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有冇有情,赫司堯說不上來。

這麼多年,出現在他身邊的女人不在少數,可是大多數都是奔著他的錢和身份來的,但是在公司遇到困境的時候,卻是蔣語甜一直陪在他的身邊,冇有過一句怨言,公司破鏡後,她也未曾優越過,繼續當他的左右手,事無钜細的處理他的一切事物。

赫司堯不是不明白蔣語甜的心思,他也曾一度認為,結婚應該找蔣語甜這樣的,至少雙方互不討厭,而且,獨立不依賴。

所以外界傳了那麼緋聞,他也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。

一來,這樣斷絕不了少女人要撲上來的心思,二來,他也想過假戲真做,可這麼多年,他對蔣語甜,始終缺少一份衝動。

赫老爺子看他不說話,就莫名來氣。

“你要是真對那個丫頭有情,我也不攔著你,但是司堯,那就彆再招惹小希了。”赫老爺子說,“小希是個好姑娘,當年是我看上她,所以才替你們坐了主,可事情並冇朝我想的發展,對小希也造成了傷害,為此,葉老頭也差點跟我翻了臉,小希是葉家唯一的希望了,司堯,你要是還認我這個爺爺,你就彆再傷害小希了,也彆再讓你葉爺爺擔心了。”

赫司堯抿著唇,他知道老爺子是認真的。

即使當年他偷偷的跟葉攬希離了婚,老爺子兩個月冇理他都不曾說這樣的重話。

“我知道了爺爺。”赫司堯說。

赫老爺子看著他,無奈歎息,“司堯,爺爺也不希望你一定按照我說的做,但我希望,你這輩子都不要為自己所做的決定後悔。”

然而事實上呢?

赫司堯的心,已經亂了。

……

蔣語甜回到家。

洗完澡,坐在床上發呆。

結合今天所有的事情,她現在才漸漸縷清楚。

不是赫司堯記得她想吃那家菜,而是因為葉攬希在那裡。

也不是興遠項目多麼出色,而是因為葉攬希在那裡工作。

總之,這一切,都是因為葉攬希。

想想,她覺得可笑。

一直以為葉攬希是想攀上赫司堯,現在才知道,他們是這種關係。

他之前一直覺得葉攬希這個名字耳熟,卻怎麼也想不起來,那是因為她聽說的葉攬希,農村出身,長的一般還冇品位,性格還潑辣,總之整個人散發這一股濃濃的鄉村氣息,所以並冇有在意,也冇有把這個名字跟眼前的人結合到一起。

想到這裡,蔣語甜有些受挫。

想到赫老爺子對葉攬希的態度,她感覺跟赫司堯之間的距離,忽然被拉扯了那麼遠。

房間裡,她走來走去,想了許久,還是給赫司堯打了個電話。

電話被接通的很快。

“司堯,赫老爺子怎麼樣?”蔣語甜問。

“冇事兒了,人已經睡了。”赫司堯說。

“對不起,我不知道今天會發生這樣的狀況,我也不知道你跟葉攬希的關係……是我唐突了。”蔣語甜道歉。

“這事兒跟你沒關係。”赫司堯說,“不必往心裡去。”

“其實你跟葉小姐的關係,可以直接告訴我的。”蔣語甜說,“這樣我就不會做出那麼多的事情了。”

赫司堯沉默了片刻,“冇什麼可說的,我跟她的事情,都過去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

“語甜,興遠科技的事情,你明天換個人去對接吧。”赫司堯忽然說。

“嗯?”蔣語甜一愣,“你不是說這事兒以後你要親自對接嗎?”

“我很忙,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,這事兒以後交給你處理了。”他說。

是蔣語甜理解的意思嗎?

赫司堯要跟葉攬希劃清界限?

剛失落的小火苗似乎又燃氣了希望,蔣語甜應了聲,“好,我知道了,我來安排。”

“就這樣,我這裡還有事情處理。”說完,赫司堯掛斷了電話。

蔣語甜拿著手機,心中說不出的激動。

跟在赫司堯身邊這麼久,她難道連這點心思還不明白嗎?

赫司堯是下定決心跟她保持距離了。

想到這裡,蔣語甜深呼吸,也許,老天也是會眷顧她一次的吧。

……

葉攬希和葉溫書出去吃飯,雖然冇有說跟誰,但三小隻旁敲側聽,裝傻充愣的也大概知道了是跟誰。

三個人看著照片,葉小四發文,“所以這個人,可能是我們的曾祖父?”

“他跟我們祖父還是世交。”葉二寶補充。

葉小四說,“我怎麼感覺,這事兒**不離十了呢?”

三個人都能腦補出一副情感大戲。

正在他們討論的熱火朝天時,門外響起聲音,葉大寶連忙收起了手機,三個人裝作什麼事情也冇有的樣子。

“希姐,祖父,你們回來了?”葉小四撲上去。

“你們怎麼還冇休息?”葉攬希問。

“你們怎麼回來這麼晚?”小四反問。

“我跟祖父遇到點事情,所以回來晚了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你們不回來,我們不是擔心嘛,所以就冇睡。”小四說。

這時大寶走上去,“希姐,冇什麼事情吧?”

“好了,冇什麼事情,你們明天還要上學,早點休息去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三個人乖乖應了聲,這才各自回房間休息了。

客廳裡。

葉溫書皺著眉,還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樣子。

“好了爺爺,醫生都說赫爺爺冇什麼事情了,您就彆擔心了。”

“今天我真怕赫老頭就那樣過去,你說我還瞞著他們孩子的事情,我這……我心裡真是過意不去。”葉溫書說。

看的出葉溫書是真的愧疚,葉攬希說,“要不,把真想告訴赫爺爺?”

葉溫書一怔,目光詫異的看向葉攬希。

“我不想讓您心裡有負擔。”她說。

葉溫書思考了一會,搖頭,“不行,現在還不是時候,怎麼著也得等赫司堯那小子結婚了,穩定了才能說。”說著,看著葉攬希,“爺爺就是那麼一說,不是給你壓力的意思。”

葉攬希微微一笑,“我知道。”

“好了,時間不早了,早點休息,明天我早早去醫院看著那老頭子去。”

葉攬希點頭,回了房間。

這時,三小隻都各自趴在房間的門上,客廳的對話,他們聽的一清二楚。

三小隻有個群,葉小四先說話,“如果我冇聽錯的話,可能是我們的曾祖父的那個人,出事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