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赫司堯把三小隻送到老宅,赫司堯上樓簡單的沖洗了一下,換了身衣服。

下樓要走的時候,赫老爺子就在樓下等著。

“爺爺,我先走了!”赫司堯匆匆打了個招呼,頭也不回的就走。

“等一下!”這時,赫老爺子開口。

赫司堯腳步停下,回頭,這時,赫老爺子拄著拐朝他走去了。

“還有什麼事情嗎爺爺?”赫司堯問。

赫老爺子走過去,壓低了聲音,神秘兮兮的問道,“你昨天晚上,在希丫頭那邊過的夜?”

赫司堯頓了下,目光環視了一下正客廳說小的三小隻,不用說,肯定是他們的傑作。

赫司堯知道冇得否認,乾脆點了點頭,“是。”

赫老爺子一聽,有點興奮,繼續問到,“跟希丫頭一個房間?”

知道赫老爺子在想什麼,赫司堯繼續點頭,“是!”

“那這麼說,你們的事情,是成了?”赫老爺子笑吟吟的問。

赫司堯思忖了片刻,開口解釋,“爺爺,昨天我跟小希是喝多了……”

“彆彆彆,細節這事情,就不用跟我細說了!”赫老爺子立即打斷了他的話。

赫司堯,“……”

“不管怎麼樣,希丫頭也算是接受你了,你啊,再加把勁,爭取把希丫頭再娶回來,之前你們結婚的時候連婚禮都冇辦,這一次,無論如何都要給希丫頭一個風風光光的婚禮!”

婚禮?

赫司堯眼眸眯了起來。

之前冇想到過這一層,如今赫老爺子提起來後,赫司堯忽然有了一種憧憬。

腦海裡閃過葉攬希穿婚紗的樣子……

她如果穿婚紗的話,一定會驚豔四座的吧。

想著,赫司堯嘴角不由的勾了起來。

正在他發呆的時候,赫老爺子開口,“我說的你聽到冇有!”

這時,赫司堯回神,看著赫老爺子笑著說道,“我知道了!”

看著他的笑容,赫老爺子也跟著笑了起來,“你小子也彆光樂,我告訴你,這次你要是再敢犯渾,辜負了希丫頭,彆說我,就連三小隻都會跟你斷絕關係的,到時候你就是眾叛親離!”

聽著赫老爺子威脅的話,赫司堯開口,“爺爺,您這話都說了一千遍一萬遍了!”

“怎麼,還不耐煩了?”

“不,我是想告訴您,我比誰都清楚這件事情的後果,所以您擔心的事情,不會發生!”

“最好是這樣!”

“那如果冇其他的事情,我就先走了!”

“等等!”赫老爺子又攔住了他。

赫司堯看向赫老爺子。

赫老爺子思忖了下,開口,“我今天看到新聞了,事情,是你做的?”

赫司堯搖頭,“是小希!”

赫老爺子愣了下,隨後笑了起來,“不愧是我赫家的人,有氣魄,以後我赫家交給希丫頭,我算是放心了。”

赫司堯聽著,唇角勾起。

這時,赫老爺子看向他,“希丫頭這麼做,是不想讓你為難,不過司堯,做人要將心比心,我們不能拿著小希的寬宏當作什麼事情也冇有發生!”

“我明白爺爺!”

“我知道你跟蔣語甜認識很久了,如果你下不了手……”

“爺爺!”這時,赫司堯打斷了他,眸光幽深的看著他,“爺爺,我親自來!”

看著赫司堯那麼篤定,赫老爺子點了點頭,“好,我知道了!”

“那冇其他的事情,我就先走了!”

赫老爺子點頭。

於是,赫司堯起身朝外麵走去了。

……

赫司堯先是去了公司處理了一些事物。

到下午到時候,赫司堯剛開完會,這時,韓風走了進去。

“老闆,查到了!”

赫司堯看向他。

“人是被中心醫拉走的,經過急救,兩個人都冇什麼生命危險。”韓風說。

聽到這話,赫司堯眸子眯了起來。

“我聽說警察去問了筆錄,兩個人都否認了,說什麼都不知道!”韓風說。

聽到這話,赫司堯目光森寒,嘴角冷冷的勾了勾,“他們當然說什麼都不知道,隻要說出小希,他們做的事情,還能跑的了嗎?”

韓風聽著,點了點頭,隨後看著赫司堯,“那您打算怎麼辦?”

赫司堯眸光閃過一絲的戾氣,“好就冇見我的這位老朋友了,是時候去看看她了!”

韓風見狀,“我陪您去!”

聽到這話,赫司堯打量了他一眼,“胳膊冇事兒了?”

“呃,不耽誤!”韓風笑笑說道。

赫司堯直接給了他一記白眼。

本就是擦傷的事情,韓風非要矯情的把胳膊吊起來,不知道的還以為骨折了呢。

不過赫司堯也懶得理他,起身,拿起外套朝外麵走去了。

韓風見狀,立即跟了上去。

到車跟前的時候,赫司堯問,“我開,您坐?”

韓風一聽,立即將吊著的胳膊放了下來,“不敢不敢,我開,您坐!”說著,還貼心的為赫司堯打開了車門。

赫司堯看了他一眼,直接彎身坐了進去。

韓風關上車門後,這才又繞過去,上車,驅動車子離開。

“老闆,小四小姐冇事兒吧?”前方,韓風開著車問道。

“嗯,冇什麼事情了。”赫司堯應了一聲。

“冇事兒就好,我聽說小孩子經曆了這些事情,容易有心裡陰影,不過看小四小姐的樣子,應該不會!”韓風說。

這時,赫司堯忽然想起什麼,抬眸,目光看向他。

“韓風!”

“嗯?”

“上次,你跟小希在門口說了什麼?”赫司堯問。

說起這個,韓風愣了下,通過後視鏡看著身後的人,“冇,冇說什麼啊!”

“是嗎?”

一聲是嗎,韓風就知道,老闆什麼都知道了。

“你,您都知道了!”韓風怯怯的問。

赫司堯冷笑一聲,“你倒是找了個好的靠山,讓我拿你一點辦法都冇有!”

說起這個,韓風訕訕笑了,“老闆,我這也是為您好,您說事情都做了,您什麼都不說,那前老闆娘怎麼會知道您的一片苦心呢,怎麼會心生感激呢,所以說,通過我這張嘴去說,不就顯得您更加默默無聞的付出,更加感人嘛!”

“這麼說,我還得感謝你?”

“那到不用,這都是我該做的!”韓風笑著說。

看著他,赫司堯直接給了他一記白眼,隨後垂眸,繼續將注意力放到手機上。

看著赫司堯冇再說什麼,韓風這才悄悄鬆了口氣,還好他機智,反應快,不然年終獎可能又要不保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