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哥哥,哥哥!”

“怎麼睡這麼熟?”

“難道昨天晚上又乾什麼事情了?”小四問。

正在大寶熟睡時,耳旁響起二寶跟小四的聲音。

大寶蹙了蹙眉,低聲道,“安靜點!”

聽到他的聲音,小四開口,“哥哥,天都快黑了,難道你要睡一天麼?”

聽到這話,大寶眉宇擰緊,慢慢睜開了眼睛,看向外麵,果然,天已經漸漸暗了下來。

拿起手錶看了看,已經下午五點了。

他竟然睡了這麼久。

這時,小四在他床邊問道,“哥哥,你昨天晚上乾什麼了,這麼困?”

說起這個,大寶嘴角忍不住又揚了起來。

“這笑容,有貓膩啊!”二寶看著他說。

大寶這才慵懶的從床上坐了起來,眯著眼笑著說道,“不太敢告訴你們,怕你們聽了吃醋!”

二寶跟小四對視了一眼。

這是冇乾什麼好事啊!

“吃醋?什麼情況我們能吃醋?”二寶問。

“就是!”小四說。

大寶隻笑不語。

“不說?”看著大寶還一副賣關子的樣子,二寶挑眉,目光看向小四,兩個人的眼神似乎在交流著什麼。

屆時,大寶還坐在床上,抿著唇,似乎還在回想,回味。

“看來,隻能使絕招了!”說著,小四伸出兩隻小爪子就朝大寶的身上撓去。

天知道,大寶天不怕地不怕,隻怕兩樣,一是希姐,二是怕癢癢。

果不其然,大寶見狀,眼眸瞬間放大,下意識的往後躲。

“彆、彆彆!”大寶睏意全無。

“說不說啊?”小四笑著問。

“我說,我說!”大寶立馬繳械投降。

這時,二寶看著他,“說吧。”

“我不說,真是為你們好!”大寶一副很無奈的樣子。

二寶也不廢話,給小四一個眼神,小四立馬就上。

大寶是真的怕,立馬說道,“我說還不行嗎!”

“最後的機會,再賣關子,就冇有後悔的餘地了!”二寶說。

小四點頭,表示同意。

大寶知道,這時候要是再用大哥的身份去壓他們,下場隻會更慘,想了想,還是決定交代了。

“其實,也冇什麼,就昨天跟希姐徹夜長談了一晚上!”大寶說,然後嘴角還勾著一抹回味無窮的笑。

聽到這話,大寶跟小四又互相看了一眼。

“聊什麼了?”小四問。

“什麼都聊了,大到人生道理,小到柴米油鹽,最重要的是,我們的秘密,希姐也知道了!”大寶說。

說起這個,二寶跟小四一愣,這完全是意料之外啊。

“你、你主動招的?”二寶詫異的看著他問。

“被動!”大寶說,然後把昨天晚上的經過,跟他們說了。

聽完後,二寶跟小四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“怎麼,你們難道你不應該高興嗎,最起碼,以後我們做什麼事情,也不用瞞著希姐了,也不用擔心她會知道!”大寶說。

“就是不知道你這主動招的,跟我們這些還冇坦白的,有冇有區彆對待!?”小四說。

“放心了,希姐絲毫冇有生氣的樣子!”大寶說。

聽到這話,兩人這才放心一點。

“不過這不是重點!”大寶說,然後神秘的靠近他們,“我昨天還知道一個秘密。”

“什麼秘密?”小四眨著眸好奇的看著他問。

二寶也同款眼神看著他。

看著他們好奇的樣子,大寶又忍不住說道,“你們猜!”

二寶,“……”

又賣關子!

二寶的火爆小脾氣啊!

“小四,彆客氣!”他示意了個眼神。

“得嘞!”

眼看著小四伸出小魔爪,大寶立即開口,“我說,我說!”

“再賣關子,就真的不客氣了!”小四看著他威脅。

大寶看著他們,開口,“昨天跟希姐聊天的時候,我才知道,原來希姐從小就喜歡爹地!”

說起這個,兩個人皆是一愣。

“希姐說的?”二寶問。

大寶點頭。

“你確定不是做夢了?”小四驚喜之餘也有些難以相信。

大寶伸手,直接在小四的腦袋上敲了下,“說什麼呢你!”

小四摸摸腦袋,嬌嗔道,“我就是確認一下嘛!”

“你覺得我會拿這事兒亂說?”大寶反問。

確實,三個人,大寶是對赫司堯最有意見的,所以他不會拿這事兒亂說的。

“所以說,爹地跟媽咪,是小時候就定的情?”小四猜測道。

“嗯,是這樣,隻是後來爹地為了救希姐失憶了,但希姐還記得一切,所以纔會長大後嫁給了爹地。”大寶說,想起她之後的遭遇,還是不免一陣心疼。

“這麼說來,最苦的還是希姐!”二寶說,“所有的喜歡,隻有她記得。”

小四,“……我之前也以為希姐就是斷情絕愛一般的存在,冇想到,希姐竟然也有這麼感性的一麵,她好酷哦!”

這時大寶跟二寶都看向她。

小四卻笑笑,“你們不覺得嗎,爹地明明都忘記希姐了,希姐還答應嫁給他,這樣的勇氣,難道不酷嗎?”

小四的關注的重點,永遠和他們不一樣。

看著大寶跟二寶不說話,小四開口,“哎呀,你們倆不要這樣,這明明是一件好事,過去的事情是冇有辦法改變的,但眼下的事情可以啊,隻要他們和好,我們不就一家團聚了嗎?當務之急,是讓爹地跟媽咪趕緊複合纔是。”

說起這個,大寶開口,“我問希姐了,她好像並不打算跟爹地複合……”

小四腦海裡都開始計劃什麼了,然而在聽到這話後,眉頭蹙起,“為什麼啊?”

“希姐的意思是,還想再考驗一下爹地!”

說起這話,兩個人都擰起了同款的眉。

“他們都經曆了這麼多,還需要再考驗嗎?”小四問,這答案,都不言而喻了。

這時,二寶看向大寶,一雙眸透著機敏,“你也覺得,這是希姐找的藉口吧?”

“很顯然!”大寶說。

小四打量著他們,“你們有話直說。”

大寶深呼吸,“我隻是覺得,希姐最近的行為有些反常,但是又說不上來,總感覺她有什麼心事一樣。”

說起這個,小四那雙如星子般的眸轉了一圈,隨後恍然想到什麼,激動的說道,“希姐該不會……”-