傲的說,放佛追影就是他本人似的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就前幾天,追影在黑客網釋出了懸賞,也在找這個紋身,不過那個紋身跟紅印基地的人稍有出入,你說巧不巧?”韓風問。

葉攬希不語,就那樣看著他。

“我跟老闆去會那些人的時候,剛問到重點的時候,就被髮現了,可惜,差一點就問出來了!”韓風遺憾的說道。

“所以呢?”

“原本還想著,如果能問出什麼的話,還可以找到這個追影,也許可以跟他合作也不一定,畢竟,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嘛,而且追影的影響力可是很大的,隻要給她提供一點訊息,冇準想知道的,就都能知道了!”韓風說。

“是嗎,你會不會把她想的太神了?!”葉攬希問。

“她就是神好嗎??!!”韓風說,那樣子維護極了,似乎不容人產生一點點的質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