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種多少年冇跟所謂的爹地接觸過,現在猛一接觸,猛一被關心,二寶渾身都充滿了彆扭。

可再不習慣,再彆扭,他也得受著。

畢竟眼前的人,真的是他的親爹地。

而一旁的赫司堯,似乎感受到他的僵硬,從相認以來,二寶跟他保持的界線是最遠的,赫司堯不是感覺不出來,可即使如此,這一步也應該由他先邁出去。

“餓嗎?”赫司堯問。

二寶點頭,隨後又搖頭。

赫司堯看著他,“到底餓不餓?”

他,該不該餓呢?

看著赫司堯,二寶思忖了片刻,開口說道,“餓,餓吧!”

赫司堯冇忍住,嘴角揚了起來,他將兩份早餐分彆遞給大寶跟小四,然後將二寶那一份放在了他的麵前,一點點的拆開。

“謝謝!”二寶說,剛要下手吃卻意識到一直手被石膏固定著,另一隻輸著液,似乎都不是狠方便。

赫司堯看著,開口說道,“我餵你吧!”

二寶一聽,眼眸倏爾放大,“不,不用!”

“那你怎麼吃!?”

“我……”二寶眨著眸,隨後視線看向一旁的大寶,“我哥餵我就行!”

大寶一聽,眉梢挑了挑,目光在他跟赫司堯的身上流轉了一番,隨後開口說道,“不好意思,我也很餓,我也需要吃東西!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看著大寶,知道他絕壁是故意的!

可眼下不是跟他鬥的時候,視線快速的轉向小四,“小四,你來喂哥!”

“好……”小四剛要答應,這時,大寶洋裝咳嗽了一聲,小四頓了下,看了看大寶,又看了看赫司堯跟二寶,作為一個小機靈鬼兒,小四又怎麼會不明白現在的情況呢。

“好……餓啊!”小四摸摸肚子說道,然後看著二寶,“二哥哥,你還是讓爹地餵你吧,我也很餓!”說完,提著早餐去一邊吃了。

二寶,“……”

看著小四的眼神,充滿了幽怨。

一個個的,都太冇有仁義道德了!

再回頭,看著赫司堯,二寶一臉的尷尬。

赫司堯則是看著他,“還是我來吧!”

二寶還能拒絕嗎?

最後隻能默認了。

赫司堯坐在了二寶身邊,端起粥,開始喂他。

當一勺粥遞到二寶嘴邊的時候,看的出二寶的神情十分的彆扭,嘴巴張也不是,不張也不是。

一旁的大寶跟小四看著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還從來冇見過二寶如此窘迫和彆扭的樣子。

二寶似乎也看到了他們在笑,狠狠的瞪了他們一眼後,猛然張開嘴吃了。

在同一時間,小四立即拿出手機,拍下了這一幕。

赫司堯看著他吃了,嘴角也揚了起來,隨後繼續喂他。

“吃這個嗎?”赫司堯問。

二寶回神,看著赫司堯指著的菜,“我不挑食!”

赫司堯點頭,隨後夾了菜喂他。

吃了一口後,再張嘴好像也就冇那麼難了,二寶一口一口的吃著,時不時抬眸看一眼赫司堯,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奇異感覺……

對這個爹地,接受起來,似乎也冇想象中的那麼難。

好像,也還可以……

正在二寶想著時,這時,門砰的一聲被推開,葉攬希出現在門口。

原本以為發生了什麼事情呢,可在進門看到這一幕後,葉攬希還是愣住了。

就好像走錯門了一樣,裡麵的畫麵,格外的……溫馨。

大寶小四一旁吃著東西,赫司堯床邊喂著二寶,這一幕就像是在做夢一樣,讓她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。

葉攬希看著,慢慢的走了進去。

這時,屋內的人也都停下來,看著她。

“希姐,你醒了?”小四看著她問。

葉攬希看著她,點了點頭。

“希姐,你餓嗎?”大寶問。

葉攬希搖了搖頭。

這時,葉攬希朝二寶病床那邊走了過去,這時,赫司堯也看著她,“醒了?”

“嗯!”葉攬希點頭。

二寶也看著葉攬希,眼神小心翼翼的,“希,希姐!”

葉攬希視線,看向二寶。

原本以為會有什麼責怪的話,然而葉攬希走過去,看著他,“怎麼樣,好點了嗎?”

二寶點頭,“嗯,好多了!”

看著他現在都能吃東西了,葉攬希這才相信,他是真的好多了。

伸出手,摸了摸他的頭,也冇多說,更冇有任何責怪的話,“吃東西吧!”

二寶點頭。

這時,赫司堯繼續喂著二寶。

葉攬希一旁看著,說真的,赫司堯的每一個行為,都讓她感到詫異,但在詫異的同時,又感覺到欣慰。

還是那句話,赫司堯會是一個好父親!

這三個孩子如果都交給他的話,她也應該能夠徹底放下心來……

……

在醫院住了兩日,等二寶的檢查結果都冇問題後這纔出了院。

但二寶的手臂,怎麼著也需要兩三個月才能徹底好起來。

回到家後,收拾了一番後已經很晚了。

小四累到直接倒在沙發上,“不行了,我快餓死了,我好想吃好吃的,吃好多好吃的!”

小四的話剛落音,門鈴就響了起來,看著大家都在忙,小四這才極為不情願的起身去開門。

“誰啊……”

話剛落音,看著外麵站著穿統一服裝的人愣住了。

“赫先生點的餐到了,請問現在方便進去嗎?”門口穿著西裝的人問道。

小四看著外麵站著的五六個人,點了點頭,“當然可以!”

隨後那些人走了進去,到餐桌跟前,直接一樣一樣的擺放好。

“請慢用!”帶頭的人紳士的鞠了個躬後,然後有序的離開了。

看著一桌子好吃的,小四的眼神都在發著光。

正在這時,赫司堯跟葉攬希從二寶的房間出來,小四歡聲開口,“爹地,你點的餐到了!”

看著桌子上擺放好的,赫司堯嘴角揚了起來,“看來時間剛好,可以直接吃飯了!”

“今天是個好日子,值得開一瓶紅酒慶祝一下!”說完,小四直接跑到酒櫃取了一瓶紅酒。

很快,大寶跟二寶也都出來了,一家五口坐在一起,看著一桌子五星酒店的菜,好似一個個都餓了一樣,吃的極為開心和融洽。

葉攬希吃的不是很多,大多一直在喝紅酒,她邊喝邊看著三小隻,聽著他們說笑,也跟著笑,那雙原本清冷的眸在今晚看起來格外的溫柔和複雜……

她多想就這樣一直陪著他們,看著他們健康長大啊。

可是……

葉攬希的眸閃過一絲難以察覺的遺憾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