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陣較量下來,還冇分出勝負。

昆既緊張,又莫名的興奮,按照時間來說,大寶也已經破了追影的記錄。

要知道,至今還冇人能在追影手下撐過五分鐘!

大寶是第一個!

“大寶,穩住,贏了追影,你就是世界第一!”昆激動的說。

“閉嘴吧!”大寶回了他句,隨後繼續反攻。

葉攬希速度很快,大寶的速度也不慢,兩個人互相進攻,又互相防備。

葉攬希看著,從一開始欣賞的眸此刻漸漸發生了變化。

因為她能感覺到,對麵的人,速度和能力都不在她之下,最重要的是,他的手法和她極為相似。

就好像,這世界上的另一個她一樣……

屆時,葉攬希手在鍵盤上停頓了下,看著電腦介麵,淡漠的眸閃過一絲的幽深,也就在這一刻,大寶忽然像是占了優勢一般,開始進攻進來,同一時間,葉攬希忽然抓住他的漏洞,直接入侵了他的電腦……

在看到對方地址的時候,葉攬希眉頭蹙起。

與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樣。

可一個念頭,還是在她心底萌生。

這時,葉攬希起身,開門走了出去,到大寶房門口的時候,怔了片刻,可一想到那個可能性,葉攬希還是冇忍住,直接推門走了進去。

而此刻,大寶正準備悄悄關掉電腦準備上床睡覺。

在看到葉攬希進來的那一刻,大寶愣住了。

他的反應很迅速,看著葉攬希笑著問道,“希姐,這麼晚了還冇睡?”

看著他,葉攬希的神情也頓時變得饒有興味起來,“嗯,還冇!”

“那,有什麼事情嘛?”大寶問,看起來一副無辜寶寶的模樣。

葉攬希的目光直接掃向他的電腦,隨後再看向他,“你剛纔,乾嘛呢?”

“我……玩了一會小遊戲,剛準備睡了!”大寶說。

“噢~小遊戲啊!”葉攬希尾音拖的長長的,看起來若有所思。

“希姐,還有彆的什麼事情嗎?”

葉攬希想了下,朝裡麵走了進去,“我電腦壞了,用一下你的電腦。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這電腦打開,對彆人而言不會發現什麼,但對葉攬希來說,什麼也瞞不住。

看著她就要開電腦,大寶說道,“希姐,什麼要緊的事情啊,不能明天再用嗎?我現在很困,想睡覺了。”

“你睡你的,我很快,不會打擾到你!”

大寶,“……”

他能睡著纔怪!

眼看著電腦打開,這時,大寶開口,“希姐,我錯了!”

葉攬希斂眸,隨後看向他,“哪裡錯了?”

大寶抿著唇,“我………”

“剛纔的人,是你,對嗎?”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忽然問道。

大寶抬眸,在對上葉攬希那雙漆黑的眸時,愣住了。

他知道,瞞不下去了。

沉思了片刻,點了點頭,“是我……”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看著大寶,眼眸說不出的複雜。

“什麼時候的事情?”葉攬希看著他問。

“前年,是昆招募的我……”

“我問的是,你怎麼會這個?”葉攬希問。

大寶是聰明,她知道,可是他纔多大啊,剛纔較量的時候,她都能感覺到他的能力並不在她之下……

他才幾歲啊!

如果假以時日,她都難以想象會是怎麼樣子的。

看著大寶,她一向平淡的眸都充滿了詫異。

這時,大寶開口,“在國外的時候,你操作過幾次,那時候我就在旁邊看著,然後就記住了……”

葉攬希蹙眉,她在國外曾經找過父親的訊息,確實登陸過好幾次。

“你那時候才幾歲啊……”葉攬希說。

“可那些數字和代碼在我眼前過的時候就像是刻進我腦子裡一樣,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記住了……”大寶著實無辜的說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怪不得大寶的操作裡,還有她的影子。

原來如此。

她發現自己有這天賦的時候,也就是十幾歲的時候,可現在,基因都已經強大到這種程度了嗎?

雖有些詫異,但葉攬希還是很快就接受了這個事實。

天賦異稟也好,基因強大也罷,她對事物的接受能力就是這麼快,似乎那些不太可能的事情發生在他們身上,也習以為常了。

葉攬希深呼吸,看著大寶,“這件事情,還有誰知道?”

“二寶,小四!”大寶說,想起什麼,而後又補充了一句,“還有薑桃!”

說起他們兩個,葉攬希忽然想起什麼,“二寶跟小四,他們倆不會也……”

大寶點了點頭。

葉攬希,“……”

她這是生了三個什麼逆天生物啊!

一向冷靜的她,此刻有些上頭。

這時大寶立即補充了句,“二寶跟小四隻是會一點,他們隻是對數字敏感,但並不是很喜歡這個,所以並冇有鑽研,經常乾這個的隻有我……”

葉攬希看著他,“那你可真是優秀呢!”

這話,大寶聽著有幾分瘮人。

他想了想,隨即露出一抹討好的笑,“希姐,誰讓你的基因強大呢,我這不是繼承了你的良好基因麼!”

“還會拍馬屁了?”

“我這叫實話實說!”

“那你之前怎麼不對我實話實說?”

“……我錯了!”大寶立馬低下了頭。

葉攬希看著他,倒也不是責怪他,他們有秘密,葉攬希一直都知道,隻是冇想到,會是這麼的驚人。

想了想,葉攬希看著他,“所以,你一直都知道我是誰?”

大寶點頭。

原來,一向自詡神秘的她,竟然在三小隻麵前無所遁形。

葉攬希抿唇。

這時,大寶立馬開口,“但我誰都冇有說過,二寶跟小四也冇有!”

“薑桃呢?”

“她就是奔著你來的,我當然不可能說了!”大寶義正嚴辭的說道。

在這一行混,他很清楚追影的價值,關於她的一點點訊息都價值連城,有的是求財,有的則是索命,他又不傻,怎麼可能會說出去。

即使薑桃絕對的安全,但是他也不會輕易的把媽咪的命交到彆人的手裡。

任何人,他都不會放心的!

看著大寶,葉攬希目光流轉,看來,他門兒清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