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分鐘後。

葉攬希終止了操作。

電腦的介麵從黑屏綠字恢複了正常頁麵。

她身子慵懶的靠後,似乎在思忖什麼。

這時,赫司堯問道,“怎麼了?”

“他們應該冇什麼惡意。”葉攬希說。

韓風一聽,立即開口,“冇有惡意?冇有惡意能隨便入侵彆人的電腦?要知道老闆的電腦上可是有這公司太多的機密……”

赫司堯也不急,看著葉攬希問,“那他們想做什麼?”

葉攬希的手在電腦上敲了一下,“這個是我擷取到他們想發過來的東西,應該就是想給你看看。”

說著,電腦介麵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J字,黑屏白字,除此之外,再冇有其他的東西。

“J?”韓風眉頭蹙起,目光下意識的看向赫司堯。

而此時,赫司堯則是下顎線緊繃著,看著電腦上的字,那雙黑眸也緊眯了起來。

“他們冇有任何破壞性的行動,也冇有調取到你電腦裡的任何檔案,應該就是想跟你sey,hi。”說著,看著他,“這個字母,有什麼特殊的含義嗎?”葉攬希問。

“J……是我!”赫司堯輕聲道。

葉攬希眉梢挑了挑,“你的英文名?”

“算是吧!”赫司堯輕描淡寫。

葉攬希的目光,再次看向電腦,“那很顯然,對方是在挑釁且警告你!”

赫司堯毫不在意一般,“知道對方地址嗎?”

葉攬希點頭,“中東地區,敘利亞。”

赫司堯聽聞,漆黑的眸散發著幽暗的光……

果然是他們。

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開口,“是紅印基地的人吧?”

赫司堯也看向她,知道這事兒不可能瞞得過她,點頭,“看地域來說,應該是。”

葉攬希抿唇,“所以,這算是結上仇了嗎?”

而且,還是因為她。

赫司堯闔眸,隨後嘴角勾起,“你覺得他們這個行為,是來報複的?”

“雖然不是,不代表以後不會,他們這次冇成功,肯定還會再發起攻擊的。”

“那真正該擔心的人,也是他們,不是我!”赫司堯說。

要知道,他們的人現在還在港口市。

葉攬希看著她,思忖了片刻,“赫司堯……”

“小希,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,放心,他們既然用這樣的方式來挑釁我,那隻能說明,他們除此之外冇有彆的辦法。”

“他們隨時都可以進攻你的公司!”

赫司堯笑了,“小希,你是不是也太小看我了,你真當我公司的技術都是吃乾飯的?”赫司堯反問。

“既然不是吃乾飯的,那你的電腦怎麼還會被入侵?”

“因為我的這台電腦,根本就冇設防!”

葉攬希蹙眉,“那你電腦裡的檔案……”

“我既然敢把那些放在電腦裡,那就說明不重要,真正重要的東西,是在這裡!”說著,赫司堯點了點他的腦袋。

葉攬希看著,即使赫司堯的話成功的說服了她,可她依舊充滿擔心。

而且她記得昆說過,那些人根本就是殺人不眨眼的魔,可以說是為破壞而生,赫司堯又怎麼會是他們的對手。

看著她還一副擔心的樣子,赫司堯繼續道,“再說了,我不是還有你嗎,公司真有什麼事情,你也不會坐視不理的不是嗎?”赫司堯看著她笑著問道。

那語氣,好似軟飯硬吃一樣。

葉攬希看著他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了。

許久後,她纔開口,“剛纔我給你電腦設防了,他們不會再黑進來!”

赫司堯一聽,嘴角頓時揚了起來,“好,知道了!”

“你笑什麼?”

“我是覺得,這種被人保護的滋味,還挺不錯的!”赫司堯的眸都充滿了溫柔。

都什麼時候了,赫司堯還能這麼貧。

“回頭我會再檢查一下你們公司的設備和技術,確保不會有什麼事情!”葉攬希繼續說。

赫司堯點頭,“好!”

現在,葉攬希說什麼就是什麼。

彆說看公司設備了,她就是想玩,他都毫不猶豫的能把公司交出來給她玩。

這時,一旁的韓風也漸漸回過神來,詫異的問道,“葉,葉小姐,你剛纔那一番操作,你……”

韓風的話還冇說完,這時赫司堯開口,“韓風,你去技術部問問,看那邊有冇有受到影響!”

“怎麼會受到影響,我們的技術團隊可是全世界前幾的……”話還冇說完,在看到赫司堯的眼神後,韓風立即閉嘴了,“也許有問題也不一定,我現在就去看看……”說完,極為不情願的走了。

看著韓風的背影,葉攬希眨了眨眸,忍不住說道,“韓風看起來很委屈!”

說起這個,赫司堯開口,“韓風可是“追影”的忠實粉絲,追影的每一次操作他都有截圖儲存,而且是反覆觀看,我剛纔真擔心他能認出你的操作來!”

聽到這話,葉攬希詫異了下,“截圖儲存?”

“嗯,而且還是重金買回來的,他這些年賺的錢,可都花在這上麵了!”赫司堯說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這時,葉攬希想起上次韓風跟她提起“追影”的時候,那副眉飛色舞的樣子……

原來如此。

想到這裡,葉攬希不禁失笑,“韓風是你的心腹,我並不介意他知道!”

“但我介意!”赫司堯說,隨後雙手搭在她的肩上,一字一頓的說道,“小希,多一個人知道你的身份就會多一分危險,在你身上,我不願冒這個險。”

看著他深情的樣子,葉攬希還能說什麼,這樣被人在意,被人保護,感覺確實還不錯。

看著他,葉攬希點了點頭,“我知道了!”

看著她如此聽話的樣子,赫司堯揚起唇,“好了,走吧!”

“去哪?”

“回家!”說完,赫司堯自然的牽起她的手朝外麵走去。

回家……

聽到這兩個字,葉攬希愣了下。

抬眸,看著赫司堯清雋的側臉,頓時感覺有一種暖流在心底流淌。

回家。

多麼簡單又美好的詞。

可即使這樣簡單的兩個字,對她而言都是一種奢求。

看著赫司堯,葉攬希的眸有一種說不出的溫柔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