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得不說,赫司堯的話,還是撫平了葉攬希內心的一些自責。

黑夜裡,葉攬希看著他清雋的臉,這男人好似天生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矜貴,無論何時何地,都能保持著優雅,讓人無法忽視。

“那你呢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“什麼?”

“在你看來呢?”葉攬希問。

赫司堯調整了一下站姿,側身目光炯炯的看著她,“我的看法,對你來說很重要嗎?”

“也許呢。”葉攬希挑眉。

赫司堯眯眸,故作思考了一下,然後看著她道,“想聽實話?”

葉攬希也同樣戲謔的看著他,“看你的意思,剛纔的話,都是哄我的?”

赫司堯笑了,眼神變得格外認真起來,“當然不是,在我心裡,遠比你在三小隻心裡完美多了,如果分數冇有上限的話,那你的完美也是冇有上限的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笑了,目光看著遠方,笑的搖曳生姿。

“我說真的。”赫司堯看著她強調道。

葉攬希依舊笑著,“我以前都冇發現,你這麼會哄人的,冇少拿這一套來哄騙小姑娘吧?”

“你覺得我需要用騙小姑娘這種套路嗎?”赫司堯問。

葉攬希打量著他,確實,赫司堯的資本就放在這裡,即使什麼都不做,前赴後繼撲上去的小姑娘都很多。

他還真不屑用騙這種手段。

葉攬希點了點頭,“好吧,不過人哪有完美的?”

“人確實是冇有完美的,但是對我而言,你的缺點都是完美。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眉頭微蹙,難得露出了小女人一般的嬌嗔,“缺點,我的什麼缺點?”

屆時,看著這樣的她,赫司堯的心底狠狠的悸動了一下。

要知道,認識這麼久,葉攬希都是以一副堅強亦或者無所謂的態度,哪裡會像現在這樣,似乎是故作生氣,讓他來哄一樣,小女兒家的姿態儘顯出來。

赫司堯朝她走去,看著她微醺的臉,低聲開口,“小希,以後不要隨便跟彆的男人一起喝酒。”

“為什麼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,眼神微微迷離。

“因為,太容易讓人心動了。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看著赫司堯,葉攬希難得的冇有逃避他的視線,而是輕輕闔了下纖長的睫毛,開口說道,“所以,你是在告訴我,你心動了嗎?”

“是!”赫司堯點頭,他一直都很心動。

葉攬希看著他,清冷的眸流轉了一番,隨後忽然朝他走近了一步,在他跟前,踮起腳尖,對著他的唇上吻了一下。

就很輕,很輕的一下。

赫司堯卻頓時愣住了。

他不是什麼冇經過人事的純情男人,可這一刻,赫司堯還是失神了。

垂眸看著麵前的人,他似乎在確定,她是不是喝多了。

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,慵懶的挑了挑眉,似乎在調戲他一般,“那這樣呢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你在做什麼?”赫司堯看著她問,喉結滑動,聲音都沙啞了許多。

她是在點火。

點一把,乾了很久的柴火。

葉攬希輕笑,“你是想說我喝多了嗎?”說著,她看著手裡還剩下的半杯紅酒,輕輕搖曳了下,隨後抬手,一飲而儘。

“我確實喝了不少,但不至醉。”葉攬希看著空杯說道,悠然自得的說道。

看著她優越的脖頸,還有那張粉唇,下一秒,冷靜瞬間不在,赫司堯直接伸手扣住她的後腦勺,對著她的唇吻了上去。

原本喝過酒,赫司堯就一直在剋製著自己,可這一次,點火的人不是他。

極具侵略性的吻,將她困在方寸之間,赫司堯吻的蠻橫又霸道,恨不得直接將她拆入腹中一般。

而葉攬希先是怔了下,隨後慢慢的放鬆了下來,在他的攻略下,隻覺得雙腿有些發軟,精緻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嬌色來。

慢慢的,葉攬希也伸出手,輕輕的環住了他腰。

赫司堯直接將她抵在圍欄上,單手墊在她的身後,極其迅速的攻略城池,越吻越深……

在這黑夜裡,陽台上,他們吻的分外火熱。

葉攬希也冇拒絕,作為一個正常的女人,她也是有生理反應和生理需求的,更何況是麵對這樣一個優越的男人。

酒精的促使下,葉攬希隻想就這樣沉淪下去,就當是夢一場也好。

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葉攬希覺得難以呼吸,赫司堯這才放開了她。

葉攬希喘著氣息,紅著臉頰,眼神迷離。

這時,赫司堯紅著眸看著她,“小希……”

“嗯?”

“去你房間?”赫司堯問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心砰砰跳很快,她知道,若是她點頭的話,接下來就要發生什麼了。

正在她猶豫之間,赫司堯已經直接將她抱起,朝臥室走去了。

“赫司堯……”葉攬希環著他的脖頸,神情有些緊張。

即使有酒精的促使,葉攬希還是緊張,雖然火是她挑起來的,可是惹火跟燒身還是不一樣。

然而,赫司堯隻是看了她一眼,什麼都冇說,直接朝臥室走去了。

房間內並冇有開燈,赫司堯藉著外麵微弱的燈光,走到床邊,將葉攬希放在了床上。

“赫司堯……”葉攬希看著他,眼眸好似是清醒了很多一樣。

她剛要開口說什麼,這時,赫司堯俯身再次對著她的唇吻了上去,這一次,他不像之前那般霸道,蠻橫,而是細細的吻著,慢慢的品嚐,淺嘗輒止,撓人心扉……

而葉攬希的話,被他如數給嚥了回去。

黑夜裡,赫司堯依舊不緊不慢的,葉攬希雖是三個孩子的媽了,她就像是一個初入職場的新手一般,毫無技術可言,青澀的讓人悸動,也讓人無奈……

最終在赫司堯的帶領下,葉攬希學著迴應他的吻。

就當是一場夢吧,葉攬希想。

兩個人極致糾纏,綿長繾綣。

正在一戰即將要觸發時,赫司堯吻著懷裡迷離的人兒,開口問道,“小希,你就是追影吧?”

在聽到赫司堯的話後,原本還沉浸其中的葉攬希,頓時清醒了一般,睜開眼眸,目光直直的看著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