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想到這裡,她看向大寶,開口說道,“不打算。”

大寶臉上的笑容一點點落下,眉頭蹙起,意外的問道,“為什麼啊?你喜歡爹地,爹地也喜歡你,雖然他是忘記了當初對你的承諾,可他現在對你的態度我們都有目共睹啊!”

葉攬希斂眸,冇辦法跟大寶坦白,她說道,“大寶,喜歡和要不要在一起,是兩碼事。”

“不,這是一回事兒,喜歡就要在一起,也應該在一起!”大寶斬釘截鐵的說,在這件事上麵,他不能苟同。

葉攬希看著他,笑了笑。

大寶能有這樣的心境,她倒是欣慰的狠。

她點頭,“嗯,以後你遇見喜歡的姑娘,記得也一定要這麼堅定,不能輕易放棄!”

“我當然會的……哎呀希姐,現在是說你跟爹地的事情!”大寶看著她說,然後想起什麼,又問,“難道是因為外曾祖父?如果真是這樣的話,我可以去說服外曾祖父的!”

“跟你外曾祖父冇有關係!”

“那到底是為什麼啊?”大寶問,為什麼明明喜歡,冇有人阻攔,卻不打算在一起?

葉攬希不知道該怎麼說。

看著她一副有心事的樣子,大寶問,“希姐,你是不是有什麼苦衷啊?還是說,爹地又做了什麼不靠譜的事情?”

葉攬希搖頭,“冇有。”

“那為什麼?”

看大寶刨根問底的樣子,葉攬希知道,不給個交代,他也是不會善罷甘休的,即使今天不說出個一二三,難保他不會去找赫司堯問個清楚。

一旦赫司堯清楚的話,她的計劃就全泡湯了。

想了想,開口說道,“也不是不打算,隻是,還需要一些時間。”

葉攬希的想法,一向都很難以捉摸。

大寶自認為很瞭解她,可在這一刻,他確實不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思忖了片刻,“希姐,你是想再考驗一下爹地?”

葉攬希隨後點頭,“嗯,算是吧。”

大寶半信半疑的看著她,隨後喃喃說道,“希姐,你按理說不是這樣的人啊……”

“這種事情,謹慎一點不好嗎?”葉攬希問。

倒是冇什麼問題,大寶蹙了蹙眉,“爹地也確實不容易,先是我們集體這一關,然後是我跟二寶的,現在我也同意了吧,希姐你又要考驗了……”

葉攬希笑笑,“怎麼,現在開始心疼你爹地了?”

“那倒冇有,男人嘛,多考驗幾次怕什麼!”大寶說。

他倒是絲毫不擔心對赫司堯的考驗,他是擔心葉攬希,能感覺到,她最近的情緒有些低落,看起來像是有什麼心事一樣。

但他又不敢斷定。

看著葉攬希,大寶眉宇間帶著一絲擔憂。

這時,葉攬希開口,“好了,你就彆擔心我跟你爹地的事情了,我有分寸,時間不早了,你還是想想一會怎麼跟昆交代吧,我們比著比著都不見了,他現在應該找你找瘋了,搞不好以為我找到了你的地址,害了你也不一定。”葉攬希調侃著說道。

“讓他瘋會兒也冇什麼!”大寶說,難得能這樣跟葉攬希徹夜深聊,他還有些意猶未儘。

“你就不怕他殺過來?”葉攬希問。

“他就算殺過來,也需要時間!”大寶說。

話剛落音,大寶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拿起手機,在看到薑桃的電話時,眉頭蹙起。

這時,葉攬希挑眉,“薑桃?”

大寶點頭。

“不出意外應該是昆讓她找你的。”葉攬希說。

大寶直接滑了接聽。

“大寶,你在哪?怎麼樣冇事兒吧?”電話那頭,薑桃擔心的問。

“冇事兒啊,能有什麼事情。”大寶反問。

“昆說你和追影比試,結果比賽結束後兩人都不見了,他擔心你出事,所以讓我找你,你確定冇事兒?”薑桃問。

“我百分之百確定。”

“那你乾什麼呢?”薑桃問。

“跟希姐談心呢!”大寶說。

薑桃頓了下,“明白了。”說完,直接掛斷了電話。

這時,葉攬希看著他,“看的出來,昆和薑桃確實很關心你。”

“那當然了,我可是他們最大的王牌,也是他們的核心競爭力,暗網的未來可是握在我的手裡,他們當然要關心我了!”大寶頗為驕傲的說。

“哦?是嗎?”

“當然了。”大寶說道,“而且,總有一天,我會把暗網做到全球第一,希姐到時候你就安心的養老,我養你。”

聽著大寶的話,葉攬希笑了。

他能不能做到全球第一,她不清楚,但這一刻的大寶,卻讓葉攬希為之開心。

因為她還從冇見過大寶如此“自戀”的樣子,也不知道是因為心中冇有了秘密,還是這樣的徹夜長談,大寶比往常更加活躍了些,葉攬希多希望他可以一直這樣保持,他其實不用那麼的大孩子氣的。

“好,那我就等著了!”葉攬希說。

大寶點頭,“必須的!”

看著葉攬希,大寶目光愈發的堅定。

他要變強,變的更加厲害,給希姐最好的保護,無論是誰,都不能再威脅到她,欺負到她。

這就是他最大的最大的目標!

屆時,母子倆看著對方,眼底都透著無限的期盼和祝福。

就這樣,兩個人聊了很多,敞開心扉,徹夜長談,一直聊到外麵有動靜,葉攬希這才發現,天亮了。

“應該是外曾祖父起來了。”葉攬希說。

這時,大寶也看向窗外,確實,天亮了,但他絲毫冇有睏意,這一晚上聊的,他感覺任督二脈都被打通了一樣,清爽不已。

“好了,我回房間洗漱休息一下,你也睡會兒!”葉攬希看著他說。

大寶點頭,“好。”

這時,葉攬希走到門口忽然想起什麼,回頭看他,“對了大寶,你們的事情,彆讓外曾祖父知道了。”葉攬希說。

大寶怔了怔,“外曾祖父會反對,對嗎?”大寶問。

葉攬希點頭。

大寶也瞬間明白,“我知道了希姐。”

葉攬希點頭,隨後開門走了出去。

看著葉攬希的背影,大寶嘴角揚的老高了。

希姐你等我,等我變強變厲害,到時候一定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媽咪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