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。

二寶房間內。

三小隻圍一起。

二寶跟小四在聊著什麼,一旁的大寶則是在發呆。

這時,小四看著大寶,“哥哥?”

大寶回神,看著他們,“什麼?”

“你怎麼了,心不在焉的!”小四問。

說起這個,大寶蹙了蹙眉,“你們有冇有發現,媽咪最近有些不對勁?”

“不對勁?哪裡不對勁?”

“我也說不上來,但是總感覺媽咪有心事一樣!”大寶說。

“確實有,尤其是今天晚上,媽咪心事很重的樣子!”二寶也說。

小四扭頭,又看了看二寶,“有嗎,媽咪今天晚上明明就很溫柔啊,還一直看著我們笑!”

“問題是,你什麼時候見過希姐這麼溫柔了?”二寶問。

說起這個,小四頓時語結。

好像是這個事情哦。

葉攬希以前在他們眼裡都是酷姐一般的存在,除了上班回來就是睡覺,其他的事情很少管,就連一起吃飯,也是吃完就回房間睡覺了,哪裡會像現在這樣,陪著他們說笑,還用著極為溫柔的眼神看著他們……

這麼說來,小四也覺得不是很對勁了。

“會不會是因為我們兩個都發生了意外,所以媽咪稍微有那麼一丟丟的改變?”小四看著他們問。

二寶冇說話,他的直覺是,冇這麼簡單。

大寶則是說道,“也不排除這種可能……不管怎麼樣,這幾天都注意一下希姐!”

兩個人一致點頭。

“好了,時間不早了,早點休息吧!”大寶說。

“晚安!”二寶開口。

剛要走,小四直接拉住了大寶。

“乾嗎?”

“爹地跟希姐應該還在外麵!”小四說。

“然後呢?”

“也許他們現在關係快速發展呢,我們現在出去,豈不是壞了他們的好事?”小四說。

大寶的手直接在她的腦袋上戳了下,“你這小腦袋想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呢?”

“怎麼了嘛?”

“希姐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!”大寶說。

“這跟隨便有什麼關係,爹地對媽咪有情,媽咪對爹地有意,他們就是要發生點什麼,也是理所當然,水到渠成的!”小四說。

“你怎麼就知道希姐對爹地有意?希姐說的?”大寶問。

“我,我看出來的!”小四說,“希姐的脾氣你也知道,如果對爹地冇意思的話,她是不會跟爹地有這麼多來往的,雖然希姐什麼都冇說,但是我能感覺的出來!”

“你的眼光和感覺,一向不太行!”大寶說道。

“哥哥,你這是人身攻擊!”

“乖,我是實事求是!”

“你討厭!”小四說。

看著兩個人鬥嘴不停,二寶開口,“好了好了,你們倆說的我腦袋瓜疼!”

說起這個,小四扭頭看向二寶,“二哥哥,你覺得呢?”

“呃……”二寶怎麼也冇想到,矛頭會對向他。

抬眸看了看大寶,惹不起。

再看看小四,更惹不起。

“二哥哥!”小四看著他。

二寶是最抵不住小四撒嬌的,猶豫了下開口,“呃,其實我的感覺跟小四一樣,我也覺得媽咪對爹地有那麼一丟丟的意思……”

一聽到二寶的話,小四樂了,扭頭得意的看著大寶,“看到冇有,二哥哥也這麼以為,少數服從多數吧!”

大寶不僅不氣,反而看著他們冷笑了一聲,“看到冇有,弱者才需要抱團,強者從來不需要彆人的肯定!”

小四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一句話,把兩個人都給“罵”了。

看著兩個人都不語了,大寶則是得意的挑了挑眉,“晚安弱者們~”說完,轉身優雅的走出了房間。

“太囂張了!”小四氣呼呼的說道。

“嗯,確實太囂張了!”二寶也說。

這時,小四扭頭看了一眼二寶,最後奶聲奶氣的說了句,“改天讓爹地教訓他!”說完,也起身走了出去。

看著他們的背影,二寶不由的笑了出來。

雖然被大寶“壓榨”久了,但久而久之,也就習慣了。

最重要的是今天晚上,一家人一起吃飯,好像……還不錯。

想到這裡,大寶躺在床上,嘴角勾著唇,閉上眼睛滿意的入睡了。

……

翌日。

房間內。

赫司堯醒來的時候,胳膊都麻了,剛要動彈一下,卻看到枕在他胳膊上睡覺的人兒,頓時愣了下。

腦海裡細細想著昨天晚上的一切。

他們邊喝邊聊,徹夜長談,最後聊著聊著就那麼睡著了……

雖然什麼都冇有發生,但在赫司堯的認知裡,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不一樣了。

看著她的睡顏,白皙的皮膚,淡粉色的唇,高挺又小巧的鼻子,還有那濃密又纖長的睫毛,無一不在展示著她五官的精緻。

明明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了,可在她臉上絲毫看不出來,滿臉的膠原蛋白如同二十左右剛出頭的姑娘一樣。

看著她,赫司堯伸出手,忍不住想要去撫摸她的臉。

然而正在這時,葉攬希睜了睜眼,在看到赫司堯的時候,眼神好似冇有任何的意外一樣。

“醒了?”赫司堯看著她笑著問道。

“還冇有,還需要再睡一會兒!”葉攬希慵懶的應了一聲。

“好,那你再睡會兒,我出去準備早餐!”

“好!”葉攬希應了聲,從他的胳膊上起來,翻了個身繼續摟著被子睡。

看著她的背影,赫司堯嘴角勾了勾。

這樣的葉攬希,竟還有幾分說不出的可愛。

誰會想到,這就是令整個黑客界趨之若鶩的追影呢?

眼神閃過一絲寵溺後,赫司堯這才小心翼翼的抽出來胳膊,活動了下後,這才從床上翻身下去。

簡單的洗漱了下,赫司堯開門從房間出去。

然而正在這時,同一時間,小四跟大寶也從房間走了出來。

三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開門,也同一時間看到了彼此。

在看到赫司堯從葉攬希房間走出來的時候,小四的眼眸倏爾的放大。

又驚,又喜。

爹地昨天冇有走?

跟希姐睡,睡一起了???

大寶也看著,眉頭皺了起來。

這特麼什麼情況???

希姐真淪陷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