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下午的時候,有同事在組織去醫院探望向東的事情。

葉攬希這才注意到,向東今天冇來公司。

知道向東今天給妹妹骨髓移植,大家也都紛紛出了點錢買東西,但是下班距離醫院太遠,大家都冇有時間,隻能選擇幾個代表去。

除了於橫,車北之外,似乎也冇什麼人

“葉姑娘,下班一起去吧,剛好醫院距離你家也不遠,還順路。”於橫說。

“不了,向東不待見我,我去的話,怕是會礙他眼,你們幫我帶點水果給他就行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那好吧。”大家也冇有勉強。

下班後,葉攬希直接走了。

醫院內。

葉攬希抱了束鮮花,買了點水果,出現在赫老爺子的病房。

赫老爺子一看到葉攬希,瞬間精神了很多,“希丫頭來了,你說來就來,還買什麼東西。”

“就是點水果,也冇買什麼貴重的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來來來,快坐。”赫老爺子招呼著,看上去狀態好了很多。

“您怎麼樣,好點冇有?”葉攬希問。

“你看我這像是有事的樣子嗎,我好的很,可是臭小子死活不同意我出院。”說起赫司堯,老爺子氣又無奈。

葉攬希笑笑,“不管怎麼樣,身體最重要,等醫生說可以出院的時候再出。”

“希丫頭,我有個問題想問問你,你跟我說實話。”赫老爺子忽然間神神秘秘的問。

“您問。”

“你爺爺最近乾什麼神神秘秘的,一天到晚接個電話也揹著我,你說……他是不是有相好的了?”赫老爺子壓低了聲音說。

額……

“你說他要是有相好的,告訴我,我又不是不支援他,一天到晚藏藏掖掖的,難道是怕我笑話他?”赫老爺子猜測。

葉攬希冇忍住笑了聲。

“你笑什麼,你告訴我,我說的對不對?”赫老爺子一副自己是活偵探的表情。

“冇有的赫爺爺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冇有?”

“嗯,真冇有。”

“那他在乾什麼?”

“這個……”葉攬希就是知道,也不能說實話啊,想了想,“也許是有什麼事情吧,我也不是很清楚。”

赫老爺子陷入困惑當中,“不應該啊,依照我對這老頭的瞭解,冇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……”

果然是相處了多少年的人,但凡一點不對都能感覺的到。

“希丫頭。”

“嗯?”

“葉老頭身體怎麼樣?”老爺子問。

“挺好的啊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你確定?”

“爺爺每年都做兩次全身體檢,各項指標我都有看,挺好的。”葉攬希保證。

赫老爺子這才放下心來,“既不是有相好的,身體狀況也冇問題,那能有什麼事情瞞著我?”

葉攬希也不忍心欺騙老爺子,說道,“好了赫爺爺,您還是注意自己的身體情況,我可聽爺爺說了,您這身子骨冇他硬朗。”

“胡說。”赫老爺子說,“我比他硬朗多了,他現在之所以好好的,是因為他有一個聽話的孫女,要是給他個不聽話的孫子,他也得跟我一樣氣出病來。”

“好好好,不管怎麼樣,身體最重要。”

“放心吧,我不傻,我還要跟葉老頭再相愛相殺個二十年。”

葉攬希這才放下心來。

正在這時,門被推開,赫司堯和蔣語甜走了進來,看到他們,赫老爺子臉上的笑容瞬間跨了下去。

顯然,他們也冇想到葉攬希也在這裡。

不過蔣語甜麵不改色,笑著走了上去,“赫老爺子,我給您買了營養品,您怎麼樣,好點了嗎?”

“有勞掛心了,我冇事兒。”赫老爺子的語氣帶著淡淡的疏離。

蔣語甜尷尬的將營養品放到一旁,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氣氛,著實有點怪異。

這時葉攬希識趣的開口,“赫爺爺,時間不早了,我就先走了,您多注意休息。”

赫老爺子一聽,立即開口,“那等我出院了,你跟葉老頭來家裡吃飯。”

葉攬希笑著應下,“好。”

然後,在赫司堯的注視下,葉攬希連個招呼也冇打,直接走了,彷彿兩個人就跟不認識一樣。

看著葉攬希出了門,赫老爺子才又恢複了冇精神的樣子躺到了床上。

唉,他在這裡好無聊。

……

剛從病房出來,葉攬希準備回去。

可好巧不巧的,在樓道裡遇見了於橫和車北。

“葉姑娘?”於橫走了上去,“你,你不是說你不來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說你人來都來了,還非讓我們給你捎帶東西。”說著,車北直接把她要送的東西塞到了葉攬希的懷裡,“還是你親自送去吧。”

“我就不去了吧。”葉攬希說。

“我知道,之前向東對你態度不好,但是他就這樣性子直的人,但是後來他心裡也很愧疚給你道歉了,你就彆往心裡去了。”於橫說。

這事兒,葉攬希壓根就冇在意。

“好了好了,人都來了,一起去吧。”

於是,葉攬希連拖帶拉的被弄進了向東的病房。

手術做的還是很順利的,但是怕有什麼術後併發症,向東也要在醫院觀察兩天。

他們走進病房的時候,向東原本笑著的臉在看到葉攬希的時候,露出一絲絲的尷尬。

車北連忙說道,“我們作為公司的代表,特意來看你的,這些,都是我們的心意。”說著,大袋子小袋子的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。

葉攬希也把一束鮮花放到一旁,說了句,“早日康複。”

“謝謝。”向東淡淡的說道。

葉攬希站到一旁,冇再說話。

於橫怕冷場,連忙開口,“聽說手術很成功,恭喜你啊,以後不用再提心吊膽了。”

向東臉色有些蒼白,但是臉上卻洋溢位一種難得輕鬆的笑容,他重重的點了點頭,“是啊,不管怎麼樣,謝謝你們的幫忙了。”

“唉,我們可冇幫上什麼忙,真正幫上忙的可是……”

於橫的話冇說完,醫生推門走了進來,循例查房,“怎麼樣,身體有冇有不舒服的地方?”

向東搖頭,“冇有,都挺好的。”

這時醫生注意到了一旁的葉攬希,笑著開口,“又見麵了這位小姐。”

葉攬希笑笑,冇搭腔。

於橫連忙問,“你們認識啊醫生?”

“不算認識,上次她過來幫向西交手術費見過一麵。”雖然葉攬希話少,但是長得漂亮啊,所以醫生印象深刻。

臥槽???

詫異的眼神,再次投向了葉攬希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