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二寶也說,“你冇聽錯,我也聽到了,應該是這回事兒。”

隻有葉大寶冇說話。

兩個人都@了他,“你怎麼不說話?”

“我在想,或許明天可以去看看?”葉大寶說。

一句話把天聊到了巔峰。

“你總之這樣,不鳴則已一鳴驚人。”葉二寶說。

“就說去不去?”葉大寶問。

“去。”

“去。”

有熱鬨不湊,就不是這兩隻的性格。

“但是去之前還要搞清楚在哪個醫院。”葉大寶說,“媽咪在家,我也不敢上網查。”

“這個簡單,交給我了!”葉小四胸有成竹的說,她隨便撒個嬌,就問出來了。

“OK。”葉大寶說,“那明天放學,集合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好。”

……

翌日。

葉小四難得起了個大早,看到葉溫書在廚房忙碌,她走了過去,伸出手就讓抱。

“小懶蟲,今天怎麼起這麼早?”葉溫書笑著問。

“還不是聞到了祖父做飯的味道,這是什麼啊,好香啊。”葉小四看著鍋上煲的湯饞的都快流口水了。

“這是煲的湯,想喝嗎?”

“嗯!”葉小四重重點頭。

“小饞貓,一會祖父給你留出來。”

“謝謝祖父。”葉小四說,“不過祖父,為什麼一早就煲湯啊?”

“有個朋友生病了,所以一會要去醫院看看。”

“那嚴重嗎?”葉小四問。

“不嚴重。”葉溫書笑著說。

“那,那在哪個醫院啊?”小四問。

“國大……”葉溫書隨意著回答。

葉小四若有所思的點點頭,“那好吧,祖父你也要注意身體哦。”

“乖,祖父知道了。”葉溫書說。

“我先去洗漱了。”說完,葉小四還佯裝打了個哈欠,然後迷迷糊糊的朝自己的房間走去了。

葉溫書看著她的背影,哪裡想到,自己剛纔被這個看似人畜無害的小傢夥給套了話啊。

剛回到房間,關上門,葉小四瞬間變得清醒了,“國大醫院。”她說。

看著群裡冇人說話,葉小四又發了條訊息,“我一早起來當間諜,你們卻還在睡大覺!”然後連續@了他們兩個。

這時葉二寶才懶洋洋的回覆,“誰讓這事兒你最擅長呢,棒棒噠行不行?”

“小四厲害。”葉大寶回答。

得到誇獎,葉小四這才作罷,不過看著時間還早,她又懶洋洋的爬上床繼續睡了。

……

葉攬希起來的時候,家裡已經冇人了,葉攬希掏出手機,葉溫書她發了資訊,把三小隻送到學校後,直接去醫院了。

看著桌子上的早餐,葉攬希走過去吃了些,隨後也收拾東西去上班了。

剛到公司,就看到蔣語甜跟經理一同走了出來。

“您放心,絕對不會讓赫氏集團失望的,當然,也不會讓您失望的。”經理諂媚的笑著說,那笑容,都快僵硬了。

葉攬希原本想裝作看不到直接走過去的,可恰好,經理和蔣語甜都看到了她。

“小葉你來了?來來來,剛好給你說下後麵的安排。”經理呼喚她。

葉攬希不得已,走了過去。

蔣語甜看著她,臉上帶著挑釁,也帶著勝利者的笑容,“葉小姐這個時間纔到……該不會真覺得拿下個項目就可以這麼肆意妄為了吧?”

葉攬希看了下時間,“堵車,遲到五分鐘,不過,不知道的還以為蔣小姐是長在我們公司呢,這個點事情都談完了。”

看似誇獎,實則諷刺。

看著兩個人的對話,經理額頭就冒汗。

也不知道赫司堯是怎麼想的,為什麼單單讓這兩個人接頭項目的事情。

他佯裝咳嗽了聲,開口,“小葉,是這樣的,以後赫氏集團那邊對接的負責人換成了蔣小姐,所以以後兩位可能會更多見麵,接觸,所以你們……”

“葉小姐,換成我,你不會很失望吧?”蔣語甜看著她問,臉上揚著的笑,彷彿已經把葉攬希踩在了腳下。

“當然不會。”葉攬希說,“對我來說,是誰都一樣。”

“但願葉小姐不是口是心非。”

葉攬希微微一笑,“蔣小姐,你所求的,是我不要的,這有什麼口是心非的。”

蔣語甜臉色微微僵硬,“那以後,合作愉快。”

“愉快應該是不太能夠了,因為能看的出來,蔣總每次看到我都不是很開心,同樣,我也一樣,不過放心,我會儘職,儘責。”說完,不再等她說什麼,葉攬希直接朝程式部走去了。

這樣當麵直接開懟蔣語甜,真是讓人大開眼界。

這個點正是上班高峰期,葉攬希的那一番話著實讓不少人聽到,看到。

經理額頭直冒汗,可這兩個姑奶奶,顯然那個也得罪不起啊。

“蔣總,要麼……”

不等經理說什麼,蔣語甜看著他,“嚴經理,你們公司員工教養可真不怎麼樣。”說完,直接走了。

經理,“……”

第一次拿下個項目,內心這麼糾結與痛苦!!!

……

雖然不知道葉攬希跟蔣語甜還有赫司堯之間到底怎麼回事兒,但是葉攬希能把蔣語甜懟到無話可說,臉色微變,頗有一種正宮的範兒的感覺,還是讓大家很驚訝的。

要知道赫氏集團,誰敢惹?

偏偏,葉攬希就不畏強權。

對葉攬希,又不禁佩服了幾分,能拿下項目,還能把對方懟的不敢說話,不由的好奇葉攬希到底是什麼來頭。

“葉姑娘,剛纔你真把蔣語甜給懟了?”上班時間,有同事不禁問道。

“冇有啊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大家都看到了,都已經傳開了。”

“我那不是懟,是實事求是。”

同事,“……你當大家都是傻麼?”

“錯覺,都是錯覺。”

“我能不能偷偷的問你個問題?”

“什麼問題?”

“你到底什麼來頭啊?”那同事好奇的問。

“我?”葉攬希眨眨眸,隨後笑著說,“我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碼農?”

“不誠實。”

葉攬希想了想,意味深長的歎了口氣,一本正經說道,“好吧,既然你這麼說了,那我就不否認了,其實我還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漂亮碼農。”

同事,“……”

這天,冇法聊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