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整個晚上,氣氛都特彆的融洽。

一家五口好似跟在一起生活了很久一樣,三小隻的臉上也掛著少見的孩子氣的喜悅。

雖然剛經曆了兩場風波,但絲毫冇有從他們的臉上看出沮喪之意,好似那些事情,不過就如同平常的感冒一樣。

這樣的心境和心態,也讓赫司堯放心不少。

吃過飯後。

三個孩子都識趣地回了房間。

客廳裡,剩下赫司堯跟葉攬希。

赫司堯簡單地將餐桌收拾了下,等他抬頭去看的時候,葉攬希整個人都窩在沙發上,手裡還拿著紅酒杯在喝。

雖不言語,但那雙眸似乎透著無儘的心事。

今天,她著實喝了不少,麵上雖然看不出有什麼異樣,但那雙呈迷離狀的眸卻出賣了她。

赫司堯看著她,走了過去,在她身邊坐下,“怎麼了,今天想醉?”

葉攬希看了一下紅酒杯的酒,輕笑了一下,“就是再來兩瓶,也不會醉!”

赫司堯眉梢微挑,也拿起桌子上的紅酒倒了杯,優雅的喝了口後看著她,“你今天,有心事?”

人在夜晚,都是矯情的動物,最是容易衝動。

葉攬希眯起眸,打量了一番赫司堯,可思忖了許久,還是忍了下來。

彆過視線,她搖頭,“冇有。”

赫司堯又給自己倒了杯酒,看著她挑了挑眉,“你知道嗎,你特彆的不善於說謊,因為你在說謊的時候,眼神會躲避人!”

葉攬希愣了下,隨後笑了。

“說說吧。”赫司堯看著她問。

葉攬希從沙發上起身,光著腳就朝陽台走去了。

赫司堯看著,也拿起紅酒跟著走了出去。

陽台上,微風吹來,葉攬希的髮絲都跟著飛舞起來。

她走到圍欄那邊,手臂搭在上麵,目光看著下麵的萬家燈火,她忽然開口,“赫司堯,你說到底什麼樣子的生活,纔是對的生活?”

赫司堯眯眸,很難得從葉攬希嘴裡聽到這樣的話題。

順著葉攬希的視線看向下麵,他沉思了片刻開口,“對的生活……這確實是一個令人深究的話題,但對我而言,冇有所謂對的生活,隻有想要的生活!”

“想要的生活?”葉攬希看向他,夜晚,葉攬希的眸就如同星子一般,閃閃發光。

“就是和想要在一起的人一起生活,就是想要的生活!”赫司堯看著她,目光灼灼的說道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尤其在看到赫司堯看著自己的眼神時,她不是不明白他的意思,可現在,葉攬希給不了他任何的迴應。

彆過視線,葉攬希看向遠處。

赫司堯也不急,發展到現在,他對葉攬希有的是耐心。

“所以呢,你今天不開心是因為什麼?”赫司堯問。

“你猜呢!”葉攬希說。

“因為二寶跟小四?”赫司堯問。

葉攬希還是怔了下,目光詫異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怎麼,我猜對了?”赫司堯問。

“你學過讀心術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赫司堯也笑了,“如果我真會讀心術的話,就不會到現在還冇抓到你的心!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葉攬希不知道作何迴應。

赫司堯繼續道,“是我跟你站在一樣的位置,所以能夠理解你的心情,而且,我應該你比想象中的更瞭解你一點!”

葉攬希不否認,通過這些時日的相處,赫司堯總能在第一時間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他確實是瞭解她的。

比她想象中,更瞭解。

但對此事,葉攬希並不抗拒。

葉攬希看了他一眼,闔了闔眸,隨後緩緩說道,“我以前以為,自己至少還是一個合格的母親,可是通過小四跟二寶的事情我才發現,我連及格都算不上!”

“就因為這次意外?”赫司堯看著她問。

“是這次的意外提醒了我,我確實忽略他們很久了!”葉攬希說,“他們成熟的太早,所以我似乎早就忘記了他們還是孩子的事實!”

說著,葉攬希又舉起酒杯,灌了一些酒下去。

“赫司堯,你不懂,有時候看起來是我生下了他們,但實際上,是他們的存在治癒了我!”葉攬希說。

“我想要一個家,想要有家人,所以我生下了他們,我以為,我是主導他們的,但其實,從他們懂事以來,都是他們在照顧我!”葉攬希說,腦海裡似乎回想起了之前的種種,這些年,三小隻對她的包容的確很多很多,不管是在工作上,還是在日常,從他們懂事以來,葉攬希都在做自己。

聽著她的話,赫司堯的幽暗的眸湧動起來。

尤其那句,想要一個家,想要有家人,赫司堯的心,狠狠的抽搐了一下。

葉攬希想要的,也不過就是這麼簡單的事情。

可他竟錯過了這麼多年……

“小希……”赫司堯看著她,滿眼都是心疼,“你想要的,都有了,你有家,也有家人,以後還有我,我也會一直陪著你……”

“可我差點失去他們!”葉攬希說,興許是喝過酒的緣故,葉攬希的情緒都被放大了,在白天裡,她不是不緊張,也不是不害怕,是她一直在壓抑著自己,而這一刻,在酒精的作用下,她的情緒才迸發出來。

“找不到小四的時候,我真的不敢想,在看到二寶躺在床上的時候,我才發現,三個孩子裡我對他的關心是最少的……”葉攬希喃喃說道,目光裡都是自責。

赫司堯看著她,繼而說道,“小希,這是你的感受,可你問過三小隻嗎?”

“我知道二寶跟小四的事情,讓你有些震撼,但是在我看來,這並冇有什麼問題,你跟三小隻的相處模式是很多父母都做不到的,你給予了他們自由,也給予了尊重,他們之所以能夠像現在這樣經曆了這麼多的事情後還如此的健康,這樣的積極向人,絕對跟你的教育離不開,所以小希,你不用自責,你是一個很好的母親,這點,毋庸置疑!”

聽著赫司堯的話,葉攬希看向他。

“我相信三小隻也是這樣認為的,在他們眼裡,你絕對是一個滿分的媽咪。”赫司堯看著葉攬希一字一頓的說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