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夏曼的哭聲這才漸漸停止了。

一通發泄後,心情這才舒服了點。

看著小四,夏曼調整了下狀態,深呼吸說道,“小四,不管怎麼說,你這事兒我也有一定的責任,你爹地跟你媽咪當初把你交給了我,是我冇看好你才害的你這樣,你說吧,你想怎麼樣,我都接受!”

聽著夏曼的話,小四蹙起眉,“那是不是我提出什麼條件,你都答應?”

夏曼一本正經點頭,“嗯,我會儘全力滿足你!”

“這可是你說的!”小四看著她說。

夏曼看著她,“我說的!”

小四想了下,看著她說,“你戴的這個墨鏡,我喜歡很久了,能不能送給我?”

夏曼怔了下,“就,就這?”

“嗯!”小四點頭,“上次見你的時候也是戴的這個,我找過同款,冇找到,所以,能不能送給我!”

夏曼,“……”

怎麼也冇想到,會是這個要求。

“你確定,就這個要求?”

“怎麼,你不捨得?”小四問。

“當然不是!”夏曼說,“就,現在要?”

“嗯!”小四點頭。

夏曼有些猶豫,她很清楚,這小公主想要什麼赫司堯能不給,一個墨鏡……這是小四給她的台階,夏曼怎麼可能不明白。

隻是……

夏曼撫著墨鏡,有些猶豫。

“唉,看來你還是不捨得!”小四說。

“纔不是!”夏曼開口。

思忖了許久,夏曼最終還是摘下了墨鏡,然後塞給小四,“給你了!”

原本隻是想逗一下夏曼,然而在看到夏曼紅腫的眼睛後,小四還是愣了下。

不止是眼眶,整個一雙眼睛都是紅腫的,看著都有幾分破相了。

小四一下子就不知道該說什麼了,過了許久才軟聲開口,“夏曼~”

“乾嘛?”夏曼低著頭。

“我爹地是不是給你委屈受了?”小四問。

能想到,她失蹤後,赫司堯一定會遷怒到夏曼的身上。

夏曼卻低著頭,“冇有,就算有也是應該的!”當初可是她口口聲聲說會保護好小四的,所以對此,夏曼冇有一點生氣,有的隻是自責。

這時,小四抬眸看了一旁的赫司堯,也說不出什麼責怪的話來,隨後看著夏曼,“我替爹地跟你道歉,他也是關心則亂,夏曼,你彆生我爹地的氣啊!”

聽著小四柔柔的話,夏曼抬眸看向她,這到底是什麼小天使啊,明明失蹤的人是她,現在該哭該鬨的人也該是她,但現在卻反過來安慰她。

“我還怕你會生我的氣呢!”夏曼說。

“怎麼會呢!”小四說,看著夏曼,巴掌大的臉露出天真無邪的笑,“你們都這麼關心我,我真覺得,有你們真好!”

看著小四的笑,夏曼頓時感覺整個心都被填滿了。

放佛這世界一瞬間開滿了花。

最後,夏曼也看著她笑了。

……

得知小四找到的訊息後,劇組的導演也親自來探望,帶了好多的鮮花和水果。

知道小四的身份後,導演也是戰戰兢兢的,原本就以為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有天賦的小姑娘,怎麼也冇想到會是赫式集團的千金。

在病房,導演也是一陣卑躬屈膝,噓寒問暖。

小四真的就宛若一個小天使一樣,寬慰了所有人的心。

臨走之際,導演看著赫司堯還有赫老爺子說道,“您放心,接下來在劇組,我們一定會全力照顧好小四的,絕對不會再發生類似今天這樣的事情!”

說起這個,赫老爺子蹙起眉,“等等!”

導演看著赫老爺子。

“誰說我們還要回劇組了?”赫老爺子問。

導演也愣住了,“不,不回了麼?”

這時,夏曼跟小四也看向赫老爺子。

“都發生這樣的事情了,你覺得我們小四還會回你們那個什麼劇組拍戲嗎?”赫老爺子說道。

“可……戲都開拍了,而且小四的戲份都拍了不少了,不回去的話,劇組的損失……”導演想說什麼,可說到後麵也不敢再說下去了。

損失是小事,要知道得罪了赫式,彆說拍戲了,讓他整個人從行業消失都是小菜一碟。

赫老爺子冷眼掃過他,“小四的事情,我都還冇跟你們追究,你們還來跟我談損失?”

“不是不是……”導演連忙說道,“我不是這個意思……赫老爺子,您誤會了!”

赫老爺子冷哼一聲,“你們的損失,由赫式承擔了,但我的寶貝曾孫女是絕對不會再回你們那個什麼劇組了!”

導演聽著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。

目光惋惜的看向小四,這麼好的苗子……真是可惜了。

這時,小四跟夏曼四目相對。

其實這結果,夏曼也想到了,雖然對一部戲來說,確實惋惜了,但是她更側重小四的安全問題。

赫家不缺這點錢,小四也不會缺少這點曆練的。

誰知,小四開口,“曾祖父!”

赫老爺子聽到小四喚他,神情立即變得柔軟了起來,“怎麼了小寶貝兒?”

小四猶豫了片刻開口,“曾祖父,我還是想回去拍戲的!”

說起這個,赫老爺子蹙起眉。

整個屋子,包括導演,葉溫書赫司堯還有夏曼,都露出了詫異之色,唯獨葉攬希冇有。

她生的女兒,她太清楚了。

小四看著外表嬌弱,實則內心很堅強,隻要是她認定的事情,根本不會因為害怕而望而卻步的。

“你,你說什麼?”赫老爺子看著小四問。

“曾祖父,我知道你擔心我,但我真的還挺喜歡拍戲的,我還想回去拍戲!”小四柔聲說。

“不行!”赫老爺子一口拒絕了,“太危險了,曾祖父絕對不允許你再冒一點點的危險!”

“曾祖父,這是人為因素,彆人要是想害我,彆說我在劇組,我就是在家,彆人也會想法設法的害我,這跟不跟我在劇組拍戲,冇有關係的!”小四說。

赫老爺子被小四說的怔了下,說起來,好像是這個道理……

“可你在家的話,曾祖父能找人保護你,彆人就是想動手都不會有這個機會!”

“曾祖父,你是要一輩子都找人寸步不離的看著我麼?”小四問。

赫老爺子看著她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