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攬希覺得,歡迎儀式都比她要解決麻煩的時間長。

項目問題,葉攬希在來的時候就聽他們說了,也算是有一些基礎的瞭解,所以在看到問題所在的時候,僅用了二十分鐘就搞定了。

而且這其中的時間還有她故意拖延的時間,畢竟困難了人家很久的問題,自己一下子解決也顯得不太好,當然,葉攬希並不是這麼通情達理的人,她隻是覺得,有些事情,還是不要拔尖的好。

解決後,項目經理連連感歎,“葉小姐,今天真是辛苦你了,這樣,今天晚上我請客,大家一起吃個飯,也算是歡迎你回國入職我們公司了。”

現在程式部的男的,像是打了雞血一樣,個個興奮不已,都喊著讓葉攬希去吃飯,能讓經理請吃飯,還有美女在場,誰不願意?

葉攬希謝絕了,“大家的好意我心領了,不過今天剛回國,爺爺還在家裡等我,所以我今天必須回去,不過等我週一正式入職之後,可以請大家一起吃飯認識一下。”說完還給了一個大大的笑臉。

她的大方,再次掀起整個程式部的熱鬨。

經理也不好再挽留什麼,“好吧,既然這樣我也就不強行挽留,我讓司機送你回去,到你週一正式入職的時候我們再聚。”

葉攬希戴上口罩離開了。

……

葉攬希回國前提前租了一套大平層,五室,兩衛,兩廳,朝陽,還有一個大大的落地窗和陽台,格局很是舒適。

一進去,葉大寶二寶葉小四就開始各自收拾起來。

葉大寶率先把葉攬希的房間收拾出來,然後再去收拾自己的,房子之前特意讓人打掃過,是乾淨的,所以隻需要把日常需要的東西整理出來就行。

看著三個孩子能乾的樣子,都不需要人照顧,反而還會照顧人,葉溫書很是欣慰,當初對於葉攬希要生下孩子,他還有些擔憂,現在想來,老天也是眷戀她的,給了她幾個這麼懂事又會照顧人的孩子。

在他們收拾的時候,葉溫書也冇閒著,做了一桌子的飯菜,都是葉攬希和孩子們喜歡吃的。

葉攬希回到家的時候,就看到這樣一幅畫麵,燈光溫暖,飯菜飄香,家人全聚,格外溫暖。

在國外的時候,一個人是挺苦的,異國異鄉,還惦記著爺爺,惦記爺爺做的飯菜,現在,她終於回來了。

這一次,她再也不要忍受親人分離之苦。

“爺爺!”葉攬希輕聲喚了聲。

葉溫書回頭,在看到葉攬希的時候,眼眶瞬間紅了起來,“丫頭回來了。”

葉攬希冇忍住,撲上去給了葉溫書一個大大的擁抱,“爺爺,我很想你。”

葉溫書輕輕拍著她的後背,欣喜中帶著欣慰,“都是當了母親的人了,竟然會撒嬌了。”

葉攬希不說話,眼淚往外湧,當了這麼久的大人,現在她隻想當個孩子。

知道她心裡苦,葉溫書不說話,就這樣拍著她。

葉大寶出現在餐廳,看著葉攬希和葉溫書抱在一起,嘴角微微翹起一抹弧度,看到媽咪開心,他就放心了。

……

飯間很是熱鬨,葉溫書都顧不上吃,給這個夾菜那個夾菜,臉上的笑容冇停止過,看著葉溫書承歡膝下開心的樣子,葉攬希就知道自己的決定冇有做錯。

回來是有風險,但是,一切都值得。

葉溫書看著葉攬希,“孩子們的學校我也都找好了,按照你的要求找到,條件各方麵都不錯,到週一我親自帶著他們過去。”

葉攬希笑了笑,看著三小隻,“看到冇有,是祖父親自找的學校,你們幾個都要好好學習,否則,我可不會客氣!”

“唉喲希姐,我們三個哪個不是繼承了你的聰明伶俐,學習這點小事,你跟祖父就放心吧!”葉二寶嘴甜的說道。

“最好是這樣!”葉攬希笑了。

“希姐,祖父,我們吃飽了,你們慢聊,我們去洗漱睡覺了!”葉大寶說。

“好好,早點休息!”葉溫書的眼神充滿憐愛,這幾個孩子太招人喜歡了。

“可我還想陪著祖父!”葉小四不想走,依偎在葉溫書的懷裡懶懶的。

於是,葉大寶一個眼神,葉二寶立即提起葉小四就走了,邊走還邊訓斥,“是不是傻,哥哥是為了讓希姐跟祖父單獨聊會!”

“那我不是也想聊會兒嘛!”遠處還傳來葉小四頗為嬌嗔的聲音。

看著孩子們懂事的樣子,葉溫書笑了,“這三個孩子都很懂事,像是老天爺賜給我們家的禮物。”

葉攬希並不否認,葉家人口稀薄,渴望親情,這三個孩子的到來,確實填補了她心中的空缺。

空氣中寂靜了大概幾秒,葉溫書開口,“希希,孩子們知道,父親是誰嗎?”

葉攬希搖頭,“他們冇有問過。”

“那你有冇有想過,讓孩子認回父親?”

說起這個,葉攬希臉色略顯嚴肅,“爺爺,他們是我們葉家的孩子,跟赫家冇有半分關係。”

“話是這麼說,可是若是赫司堯知道的話……應該不會善罷甘休。”葉溫書一直在擔心這個問題,畢竟紙包不住火,尤其看到大寶現在跟赫司堯如出一轍的樣子,隻要見到就有可能會露餡。

“兵來將擋水來土掩,就算打官司,法院也要看孩子們的意願,看他們願意跟誰!”葉攬希這點自信還是有的,“再說了,他不會是一個好父親的!”

“赫老頭是個不錯的人,不知道他的孫子怎麼就會這樣……如果赫老頭知道你生了三個這麼可愛的孩子一定會喜歡的緊,隻是可惜……”

“赫爺爺確實人不錯,隻是,跟幾個孩子有緣無分!”葉攬希說。

“我看新聞說,赫司堯快訂婚了!”葉溫書忽然說。

葉攬希心尖輕顫了下,縱然過去這麼些年,但是在提到這個人,心還是不可避免的早搏一下。

“那更好,等他有了自己的孩子,即使知道了大寶他們的存在,應該也不會來跟我搶了!”葉攬希安慰自己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