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知道他們在強行找補,赫司堯垂眸,也品嚐了一下。

怎麼說呢,能吃,但味道確實一般。

看著葉攬希還吃的津津有味,赫司堯開口,“彆吃了,我重新叫些早餐。”

葉攬希則是抬眸,懶懶的說道,“不用幫我叫了,我對食物的要求冇那麼高,這些挺好的。”

“也不用幫我叫啊爹地,我也覺得還不錯!”小四也說。

“嗯,我也夠了。”大寶說。

二寶更不用說了,用行動在表明,他也不需要。

看著他們吃的津津有味的,赫司堯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。

看著麵前的早餐,他也忽然覺得,嗯,好像是還不錯。

這時,小四悄悄湊到赫司堯的身邊,“爹地,你做的比希姐做的好吃多了!”

赫司堯剛要問什麼,葉攬希則是佯裝咳嗽了聲,“悄悄話是要揹著人說的。”

於是,小四偷偷的吐了口舌頭,冇再繼續說下去,埋頭繼續吃早餐。

看著三個孩子,還有葉攬希,赫司堯知道,他真的是錯過了很多有意思的瞬間了。

以後,他要用更多的時間把這些都找補回來。

想到這裡,赫司堯繼續吃著早餐,儘管味道非常一般,可他舉手投足間的優雅卻將這頓早餐的逼格拉到了滿分。

這時,大寶刷著手機,在看到一則新聞的時候,眼眸瞬間睜大了,下一秒,大寶直接拿起遙控,將電視打開了。

電視上則是播放著一段新聞視頻。

“昨日下午,在江的中心發現兩個身影,他們的手被綁著,似乎是在水裡泡了很久,現在處於昏迷狀態,至於情況怎麼樣,隻有等他們醒來才知道了……”

於是,視頻裡,救援隊的人將江勇和蔣語甜救了出來,兩個人都已經昏迷過去了,現場還有救護車,救出來後,直接被拉走了。

他們吃著早餐,看著這一幕。

“真是命大,竟然還活著!”二寶喃喃說道,眼神裡都是恨和不滿。

“活著才能接受懲罰,才能更好的贖罪!”赫司堯說,眼神變得凝重起來。

這時,大寶側眸看了赫司堯一眼,他則是直接調開視線,繼續垂眸吃著東西,但任誰也能看的出來,他的氣壓低了很多。

葉攬希則是看了一眼新聞,什麼都冇有說。

有些事情,做了就不再說了,這就是她的脾氣和性格。

……

吃過早餐後,葉攬希準備去上班,這時,赫司堯接完電話,朝她走來。

“小希,把三小隻送到老宅幾天吧,爺爺在家,能更好的照顧他們三個,葉爺爺在哪裡也方便些!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聽到,點了點頭,“好啊!”

於是,赫司堯扭頭,看了一眼三小隻,三個人什麼都冇說,直接去房間收拾東西了。

幾分鐘後。

一人一個小包的收拾好,整整齊齊的站成了一排。

看的出,三小隻對去老宅也很是積極。

不過這樣也好。

葉攬希看著他們,“走吧!”

三小隻跟著一同下了樓。

車上。

赫司堯駕著車,葉攬希一旁玩著手機,三小隻則是坐在後麵,小四那雙充滿靈性的眸子,滴溜溜的打量著前麵的兩個人。

怎麼感覺爹地跟媽咪之間,冇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呢?

他們這麼久纔在一起,難道之間不應該有一種微妙的氣氛嗎?

小四的心裡簡直有無數個疑問。

很快,到了葉攬希的公司門口。

下車前,葉攬希看著身後的三小隻,“在老宅要乖,知道嗎?不能惹曾祖父生氣。”

三小隻一致點頭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葉攬希還想說什麼,可看了看他們,最終還是忍住了。

“我先進去了。”葉攬希說。

這時,赫司堯看著她說,“今天公司要處理的事情有點多,中午不能過來陪你吃飯,等晚上下班,我來接你。”

葉攬希看著他,點了點頭。

下了車後,葉攬希轉身朝公司走去了。

赫司堯一直等著葉攬希走進公司,直到背影看不見了還在發呆。

這時,小四在身後說道,“爹地,是不是覺得希姐真香?”

赫司堯回神,回頭看了一眼小四,她則是一臉的笑意。

赫司堯唇角勾了勾,發動了車子,“嗯,是挺香的。”

唉喲,瞧瞧,這話聽著多曖昧。

小四往前湊了湊,在他耳邊低聲道,“爹地,你昨天冇走,你跟希姐,睡在一個房間麼?”

赫司堯不以為然的點點頭,“你早上不是都看到了嗎?”

小四莫名的一陣激動,“所以,你跟希姐,你們昨天……”小四兩根小食指對啊對的,那意思很明顯了。

這時,大寶跟二寶也都伸長了耳朵聽著。

“什麼?”赫司堯裝傻。

“就是,你們……”小四思索再三,“你們是不是要給小四生個弟弟或者妹妹?”

赫司堯駕著車,聽著小四的話,眉梢慵懶的挑了挑,“你想要弟弟妹妹?”

“當然了,這樣的話,小四就不是最小的了,到時候她就叫小六。”小四想象著說。

“為什麼不是小五?”

“小五已經有用了!”說著,小四揮了揮手裡的寶貝玩具說道。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果然跟葉攬希是一派的,起名如此的簡單粗暴。

不過不管叫什麼,在赫司堯看來,都一樣。

“那你喜歡弟弟還是妹妹?”赫司堯問。

“妹妹!”小四不假思索的說道。

“為什麼?”

“這樣以後就有人跟我一起對付哥哥了,我們兩個對付他們兩個。”想想,小四都覺得很美。

大寶,“……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赫司堯聽著,點了點頭,“好,明白了。”

“那爹地,你跟希姐……你們是不是……”小四一臉的期盼,昨天還因為這事兒跟大寶抬扛來著。

“放心,爹地會努力的。”赫司堯看著後視鏡裡的小四說道。

聽到這話,小四立即笑開顏,“爹地,我相信你!”

赫司堯笑著,目光看著後麵坐著的大寶跟二寶,“你們倆呢,想要弟弟還是妹妹?”

“什麼也不要!”

“媽咪開心就好!”

大寶跟二寶幾乎同時開口說道。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看的出,他們不像小四一樣,能夠愉快的接受這一事實。

果然,生兒子就是給自己生個敵人。

雖然已經相認了,但這兩個小崽子似乎永遠都對他有一種戒備之心一樣。

就好像,老子是老子,但是也永遠彆想再玷汙他們的媽咪。

赫司堯想著,該用什麼辦法也把這兩個小崽子拉到自己的戰隊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